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舌尖上的炊事兵 > 第9章 『有脾气的混血小萝莉』

第9章 『有脾气的混血小萝莉』


  福源小区并不是高档小区,而且还是属于上世纪的老住宅区,估计少说也有个20来个年头了,连大门口保安亭内的门卫,都是一个上了50岁的老叔。
  “小谢,看你心情很不错,应该是找到工作了吧,不愧是部队里出来的娃子,这办事速度就是快啊。”看到谢清风完美笑容哼着小调过来,坐在保安亭里的门卫大叔,热情的打起了招呼。
  昨天小表姐在汽车站把谢清风接回来的时候,特意向门卫老叔做了人员登记,并介绍谢清风是她的表弟,刚刚从部队里退伍回来。
  门卫大叔曾经也在部队里当过兵,在特殊的军旅感情影响下,他对谢清风的印象很不错。
  “哈哈,工作倒是没找到,不过找到了一个好去处。”
  想着回去也没什么事,刑风干脆走进了保安亭里,给门卫大叔发了一根烟,颇有兴致的问道:“老叔,你听说过顶级大厨这个电视节目不?”
  “顶级大厨?清楚,这个我清楚,你算是找对人了,哈哈。”
  门卫大叔爽朗的笑着,接过香烟叼在嘴里,边在衣服口袋里摸,边说道:“我堂客很喜欢看这个节目,每年开始播放的时候,家里的电视机都没我的份。
  我也跟着看了好几年了,这好像是个很多人一起做菜的比赛,最后剩下的那个人还有一百万的奖金叻,”
  门卫老叔的这个回答,让谢清风感觉这个节目似乎还挺火,心里顿时更加稳了,点燃打火机递过去说道:“真的吗?来来来,好好和我说说,我对这个节目很有兴趣,可惜并不是很熟悉。”
  没找到打火机的门卫大叔,探头把嘴巴里的香烟点燃,手指尖在刑风手背上轻拍了一下表示感谢,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
  “我年纪大了对这些也不是很懂,刚好闲着也是闲着,这和你随便扯几句,你就当个参考吧。”
  门卫大叔一天到晚呆在大门口,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正好闲的很无聊,索性也就打开了话夹子。
  “这个节目是东方电视台举办的,听说每次开始都会从全国选人,叫啥子海选,一共好像是选一百多个,然后就会全部集合到尚海,扎堆在一起煮菜第一轮比赛,最后只选其中的30个人,每个成功晋级的选手,会发一块白色的围裙。
  给选手发围裙的是三个评委,一个叫刘什么的是个厨师,好像来头挺大的,我儿子说是那啥米其林星级厨师,不过我不是很喜欢他,整天非得黑着个脸,还动不动就喜欢骂人。
  还有个是个50多岁的胖子,名字叫做曹柯凡,以前是做主持人的,这个人每天都一副笑脸,看起来就像个笑弥勒福,我挺喜欢他的。
  最后那个我就很熟悉了,是一个很有有名气的歌手,用你们年轻人的话来说,我都是听着他的歌长大的。”
  “你听着他的歌长大的?那他的年纪可不小了,他叫什么名字?”
  谢清风有点蒙,心想着:你都已经快60岁了,从小听着他的歌长大,那不就是个老头子?年纪大的人味蕾的灵敏度会下降,还能做美食评委?
  “李棕盛,你认识不?他的歌现在还有很多人听哦。”
  门卫大叔说出这个名字,谢清风瞬间就反应了过来,笑道:“他啊,当然认识,他可是一个大音乐制作家,别说是老叔你了,就连我都是听着他的歌长大的,哈哈。”
  李棕盛,台省四大音乐教父之一,中国原创音乐榜最高成就奖——CCTV-MTV音乐盛典,音乐特殊贡献奖获得者。
  从他手中出来的音乐,有许多都成为了永恒的经典,比如《我是一只小小鸟》、《勇气》、《真心英雄》、《爱如潮水》等等。
  这些歌只要满了20岁的人,基本都能随口就唱出几句来。
  比如:我是一只小小鸟,想要飞却怎么也飞不高,寻寻觅觅,寻寻觅觅,寻找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的爱如潮水,爱如潮水将我向你推,紧紧跟随,爱如潮水它将你我包围。我再也不愿见你在深夜里买醉,不愿别的男人见识你的妩媚,你该知道这样会让我心碎。
  除了这些耳熟能详的歌词,其中梁静茹的《勇气》另辟蹊径,更是成为了网络上的流行语。
  基本只要上过网的人,都看到过这样一句调侃的话:你这么嚣张,是谁给你的勇气,是梁静茹吗?
  ……
  “虽然这个曹柯凡不是很熟悉,但是能够请到台省音乐教父李棕盛,还有米其林星级大厨做评委,想来这个美食节目应该不会在背后动什么手脚。”
  了却心中最后一点顾虑,谢清风又虚心向门卫大叔问了后续的比赛环节。
  可惜门卫大叔不懂得做菜,又加上对综艺节目并不是很感兴趣,纯粹就是陪着老婆凑个热闹,对其中的比赛细节,也就是个一知半解的样子。
  没有办法再获得更多信息,加上时间已经来到了六点钟,谢清风也就告别了门卫大叔,向着13栋302的小表姐家走去。
  昨天因为没有认出小表姐,被她抓着做了苦力,把客房整理了出来,顺带还给这个4室两厅的130平房子,里里外外做了一下大扫除。
  谢清风虽然累得一身臭汗,但是多了一个独立的卧室,以及一把房门钥匙奖励。
  当谢清风来到13栋三层,用钥匙打开房门走进去的时候,客厅沙发上已经有人回来了,不过并不是小表姐。
  穿着白色衬衫型短袖上衣,右边胸口处绣有麓山国际实验学校几个字,下边是深蓝色的及膝小短裙,看起来像是私立学校的中学校服。
  头上扎着可爱的小丸子头,一双已经粗露大长腿潜力,现在还有点肉嘟嘟,可是一点都不显胖的小脚丫,就这么白嫩嫩的架在前方的木质茶几上。
  如果有恋足僻的人看到此情此景,估计会留着口水凑上去,抓在手里好好把玩个几天几夜。
  腿玩年系列的萝莉版,估计就是眼前这一双小脚丫。
  由于她是侧着身子在玩手机的关系,从谢清风所在的玄关位置,看不到她的整个五官相貌。
  不过,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那比一般人高挺许多的鼻梁,和几片异常吸引眼球,差不多有1厘米长的睫毛。
  再加上这侧面的巴掌小脸蛋,明显还很稚嫩青涩的肌肤,以及两片间距很宽的长睫毛中,必然会有的漂亮大眼睛。
  毫无疑问,这个斜着躺在沙发上的,就是萌萌哒校服小萝莉一枚!
  谢清风换好拖鞋后,走进去时随口向沙发上的小萝莉打招呼道:“小雪,这么快就放学了啊。”
  苏小雪,是这个校服小萝莉的名字,今年只有13岁,昨天谢清风刚来的时候,小表姐只是这么简单的介绍,说小萝莉是她的女儿,其他并没有再多说。
  对于这一点,谢清风虽然有点疑惑,例如小表姐今年才29岁,可这个小萝莉已经13岁了,这年龄似乎有点不太对。
  再者,这个小萝莉的头发和脸型属于典型的亚洲人,可是那挺拔的高鼻梁,深蓝色的瞳孔,比黄种人更加白皙的皮肤,明显就是一个中外混血儿。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刑风和小表姐童年时期天天朝夕相处,对小表姐儿时的样貌记忆犹新。
  可在这个混血小萝莉脸上,完全没有看到丁点熟悉的样子。
  谢清风虽然在部队是个炊事兵,可炊事兵同样要上军事课,加上长时间专注用心做菜锻炼出来的观察力,让他在昨天小表姐刚介绍小萝莉身份的时候,心里就产生了许多疑惑。
  除此之外,谢清风从昨天到今天,一直没有看到过小表姐的老公,甚至在门口的鞋柜里面,都没有男士的拖鞋。
  就连他现在脚上穿的这一双,都明显是新买的鞋子。
  谢清风满脑子的黑人问号,可是小表姐没有主动说,对于这些隐私的事情,谢清风初来乍到也不好多问。
  只能在心里暗自猜测,小表姐可能嫁了一个外国老公,而他这个外国老公的基因太强,造成了相貌完全没有一点相同。
  虽说这种自己脑补的猜测,谢清风心里莫名的有点不爽,但是在他心里一直把小表姐当做最好的哥们,也就并没有去多想。
  纯粹当成了军人的后遗症,或者是排外的心里作用。
  而这种对于外国男人娶我国女人,百分之九十的国内男同胞,都会有很强的本能心里排斥,觉得好白菜都被别人偷吃。
  当然,要是反过来,那就是为国争光!
  既然有着这种普遍存在的情况,谢清风也就很自然的把心里的不舒服,归结于来自这种排外的念头。
  “乡巴兵,你不看看时间的吗?你家学校6点多还在上课?”
  苏小雪放下了手机怼了一句,鼻子突然闻了闻空气,接着皱着眉头厌恶的喊到:“你身上好臭,全是难闻的汗臭味,真让人倒胃口,老娘警告你,赶紧去洗澡,如果等下我出来还有这恶心的臭味,小心我用拖鞋把你赶出去,哼。”
  话刚说完,苏小雪威胁得瞪了谢清风一眼,捂住鼻子穿上沙发边的粉色凉拖鞋,啪啪的向自己的卧室跑去。
  边跑嘴里还嘟嘟喃喃的说着:“真不知道老妈是在发什么神经,找这么一个邋遢鬼回来和我们一起住,我们家就两个女人,你不怕被人非礼,本姑娘这么漂亮可爱,他要是半夜跑我床上来就惨了。”
  “我半夜跑你床上,这特么……”谢清风五官比常人敏锐许多,听到这个混血小萝莉的奇葩话语,差点没被气的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