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舌尖上的炊事兵 > 第27章 『贼刺激的事情』

第27章 『贼刺激的事情』


  海选初赛中午两点钟开始,比赛过程加上后面的晋级选手开会,前后加起来总共用了近三个小时。
  谢清风坐着张大东的奥迪轿车,离开酒店去拍签约需要的证件照片、搞身份证复印件、大致讨论复赛的行程等等。
  一番繁琐的小事情下来,已经是下午6点多钟。
  “小胖,上去坐一下吗?”轿车停在福源小区的大门口,谢清风见小胖这几天跟着忙前忙后也挺幸苦,想邀请他去家中做客。
  “班长,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住,我初次拜访总得买点礼物,今天我两手空空,有点不合适,下次吧。”小胖深谙人情世故之道,委婉的谢绝了谢清风的邀请。
  “那好吧,那我们明天上午见。”谢清风没有提前通知小表姐,突然带人回去也确实有点不妥,也就没有再多说。
  当他下车告别准备离开时,突然想到还有件事情还没办,尴尬的凑到张大东的车窗边,非常小声的说道:“那个……小胖,能问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整得这么神秘兮兮。”谢清风这奇怪的神色,让张大东有点看不懂。
  “就是那个……呃……女人每个月要用的那东西,你有没有自己去买过?”
  “什么女人的东西?”张大东有点蒙,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我们以前长途行军,垫在鞋子里的那玩意,你有没有亲自去买过?会不会很尴尬?”谢清风真的很纠结,可小表姐交待的任务,他又不能置之不理。
  毕竟他才来住了不到一个星期,就被小表姐整了好几次了,如果这是不给利索的办妥,鬼知道会小表姐搞什么恶作剧整他。
  这个从小不让人省心的小表姐,谢清风是真的有点发怵。
  “你说的事卫生巾吧,部队里有专门的采购员去购买,我虽然已经结婚了,可这玩意一个大男人去买也太扯淡了?我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张大东直接就否决,转而好像意会到了什么,挤眉弄眼的看着谢清风,坏笑道:“嘿嘿,班长你不老实,你昨天不是说没有女朋友么,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我知道女人这些贴身的小东西,一般都不会让陌生男人去买的哦,我……”
  “别瞎扯,正经点!”
  谢清风一巴掌拍张大东脑袋上,打断了这货的瞎吉尔脑补,无语的说道:“你别管我是帮谁买,给我出出主意,我该怎么去把这玩意弄到手?”
  “这个简单啊,来,先上车。”张大东大包大揽的肯定,载着深表怀疑的谢清风,径直来到一家连锁便利店外面。
  打开车子的中控箱,从里拿出一个黑色塑料袋戴在头上,然后在双眼位置撕出两个小洞。
  “班长,你看,简单方便的伪装,妥妥的没有任何压力。”张大东得意的哼了哼,自信满满的说道:“我是不是很聪明?”
  “你确定出门吃了药吗?”谢清风看到这智障的伪装,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
  “我的老班长诶,你别瞧不起这看起来简单的伪装撒,你想想哈,你只要戴上这个袋子,别人是不是就看不到你的脸了?只要认不出人来,那不就代表没事了?”张大东依旧坚持自己的想法,脸上的表情写着这个办法完全没问题。
  “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谢清风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也就只能暂时用这个办法,“小胖,你去吧,记住买啥夜用型,还得是什么防侧漏的那种。”
  “我靠,班长,我是让你戴着去买。”张大东惊呼道。
  “……”谢清风表情顿时呆滞,嘴角一阵疯狂抽动。
  “班长,这事情我真的不能帮你做,你想想哈,我和她不认识,她要知道是我这个陌生男人买的,是不是会很不舒服?”
  张大东这个解释很在理,谢清风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就比如小表姐帮他买的内裤,他可以心安理得的拿起来就穿,可如果是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买的,那穿起来就会很别扭。
  “好吧,你赢了。”
  谢清风一把抓过黑色塑料袋,内心中一秒钟飘过一万个念头,最终深吸了一口气戴在头上。
  “小胖,这事你得给我保密,如果你要是敢说出去的话,小心我砂锅大的拳头。”
  “放心放心,肯定不会,咱们两之间的关系还用说吗。”张大东瞅着身穿一身迷彩作训服,却戴着个黑色塑料袋的老班长,憋着心里的爆笑,肯定的连连点头。
  一副我的人品,你放心的架势!
  “他奶奶的,我这是造了什么孽。”谢清风心里欲哭无泪,鼓起勇气打开车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连锁超市内。
  “班长有时候还真可爱,竟然这么容易就被骗了,哈哈哈。”看到谢清风三步当作两步冲进了超市,本以为开个玩笑忽悠不到谢清风的张大东,顿时咧嘴哈哈大笑起来。
  朋友之间关系一旦好如亲兄弟,就会经常性的彼此互相开玩笑。
  谢清风和张大东原来在部队中,由于是百公里荒无人烟得边防,一天到晚除了做饭就只剩下闲得蛋疼,没事就经常互相开玩笑调整气氛。
  比如谢清风就曾经拿芥末,加上一些配菜制作成一种蔬菜泥开胃菜,骗得张大东兴高采烈的一口就全部吃了下去,结果差点辣到嗓子眼都冒火。
  这次张大东套用网络上的小段子,用奇葩的“黑塑料袋伪装”来忽悠,还以为谢清风不会相信。
  哪成想,谢清风竟然就真的照办了!
  从小生活在山区农村里,高一又跑去当兵的谢清风,这辈子都没有接触过网络,连电脑都不会操作,哪里知道这些段子。
  在谢清风看来,用黑色袋子挡住脸买去东西的逻辑,在行动上完全没毛病,也就信了张大东的邪。
  谢清风跑到连锁超市内,脸虽然被黑色袋子挡住了,可在心里依然很慌很尴尬,只想着尽快买完就跑。
  在一众顾客和收银员,目瞪口呆的怪异眼神之下,管它什么日用还是夜用,侧漏还是不侧漏,一通乱扒拉就拿了七八包。
  “不用找了!”收银员刚扫描完,谢清风看到那38块5毛的金额,丢下50块钱就像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
  原本还尽力憋笑的收银员,看着谢清风这落荒而逃的高大背影,在暗自感叹哪个女人有这么好福气的同时,忍不住捂嘴大笑了起来。
  像做贼偷东西一样的谢清风,一上车就扯下头上的黑色塑料袋,满脑子发懵的连声催促道:“走走走,赶紧走。”
  尽管整个过程只有不到一分钟,可谢清风此时竟然已经满头是汗。
  “班长,你牛逼,这波在下认输,不得不服。”没想到谢清风不仅有行动,还真的能够买成功的张大东,这回算是彻底服气了。
  同时也在心里暗暗好奇,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好哥们”女人,能够让性格可以称得上倔强的谢清风,为了她豁出老脸去冒这个风险。
  能够完全压住自家的老班长,这么牛逼的女人,张大东觉得一定要找个机会,诚心诚意的去好好拜一下码头。
  重新回到福园小区的大门口,谢清风告别张大东,用衣服抱着八包卫生巾,很别扭的和门卫大叔打了声招呼,一口气就冲回了小表姐家。
  “给你,以后别让我搞这玩意了,害得我一路跟做贼一样。”一进门谢清风就把袋子塞到谢秋水怀里,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直奔卧室而去。
  此刻他需要洗个澡,好好想一下静静!
  “这个笨蛋,瞧把你紧张的。”谢秋水本来就是随口说说,可没想到谢清风竟然真的去买了回来,这种有人关怀的感觉,让她心里不由得涌起一阵甜蜜。
  帮女人系鞋带绳、帮女人背包包、帮着买贴身私密的个人用品,这些事情看起来虽然很小,可往往都会让女人特别感动。
  尤其是女人早已倾心的时候,效果更是会翻倍增加。
  可当谢秋实打开袋子,看到里面足足七大包的各品牌卫生巾时,顿时表情一呆,哭笑不得喃喃自语道:“我的兵兵哥啊,你这是给我准备了包年套餐吗?我得用到何年马月才能用得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