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舌尖上的炊事兵 > 第173章 『吴小妹的男神』

第173章 『吴小妹的男神』

    否则就凭肯德基店里,那些临时找过来的工作人员,甚至很多没有学过厨师,就真的能把肉炸得这么好?
  
      别逗了!
  
      “科技”的力量而已,吃多了没好处!
  
      尽管是配给制的供货方式,压根不需要什么调味和刀工,撕开包装倒进去就行,可炸的这个过程,还需要店里面的员工去亲自操作。
  
      为了能达到傻瓜式的制作,最大程度做到全球连锁店标准统一,食品添加剂的加入必不可少。
  
      现在很多的小女孩,不到十岁就来“大姨妈”,男孩子还没度过童年期,很浓的腿毛和胡子就出来了。
  
      等等这些,都和这些有很大关系。
  
      在这些垃圾食品的充斥下,早熟已经是国内现在的社会中,需要格外去重视的一个问题。
  
      国外的女人基本都是属于早熟,后果大家都能看到,40来岁就皮肤暗黄松弛,甚至还有老年斑都很常见。
  
      而男性早熟的后果,国外的“伟哥”满地跑就是很好的证明。
  
      而这种过早的身体衰老现象,在国内需要50岁以后才会出现,四十来岁基本不借助药物也能经常来一发。
  
      这并不是什么危言耸听!
  
      接触外国人多的小伙伴们,应该对这方面了解的比较多,四五十岁的外国女人看上去真的很那啥……吓人!
  
      朱大师点评完两道菜,周华健伸手邀请道:“蔡老先生,现在还的请你来,给这两道菜做最后的评断,您认为哪一道的表现,在你看来更加好一点。”
  
      “嗯……”
  
      蔡老先生左右看着两道菜,思考了片刻后,指着左边说道:“这两道菜都没有完全达标,但是从烹饪手法上来说,我觉得还是外形更贴切主题的蓝队,更胜一筹。”
  
      之前的闭门试菜环节,六位特别嘉宾基本都已经达成一致,现在这个投票环节,其实严格来说,只是一个公布答案的过程。
  
      “谢谢!谢谢蔡老师!”旗开得胜,谢清风立刻带着两名队友,向六位特别嘉宾鞠躬表示感谢。
  
      主打这道菜的吴小妹,更是在心里猛松了一口气,向谢清风俏皮的眨了眨眼,
  
      差点成为团队罪人的吴小妹,很清楚救了她一命的原因是什么,谢清风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再次上升了一个档次,神态也变得更加的亲近。
  
      已经无限接近她的完美男神标准!
  
      第一道菜就输了的红队,范小冰但是马大哈的冲蓝队三人挤眉弄眼,看得直播间里的观众一脸懵逼。
  
      输了还能这么高兴,这心大的也真是没边了。
  
      不过,也就是范小冰这一个举动,立马给他圈了不少的粉丝,很多路人都被她这快乐比赛的心态,瞬间就路转粉。
  
      在这个工作压力、生活压力、房子车子老婆压力等等,压得喘不过气的时代,要想找一个像范小冰这样的快活人,真的真的非常的困难。
  
      如今难得碰上一个,自然要粉一下。
  
      两队第一道菜投票结束,蓝队暂时领先一分,接着场边的工作人员上场,将第二道菜替换了上来。
  
      红队是淮安炝虎尾,蓝队是老尚海面拖蟹。
  
      这也相当于是谢清风的小团队里,年纪最大的女性范小冰,和年纪最大的男性方流光,这两个尚海本地人的强强对碰。
  
      “孙老先生,这是两队的第二道菜,请你来做一个总体的点评吧。”
  
      听到曹柯凡的邀请,已经头发全白、但精神依然很抖擞的孙老先生,对着站在前面的两队选手,慢条斯理的说道:“我先来说着道炝虎尾。
  
      首先呢,它的口味偏淡,上面淋的油太多了,导致味道进不了鳝丝里面,其次用青鳝来取代黄鳝,尾部没有处理好,导致卖相并不是很好。”
  
      关于鳝鱼软兜的处理,红队在制作的过程中就有过争执。
  
      按照下发的标准制作流程,需要把尾部最尖的那一处去掉1厘米,杨魏觉得应该按照流程来。
  
      范小冰的觉得青鳝的尾巴,本就没有黄鳝的那个尾尖,不需要再去掉1厘米。
  
      两人各有各的看法争论了很久,最终还是杨魏这个队长更有话语权,刻板的按照流程去掉了一厘米,导致这道菜的外形并不是一端大粗,一端小而尖。
  
      变成了一捆鳝丝,而不是一个虎尾。
  
      从孙老先生的评价来判断,显然杨魏的刻板教条化,导致这道菜出现了问题。
  
      孙老先生接着评价老尚海面拖蟹:“蓝队的这个面拖蟹,从外观就可以看出来,你这个蛋卤的粉没上好,所以你煮出来之后,一点面拖的感觉都没有。”
  
      (蛋卤:就是用鸡蛋混合面粉,不加水做出浓稠的浆,用于包裹去壳、去腮切成两半的螃蟹,放到油锅里去炸,把蟹肉的鲜美锁在里面。)
  
      方流光会做的是普通面拖蟹,做出来的面糊会很多,倒在盘子里会把螃蟹都淹没在里面。
  
      比赛标准做法比较高端,不需要那些大量的面糊,只需要刚好包裹住螃蟹,清朗分明的摆在盘子里,一眼看过去就像是挂着面糊的螃蟹。
  
      两种制作方法看似一样,可实际上却有很大的区别,主要就在操作手法上。
  
      方流光显然不适应,这种高端做法。
  
      孙老先生点评完两道菜,以他的身份和资格也不需要别人再来加入,直接就把最终答案公布了出来。
  
      “两道菜都有很严重的问题,以这个标准绝对上不了餐桌,但是呢,我们都知道的嘛,这是一场比赛,需要挑一个总体上好一点的。
  
      我个人觉得,面拖蟹整体上稍微比炝虎尾要好一点,最少他做出了那个感觉,而炝虎尾的形态并没有出。”
  
      听到这里的时候,方流光松了口气露出了笑容,可就在这时,情况突然来了个180度急转直下。
  
      “不过呢……”
  
      孙老先生很遗憾的笑了笑,说道:“根据我们六位的统一投票,最终红队的淮安炝虎尾获得了这一轮的胜利。”
  
      “我去,还带这么玩?”谢清风嘴角急促的抽了抽。
  
      方流光也懵了,笑容挂在脸上,瞬间变得异常僵硬,尴尬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