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舌尖上的炊事兵 > 第10章 『榆木脑袋没开窍』

第10章 『榆木脑袋没开窍』


  苏小雪的双腿看起来肉嘟嘟,可这走起来的速度倒是挺快,谢清风这边才刚无语的吐槽完,她就已经迈着白嫩的小脚丫,跑进了粉色系卡通装修,摆满了各种毛绒玩具的卧室里。
  嘭的把门重重关上,震得客厅玻璃吊灯都一阵颤抖,把站在吊灯下的谢清风,吓得打了个激灵。
  “现在的小孩子啊,真是脾气一个比一个大,而且这早熟得也太恐怖了吧,当年我和小表姐12岁时,天天抱着一起睡家长都不担心,要是换成这小丫头片子,那还不得打电话报警了?”
  本就和社会严重脱节的谢清风,对于如今这社会的“高速进步”,算是彻底服气没话说了。
  “算了,我都快30岁的老家伙了,还去和一个小孩子计较的话,也太丢人了,先去洗个澡吧,免得这丫头片子等下出来,又给我闹出什么奇葩花样。”
  知道自己在外面暴晒了一天,身上确实汗味很重的谢清风,选择了大人有大量,走向了后面晒衣服的阳台。
  “我去,我的裤衩子呢?”来到阳台的谢清风,看着空落落的晾衣架有点懵,不禁心道:只听说过偷女性内衣的内衣大盗,这城里难道还有人专门偷男人的裤衩子?
  这个阳台是带防盗窗的半封闭空间,根本就不存在被风吹走的可能性,用长竹棍倒是可以伸到这三楼。
  谢清风昨天被小表姐惩罚,各种大扫除裤衩子都累湿了,他洗完澡以后,很清楚记得把洗干净的内裤,晒在这个阳台的晾衣架中间。
  “裤衩子都能无翼而飞,真是件邪门的事情,看来只能明天去买了。”唯一换洗的裤衩子没了,谢清风只能选择挂空档。
  想着反正今晚也不出去,也就没有再去纠结,把已经晒干的作训服取下来,就走进了洗浴间内。
  谢清风这边刚打开水龙头,把头发淋湿打上洗发水,大门这时候也打开了。
  穿着米白色短裙制服的谢秋水,似乎遇上了什么急事,进门就左右脚利落一甩,顺带还伸手把大门关了起来。
  飞起来的高跟鞋还没落地,穿着丝袜的美腿就已经快速迈了起来,风风火火的向卫生间的方向跑了过去。
  “应该小表姐回来了吧。”谢清风满头满脸都是泡沫,眼睛没办法睁开,由于没有听到脚步声过来,也就没有太在意。
  可下一秒!
  谢清风听到了频率极快,但是声音很沉闷的跑动声,方向正是他所在洗澡的卫生间,心里突然莫名有种强烈的不安。
  慌乱的随便抹几下脸,睁开眼睛就准备去把门反锁,口中还喊到:“有……”
  哐当一声,房门猛地被推开,精准的撞在刑风鼻梁上,直接把他剩下的话,全部撞进了肚子里,脑门也是一阵发晕。
  而谢秋水开门就看到不着寸缕,浑身还沾着泡沫和水的谢清风,身体明显的变得有点僵硬。
  不过只持续了不到一秒钟,在膀胱腹部的强烈刺激下,她顾不上去想那么多,冲过去拽着刑风的手臂往门外推。
  “我的兵哥哥啊,你洗澡也不挑个时间的?这天都还没黑洗什么澡,出去,赶紧出去,老娘都快憋死了,你去外面呆着。”
  鼻子被撞到酸疼的谢清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这么被小表姐从卫生间里面推了出来。
  “哐!”
  卫生间门重新关上!
  被赶出来站在门边的谢清风,听到这个和混血小萝莉如出一辙的暴力关门,总算从懵逼中反应了过来。
  “我特么……真是日了狗了,这算怎么一回事。”谢清风捂着自己的要害,低头看着自己这光溜溜站在门外的造型,听着卫生间里面咻咻的水声。
  很尴尬,贼尴尬,心里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身为一个堂堂七尺男儿,洗澡被女人吃了豆腐还不算,连人都被赶了出来,这丢脸真是丢大发了,如果现在地上有一个洞,谢清风绝对会选择钻进去。
  而此时的卫生间里,小表姐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霸气,极力想要控制嘘嘘的声音,可人的三急哪有那么好控制。
  “他就在外面,应该听得到吧!”谢秋水双手紧紧的捂着,已经变得红彤彤的巴掌脸蛋,心跳一秒钟最少有100下。
  不过,这个羞涩小女人的状态,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等她解决完人生大事,就被她那强大的火辣性格给全部中和了。
  仿佛刚才的人小女人姿态,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毛毛虫的身材竟然变得这么有料了,好像……挺有男人味的样子。”想起了刚才看到的画面,谢秋水双眼中泛起了古怪的笑意。
  “小表姐,你能不能给点面子,我特么是个男人,你难道就一点不害臊?”看到小表姐打开门走出来,谢清风要不是怕走光,一定……一定……
  事实上,谢清风从小就被谢秋水,以表姐的身份压了一头,现在即便被她野蛮的吃了豆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谢秋水看到紧张的双手捂住裆部,恶狠狠盯着她的谢清风,心里不仅没有一丝害怕,反而突然有了恶作剧的念头。
  “挡什么挡,又不是没有看到过,瞧你那紧张兮兮的样子,我记得,当年貌似用织毛衣的毛线,趁某人睡觉的时候,牵着一条毛毛虫玩过,现在虽然变大了,不过我家里有更粗的绳子噢,应该还是人绑得住。”
  谢秋水一本正经的说着,眼中越来越浓的笑意,和谢清风越来越黑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然而,这才只是她恶作剧的开始,从小被村里人冠名为假小子的小表姐,捣乱恶作剧的手段可不是浪得虚名。
  严格说来,谢清风小时候因为捣乱挨得那些竹条子,最少三分之二是替小表姐背的黑锅。
  谢清风不知道小表姐要做什么,也深知自己肯定斗不过她,想要重新回到卫生间里去躲起来,可谢秋水却正好堵在门口,让他没办法进去。
  “小表姐这肯定是故意的,都十几年过去了,她的性格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喜欢捉弄人,不行,我要想个办法才行。”
  这么多年小表姐没有变,这让谢清风心里很高兴,可是现在他这个赤果的造型,实在是太让人尴尬了。
  既高兴又无奈的谢清风,正准备尽快想一个办法,破解小表姐的恶作剧“招式”,可事实证明,小时候谢清风斗不过小表姐,现在依然不是对手。
  “哎呀,刚才太急了丝袜都湿了,穿着好不舒服,我要脱了换一双才行,兵哥哥,地上好滑哦,你要不要来扶着我。”谢秋水一本正经看似无意的说着,可她的手中却已经放出了大招。
  将超短裙掀到了大腿中段,如洋葱白玉的十指轻轻拉起丝袜的边缘,将肉色的丝袜卷了起来,顺着圆润性感的大腿,缓缓的往下方脱了下去。
  当面从大腿上脱丝袜,这强烈视觉冲击力带来的诱惑,实在不要太刺激!
  “要死了,小表姐一定疯了。”感受到捂住的地方越来越不妙,谢清风顾不上再去管那么多,一把推开小表姐的身体,一阵风一样钻进了卫生间里。
  关上房门还不算,加上反锁倒扣,心里才觉得稳妥。
  “我看到了,你这个大色鬼,竟然对自己的小表姐有反应,咯咯咯……”看到自己的恶作剧成功,谢清风狼狈的跑进了卫生间,小表姐没心没肺的大笑了起来。
  “滚,滚,滚远点,你是哪门子的小表姐,你就是个疯婆子。”感觉自己脸都丢尽了的谢清风,这时候也顾不上去管什么男人气度,隔着房门就是一通恼羞成怒的大骂。
  “哎呀,兵哥哥生气啦,我好害怕噢,来啊,你出来打我呀。”被谢清风骂了一顿的小表姐,不仅没有任何的不高兴,反而眼中注满了笑意。
  似乎在这一刻里,她已经回到了那个没有任何烦恼,每天和谢清风到处捣乱,两人无忧无虑朝夕相处的美好日子。
  而这种让她在心底里,一直深深怀念的日子,她已经足足等了十五年。
  “谢秋水,老子警告你,你别逼我,小心我……小心我。”
  “哟,威胁老娘是吧,小心你怎么?来来来,说啊!”
  “别,表姐,小表姐,你是我亲姐,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刚才的话当个屁放了吧。”
  “这还差不多,算你小子识相,我今天就饶过你这一回。”
  谢秋水很满意谢清风的诚恳态度,再者也知道恶作剧要适可有度,于是没有外为难谢清风。
  走到门边拿回来一个塑料袋,放在门边说道:“你那个部队里丑不啦叽的四角裤,我拿出去丢掉了,帮你重新买了几条放在门外边,你等下自己出来拿。”
  “原来被小表姐丢了。”心中的内裤大盗谜团解开,谢清风松了口气,想到小表姐还特意帮他去买内裤,原本糟糕的心情莫名奇妙的就变好了。
  “谢谢你,小表姐,等我以后赚到大钱了,我给你买最喜欢的衣服,你想买哪一套就买哪一套。”
  听到谢清风隔着门许下的诺言,谢秋水脸上顿时荡漾起了迷人的甜蜜笑容,低声喃喃自语的说道:“跟我还说谢谢,真是一个不开窍的榆木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