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舌尖上的炊事兵 > 第128章 『被玩坏了』第1更,求月票

第128章 『被玩坏了』第1更,求月票

    两个锅铲抄底后,双臂同时发力搂住往上提,把中间在锅底受了热的包菜,腾空掏抬到上面。
  
      锅底中间腾出了一个空间,锅内四边的包菜在重力作用下,就会往锅底下放滑落移动,重新把这个区域填满。
  
      这就是一个完整的翻炒动作!
  
      不断快速重复这个动作,就能达到翻炒锅内所有包菜,达到所有食材可以受热均匀的作用。
  
      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锅里的包菜刚下锅时很蓬松,总体重量又超过了40斤,再加上大火猛烧的锅底,受热会非常的快,翻炒动作动作快了,菜会洒出去,慢了下面的就糊了。
  
      怎么把握一个平衡,很考验大锅菜的翻炒功夫。
  
      更何况持续不断蒸发的水汽,会一阵阵的往脸上扑,温度会非常高,加上消耗大量体力的内火中烧温,配上这“美妙”的艳阳高照天气。
  
      没有几分抗热的忍耐力,要想完成这个爆炒过程也会很困难。
  
      好在谢清风是一个老大锅菜厨子,在这方面早就身经百战,在爆炒的过程中,还有空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掉脸上的汗水避免掉进锅里。
  
      至于顺着脖子一路直下,穿过胸膛和腹部,最终给小兄弟泡澡的汗水,那就没工夫去管了。
  
      快火爆炒了三分钟左右,锅内的包菜开始变软,凸起的小山包消失,只剩下大半锅的分量,这时候就需要来加入第一种调味料——老陈醋。
  
      白醋和老陈醋都能起酸,和食材一起爆炒都能够让菜更脆口,可两者完全不能够当成一种调味料来用。
  
      白醋是人工合成醋,用可食用的冰醋酸稀释而成。
  
      其醋味虽然很大,但是不具备任何营养元素,更没有特有的醋香味,也没有任何的颜色。
  
      老陈醋是酿造醋,采用传统工艺通过发酵五谷杂粮或者豆类而来,含有乙酸、氨基酸和许多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
  
      这也是酿造醋可以用来做中药,具有一定的散瘀、止血、解毒等作用的原因。
  
      谢清风做糖醋包菜必须用老陈醋,除了它比白醋更营养,主要还需要陈醋特有的淡棕颜色,让包菜不那么惨白,能够在色泽上更加诱人。
  
      其次是陈醋特有的焦香味,能够中和糖醋包菜中,辣、麻、甜、酸、辛等气味,让它们能够完美的融合成一种混合菜香。
  
      这些加入菜肴中的作用,都是白醋所不具备的。
  
      特定只需要光溜溜的“酸”,不再需要任何醋的特点的菜品,可以优先使用白醋,除此之外的所有调味情况,陈醋炒菜的好处远远优于白醋,做的菜也更加营养。
  
      毕竟,白醋是人工合成的醋,在任何方面都比不上天然发酵的酿造醋。
  
      在家里做菜的话,尽量多用酿造醋,山西老陈醋、果醋、酒醋等等,都是不错的家用炒菜选择。
  
      大锅菜倒醋的姿势也很特别,看起来一如既往的很粗暴,直接整个瓶盖拧掉,四指扣住瓶颈,拇指压住瓶口一半,瓶子倒过来对着锅里就是一通撒。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左手往锅里撒醋的同时,右手锅铲翻锅动作同样要保持,爆炒这种方式锅内的温度非常高,多余的水分都已经被蒸发,翻炒的动作几乎一刻都不能停。
  
      大量老陈醋倒进去,锅内会随着嗤嗤的烧水声,蒸发出大量的醋蒸汽,散发出陈醋特有的焦香味。
  
      一瓶半老陈醋洒进去,整个菜就发生了质的变化。
  
      锅里那些原本白哒哒,看起来毫无食欲的包菜,都被裹上了一层亮的淡棕色,视觉效果瞬间就起来了,再配上那本身就能够让人自动分泌唾液的开胃醋酸。
  
      说实在话,累了两个多小时的谢清风,这时候突然觉得很饿。
  
      伸手捏了两片放到口中,嘎吱嘎吱的咀嚼吞咽,尽管还没有任何的盐味,还有一点点的夹生,可包菜上沾上的淡淡醋酸,混合着花椒、辣椒和姜蒜带来的独特混合香,已经有了几分勾人馋舌的诱惑。
  
      现在锅里的包菜还有一点夹生,不过达到谢清风需要的那个点,接下来还要倒入碗汁进行调味,翻炒均匀之后刚好恰如其分。
  
      当谢清风把碗汁倒入锅内时,三位美食评审再一次喊话。
  
      “时间只剩最后五分钟,我站在这里已经可以看到远处的入口处,我们今天的食客兼大众美食评委们,正在陆陆续续朝着这边走来,你们的目标就是征服他们的味蕾。”
  
      周华建这边说完,曹柯凡接着喊道:“顺便告诉你们一个消息,接下来上菜的顺序将会由我们三个来定,现在我公布,工人们在抵达这里就上桌位后,蓝队第一道美食是面食,红对第一道菜是点心。”
  
      “(⊙o⊙)啥?”
  
      曹柯凡这话一出来,不管是红队还是蓝队的成员,集体都有点发懵。
  
      在比赛开始的时候,三位美食评审都没有说这方面的事情,两个队的成员都本能的认为,上菜的顺序由自己安排,也就是把做好的菜全都尽快端上去。
  
      再不济,按照标准的上菜流程,也是先上主菜后上主食,最后才是饭后点心。
  
      现在曹柯凡临时公布新的规则,直接就打乱了两队的布局,非常考验两队的临场应变能力。
  
      临场应变效果如何先不说,反正现在两队是瞬间原地爆炸。
  
      两队都有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都是按照先菜后主食点心的方式,预先安排自己的上菜顺序。
  
      因此两队仅有的案板和桌子上,摆放的都是用来装主菜、素菜的盘子。
  
      现在根据曹可凡的这个规定,蓝队需要先把后上的两道主食,第一批拿上去给建筑工人们吃,红队则把原本打算后上的点心转换到最前面来。
  
      这样一来,不管是蓝队还是红队,现在摆放的盘子都需要收起来,把地方腾出来摆放指定的菜品。
  
      时间只剩下最后五分钟,曹可凡的一个临时规则,等于把两队半个小时的努力,一下子全部给变成了无用功。
  
      甚至可以说是比赛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