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舌尖上的炊事兵 > 第8章 『我的火辣性感“铁哥们”』

第8章 『我的火辣性感“铁哥们”』


  沙市的政府中心区为岳麓区,如果套用京市的说法,那就是处于一环以内,绝对的寸金寸土之地。
  有了人生奋斗目标的谢清风,一扫求职失败的失落,精神抖擞的哼着小调,来岳麓区边缘的一个小住宅区。
  名字取得挺吉庆,叫做福源小区,也就是小表姐家所在的位置。
  谢清风昨天上午刚来沙市,之所以能直接住进小表姐的家中,并不是两人血缘有多近,而是在于……
  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很特殊,跟小说里写的一样奇妙!
  小表姐的全名叫做谢秋水,和谢清风是同一个姓,还是同月同日的生日,算起来不多不少正好大3岁。
  或许是这个同月同日生的原因,又或者两家是对门邻居,亦或者小表姐的性格和谢清风一样,属于过于活泼的类型,各种调皮捣蛋像个假小子。
  如果用现在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妥妥的熊孩子!
  在这种诸多因素加持之下,谢清风和小表姐从小关系就很好,两人联手一起上树掏鸟窝、偷邻村的橘子、抓毛毛虫把其他孩子吓得哇哇哭,可谓是各种配合默契。
  当然,也免不了捣蛋闯祸之后,一起被家长拿着竹藤条追着满村子跑,就此共建了“反抗互救”的优秀革命友谊。
  后来,刑风脑瓜子好,跳了一级,而小表姐成绩差,留了一级。
  这下就不得了了,两个捣蛋鬼成了同班同学,白天一起在学校上学,晚上回家趴在一张桌子上做家庭作业。
  如果作业做的太晚了,关系已经达到铁哥们程度的谢清风和小表姐,甚至晚上都是睡在一个被窝里。
  不是谢清风睡小表姐家,就是小表姐睡谢清风铺上。
  由于两家的长辈关系很融洽,刑风还是班里的优秀好学生,可以带着小表姐这个留级生学习,加上当时还只是读小学,两家的长辈也很乐意两人合得来,根本就没有城里那些杂七杂八的歪顾虑。
  如果两人以这种亲密无间的关系,继续相处下去长大,也许会成为很常见的青梅竹马,又或者保持着这种铁哥们关系。
  不过,人生就是一场戏,一场没有人能猜到结局的戏。
  两人之间的这种铁哥们关系,只持续到了小学六年级,很快就迎来了彼此分开的那一天。
  突然一夜之间,小表姐全家都突然消失在了村里,连小表姐都只来得及从窗口,给谢清风丢了一个纸团。
  然后就泪眼汪汪的被他父亲,紧张兮兮的拉回了家。
  纸上写的那些字,谢清风现在都还记得一清二楚:毛毛虫,我要走了,我爸爸说要带我去别的地方生活,记住,你一定不能忘记我,我会回来找你的,否则……
  当时可能真的很急,带着泪痕的方格作业纸上,只有这短短几句话,后面的话都还没有说完,至于离开原因是什么,根本就没有说。
  而且字迹非常的潦草,谢清风费了老大劲才看明白。
  自己的好哥们要离开了,谢清风毕竟是男孩子,没有女孩子那么爱哭,可心里也很难受。
  然而等他跑出来时,只看到几个手电筒的灯光,消失在了村头的黑夜中。
  从小朝夕相处的玩伴,急急忙忙的连告别都来不及,就此从生活中消失,谢清风着实失落了好一阵。
  直到事情过去了两三年,听村子里那些从外地打工回来的人传言。
  小表姐一家是中了彩票大奖,所以才连家具都不要,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村里,跑去外地买了房子和车子,过上了有钱人的好日子。
  至于这消息是真的还是假的,谢清风不得而知,也没有去打探。
  只是每当到了天气转冷的冬天,晚上偶尔被子滑开冻醒时,他都会想起那个晚上睡觉的时候,总喜欢抢他的被子,导致他总是半夜被冻醒的“铁哥们”。
  一晃眼10多年过去!
  谢清风高二时选择了参军,在部队里磨砺了9年,成长为了一名优秀的军人。
  原本他以为一别就是十几年,在这人海茫茫的世界中,恐怕再也见不到那个陪他一起笑着闹,一起被竹藤条打的哇哇哭,哭完之后依旧一起捣乱的铁哥们。
  虽说人生遗憾十有八九,可连一个正式的告别都没有,谢清风镇心里啊,总觉得还是有点遗憾。
  可没想,当他退伍回家的时候,却听来了一个噩耗和一个好消息。
  好消息是小表姐在半年前回来了,而且还专门找到了谢清风的父母,询问谢清风如今的情况。
  得知他在部队当兵后,特意留下了联系电话和地址,让谢清风回来后,务必一定要及时联系,她会时刻保持电话通畅。
  而噩耗就是小表姐这次回来,是为了给父母办丧事,原因好像是出了车祸,即便火花成了两盒子灰,好歹也得按照风俗回到家长入土。
  这件事,在喜欢八卦的农村里,自然是少不了一番闲言碎语。
  什么年轻时发了财没做好事,晚年是要招报应的,什么十几年都没回来,要不是族谱上还写着名字,连祖山都不准他进。
  对于这些背地里的议论,已经心态成熟的谢清风,自然不会搅和进去。
  他只知道老天爷很识趣,给了一个可以弥补人生中的遗憾的机会,让他重新得到了小表姐的消息。
  当时,谢清风心里心里格外高兴,第一时间就想去沙市。
  可后来一想,退伍回来都快过年了,加之本就准备去沙市找工作,也就只能压着心里的那份激动。
  结果过完年之后,各种亲戚家轮着走了一圈,各种被拉去和妹子相亲,各种帮着父母春季开耕松地种庄家。
  这些各种全部忙完下来,一晃眼就到了5月份,直到昨天上午才顺利抵达沙市,用电话联系到了小表姐。
  说心里话,一别就是十几年,即便小时候几乎一天24小时黏在一起,就连现在偶尔还会时不时的触景生情,想起当年小时候一起捣过的乱。
  可如今正到了正式见面的时候,谢清风当时心里依旧很紧张,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近情情怯。
  满脑子幻想着各种见面的情景,提着一个迷彩旅行包呆愣的站在路边,连一辆红色的运动版马自达,缓缓停在身边都没有任何反应。
  而从车上走下来的女人,却一眼就认出了谢清风,眼中有着浓浓的怀念,还有这一些复杂难明思绪。
  当这个身高1米68左右,有着柳月眉、翘鼻梁、厚薄匀称的丰满双唇,五官搭配恰到好处。
  再加上齐肩的乌黑柔顺干练短发,姣好白皙的面容画着清爽的淡妆,中国传统美人脸型上还带着一副红色蛤蟆镜,黑色的紧身连衣超短裙将前凸后翘的曲线,完美展现出来的女人。
  迈着半透明黑丝配上10厘米高跟,显得格外修长性感的美腿,身上散发着一股淡雅的香水气息,哒哒走到谢清风面前的时候。
  谢清风虽然注意到了这个,大步走过直勾勾盯着他的女人,但是心里只有一种莫名其妙。
  压根就没有认出来,站在他眼前的这个性感火辣美女,就是当年跟每天晚上,还抱在一起睡的铁哥们。
  这前后的强烈反差对比,哪怕用女大二十八遍都没法联系到一起!
  毕竟那时候才90年代,而且还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连大人都没有什么护肤品保养品化妆品,小孩子那更是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干净脸。
  尤其是每天都和谢清风一起,满山遍野到处各种浪的小表姐,自然避免不了被晒成黑炭头。
  哪里有眼前这个女人的脸蛋上,那么白皙光滑细嫩的肌肤。
  直到这个美女取下蛤蟆镜,脸上泛起似曾相识的得意坏笑,悠悠然的叫了一句:“毛毛虫”。
  这个来历非常的难以启齿,堪称谢清风童年最大“羞耻”的称呼,同时也是属于小表姐私人专属的称呼时。
  谢清风才愕然定睛,仔细的看向了眼前这个,性感火辣美女的眉心处。
  当年两人一起爬树的时候,小表姐从树上摔下来磕到了石头,最后留下了一个绿豆大小,看起来像个隐形美人痣的疤痕。
  谢清风才总算回过神来,不敢置信的呆呆叫了声小表姐。
  而这一声小表姐喊出来,立马换来了一个芬香扑鼻,胸前那两团柔软温暖,隔着两层很薄的布料,紧紧贴在谢清风胸前的热情拥抱。
  这个拥抱真的很热情!
  不仅美女抱住的位置很哥们,没有一丝赘肉的莲藕双臂,恰到好处的紧紧搂在谢清风的脖子上,而且似乎还使出了浑身所有的力量,差点没把谢清风给勒断气。
  不过,听着耳边那咬紧牙关,恶狠狠的低声威胁大骂。
  怪谢清风没良心的家伙,没有第一时间把她认出来,甚至连惊喜的表情都没一个,亏得她还在家里精心打扮了一番,换了十几套衣服才过来。
  如果谢清风不能好好表现,给她一个满意的解释,今天晚上就罚谢清风睡在客厅的地板上。
  谢清风不仅没有挣扎,反而开心的笑了起来。
  熟悉的热辣直爽性格,熟悉的铁哥们方式相处,熟悉的楼脖子威胁姿势,再加上变化并不大的声线,
  没错,谢清风已经很肯定!
  这就是他熟悉的小表姐,那个被村里人笑称为投错了胎的假小子,却和他有着坚定的革命友谊,关系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的“铁哥们”。
  现在虽然十几年过去了,小表姐变成了性感的大美女,谢清风也长成了健壮的青年,但是那份年少的感情,并没有因为时间的变化而改变。
  这对谢清风来说,足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