小说山 > 舌尖上的炊事兵 > 第1章 『退伍四级军士长』

第1章 『退伍四级军士长』


  十年前的湘省大城沙市,5月还如那温婉的豆蔻少女,丝丝凉凉的爽意中,带着温暖的柔和气息。
  可如今,这才堪堪5月初。
  原本那羞怯温柔的豆蔻少女,就已经被那个油腻大叔给糟蹋过了头,便成了一个泼辣不讲理的中年大妈。
  脾气暴如母老虎,烈日骄阳似火烧。
  将这遍地的高楼大厦烧得滚烫,将人来人往的公路变成了铁板烧,晒得空气都被扭曲的热浪霸占。
  走在这高达38度的街道中,简直就是天然的高温桑拿室。
  可就在这样的烈阳天,中午2点所有人都躲起来避暑,即便出来都涂着防晒油,打着太阳伞的时间点。
  一个留着干净阳光的寸板头,身高在1米75左右,身穿07式城市迷彩裤,脚穿城市迷彩胶鞋,身穿深褐色作战背心,看起来在二十六岁左右的青年。
  就这么站在繁华的街道边,任由那阳光的暴晒,配上这一身的迷彩军装,与这个世界显得极为格格不入。
  随着豆粒大的汗水,顺着阳刚的小麦色脸庞上,那略显粗糙的皮肤缓缓滑落,那成熟的脸庞愈发的清晰。
  端正的普通脸型,配上在这个“割割割”的时代,已经成为了普遍化的双眼皮,看上去不是很起眼。
  和小鲜肉,小帅哥什么的,完全就搭不上边。
  唯有那两抹粗黑的剑眉,炯炯有神的亮堂双眼,再加上那极为显眼,如黑色小扫把一样的长睫毛,让他在这一份普通之中,多了几分阳光小叔的即视感。
  这个青年就是谢清风!
  一名在部队“掌大勺”接近9年,为数万解放军战士制作美味大锅菜,刚退伍不到5个月的军人。
  九年前进入部队时,谢清风带着大红花来过这里,可他对这里却异常的陌生。
  站在繁华的街边,手遮在额头上的刑风,视线不断徘徊于两边的店铺,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看了半天无果,谢清风无视爆烈的太阳,沿着高楼耸立的街边,腰板习惯性的挺得笔直,继续边走边东张西望的寻找。
  嘴里还喃喃自语念叨着:“洞井中路158号,邮政局旁边50米处,秦皇大食府,到底在哪呢?
  在除了小山就是大山,方圆300公里没人烟的西南边防呆了9年,现在重新回到社会中来生活,这一时半会儿的,还真难适应这个复杂的社会环境。
  部队生活就是一根直肠子,和社会这团花花肠子,完全是隔绝的两个世界。
  回想退伍这段时间以来,因为和社会完全脱节闹出的各种笑话,刑风内心中那无奈的笑容,便再次浮上脸庞。
  时代在不断的变化,环境也在不断的变化,可走出军营的退伍军人们,依旧需要在这个时代中生存。
  面对这陌生的世界,怎么办?
  只有努力学习适应,拿出军人那份的不服输,不怕苦,重新踏入社会中。
  “难道我地图看错了吗?”
  谢清风找到了一个路标,拿出一张纸质的城市地图,根据电话中联系好的地址,重新寻找对照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对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小情侣,打着太阳伞腻歪的抱在一起,从刑风的身边路过。
  “嘿,堂客,你看那个人,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用地图找地址,难道不知道有手机地图?真搞笑。”
  “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啊,不就是傻乎乎的大头兵呗,估计刚从哪个大山疙瘩里跑出来,还好我够聪明,当初没被居委会骗去当兵。”
  “那是,你要是跟这家伙一样,看起来就是二愣子一样,那我才不要你呢。”
  “哎,不说了,不说了,这天气热的跟鬼一样,我们去前面吃点冷饮,今天我妈给了我一千块钱,你威哥我今天有钱,带你好好去shoping一下。”
  “老公,你太好了,爱死你了!”
  ……
  “呵呵,傻头傻脑的大头兵吗?”
  抬头看了眼离开的这对小青年,谢清风眼里闪过一丝心酸,转眼又被坚定所取代,阳光的笑容再次浮上嘴角。
  “这个世界上,总要有一群傻傻的人,宁愿抛弃最好的年华,换取其他人的安详,傻乎乎的大头兵,其实也挺好的。”
  谢清风平和的笑了笑,抹掉脸上豆粒大的汗珠,继续查看手中的地图。
  部队是一个大熔炉。
  炼筋炼皮炼骨,同时更炼心!
  让战时流血,平时流汗的军人,在这个属于热血男儿的大熔炉中,炼出一颗泰然处世,远比同年人成熟的心。
  作为一名当了9年兵,后勤四级军士长退伍的老兵,谢清风虽然只有26岁,可他的心态比35岁的人还要成熟。
  这对被社会俗气污染的年轻小情侣,没用大脑思考说出来的不成熟话语,根本就动摇不了他的信念。
  更无法破坏他的心情!
  “哎,刚才那个女孩说的手机地图,听起来很方便,看来晚上得找小表姐,让她教教我才行。”
  随着小表姐三个字的出口,谢清风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温柔美丽的倩影,内心中的感激触动下,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重新在纸质地图上定位完,找到正确的路线,刑风把地图小心的折叠好,找准方位继续人生的第一次求职。
  曾经有人说:有没有当过兵,根本就不需要说话,只需要看他的走路姿势,就能够分辨出来。
  谢清风就是如此!
  在农村特殊政策支持下,谢清风17岁进入部队中,在部队中走了整整9年的正步和齐步,早就养成了“甩腿”的习惯。
  这是不同于大部分正常人,小腿带动大腿发力的走路方式。
  而是因为正步走的太多,逐渐养成的一种先提大腿,然后用大腿带动小腿往前踢的走路方式。
  看起来,就像是在不停的向前甩腿。
  在燥热的城市街道中,笔挺着身板,甩动着军人式步伐的谢清风,左穿右穿了小半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秦皇大食府,总算找到了。”
  褐色作战背心汗湿了一大片,谢清风抹掉脸上的汗水,抬头看着上方那红底金字的牌匾,心里莫名的有点小紧张。
  阔别社会近10年,哪怕刑风是四级军士长退伍,可由于不是城市兵,入伍之前又没有带退伍安置卡。
  他除了领到一笔还算可以的退伍费,整个就是一个刚刚踏入社会,没有任何经验的小菜鸟。
  第一次出来找工作,即将迎来人生中的第一次面试,难免心里会有点紧张。
  “呼——”
  谢清风深吸了一口气,暗道:“虽然没有在外面的餐馆做过,但是我好歹在部队中干了8年多的炊事班班长,还拿过军区的大比武第一名,想来应该问题不大,而且……”
  想到自己在部队时,一次原始野林三天求生训练时,意外误吃了一颗像红宝石一样晶莹剔透的果实。
  结果昏迷了一个星期,整个嘴巴更是肿了整整一个月,每天只能吃流食,整个人都饿瘦了一圈。
  最后康复的时候,却因此换来的一场因祸得福。
  谢清风心里的那点紧张顿消,浑身都充满了自信,大步走向了钢化玻璃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