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舌尖上的炊事兵 > 第177章 『半决赛的压力』

第177章 『半决赛的压力』

    刀工演示环节结束,中间的台子被工作人员快速清理,只留下谢清风切好的这一盘菊花豆腐。
  
      刘一帆向三位红队选手说道:“刀工是一个厨师的基本之一,但个人的天赋和努力不同,掌握的技巧成熟度也有差别,你们这场测试没有标准,也可以说有标准,因为只有切得最好的那一位才能留下。”
  
      周华建接话说道:“你们每一个人,都将拥有五块玉脂豆腐,也就是说,你们有五次机会去完成这项技能挑战,最后选择其中最好的一块,作为最终的呈现作品。”
  
      最后曹柯凡公布道:“时间,只有15分钟,测试现在开始。”
  
      这场技能测试不是挑战规则,而是挑战自己的潜力,谁能做到最好,谁就会成为这场比赛的优胜者。
  
      三名红队成员蹭蹭蹭跑向烹调区,脑海中尽可能回想谢清风的演示,以及过程中提到的各种重点,尽量避免出现问题。
  
      可很多事情知道是一回事,做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从切豆腐这件事来说,它本就是一向很难的厨艺基本功,别的难点先不提,就保证每一刀下去刀身都垂直向下,就是一个非常大的难点。
  
      0.5毫米或者更难的0.2毫米,刀身只要向左或者向右,偏斜了哪怕一毫米,这一刀下去就会把左右两边的豆腐片切断,最终没有办法切成丝。
  
      即便日本豆腐加入了鸡蛋成份,韧性比其他嫩豆腐更好,可并不能给这个刀身的稳定提供帮助。
  
      更别提各种切的过程中,还有许多需要注意的小细节。
  
      范小冰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性格,做事风风火火很麻利干脆,这在很多时候是一个很好的习惯,可在这一场技能测试中,就成了她最大的问题。
  
      连续两块日本豆腐的食材,都是因为下刀和收刀太快,结果把切出来很嫩很脆弱的豆腐片,被刀身带动着移位。
  
      导致连接菊花底座的位置,因为豆腐片的移动而折断。
  
      豆腐片脱离了菊花底座,不能够再继续连在一起,不再是一个整体的状态,这肯定是不符合最低标准的。
  
      谢清风在二楼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恨不得大声的提醒她。
  
      可比赛有比赛的规定,旁观者不语是最基本的要求,他和吴小妹与方流光,只能在二楼干着急。
  
      于晓婷的性格没有什么特色,表现中规中矩的家庭主妇。
  
      尽管切的片很厚,刀身也不稳定,左右飘的很厉害,可她记住了谢清风所说的那两个重点。
  
      刀身浇水和动作轻柔!
  
      尽管前面两块同样失败了,可把握住这两个点的于晓婷,到后面明显一块比一块切的好,哪怕豆腐丝依旧很粗,可最少保证的完整性。
  
      不过,也就是她切的太厚的原因,豆腐丝都快有筷子头粗了,最终放到水里面的时候,根本就没办法散开成“菊花”。
  
      而在三名选手之中,个人实力最强,也最被看好的杨魏,此刻却是全场表现最差的选手。
  
      甚至比范小冰还要糟糕!
  
      原因同样是在于“海龟”的身份,用惯了弧形刀刃西式菜刀的杨魏,压根就不会用长方形的中式菜单。
  
      可这道菊花豆腐的切法,用前面是尖头的西式菜刀根本就没法切,只能用有直角的中式菜单。
  
      这下麻烦就大了!
  
      西式菜刀的刀身很轻,尤其是尖角形的刀尖部分,注定了它的头轻脚重,因此在用到的出力点上,通常采用前推、后拉、后部压切等。
  
      刀尖部分垂直下压的直刀法,在西式刀法中根本就不存在。
  
      用惯了西式菜刀的杨魏,虽然换了一把中式菜刀,但是在用刀的习惯上,依旧是采用了西式刀法。
  
      谢清风之前的演示过程,都是用直刀法垂直压下去,又垂直提上来,并没有任何的前拉后推的动作,目的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拖拽的动作,把豆腐片从根部扯断。
  
      他也本能的觉得,这是终是道法中的基本动作,并没有特意强调注意。
  
      可杨魏就死在了这个地方,拿着中式菜刀用西式刀法,垂直切下去之后,总是习惯性的从后部拉出来,而不是从上方垂直的提起来。
  
      结果就出现了很大问题,总是切着切着就有豆腐片或者丝断掉。
  
      杨魏还以为是刀身浇的水不够,没能将两者润滑隔开,一根筋的纠结在这里面,迟迟没能把问题解决,导致在本就很大的比赛压力炸,越切到后面心里心里越急躁。
  
      最终5份日本豆腐全部切完,都没能解决这个豆腐断掉的问题。
  
      好在他本身的西式刀工很不错,在手的稳定性上,比范小冰和于晓婷要强,虽然豆腐丝的断裂非常多,但是总归切出了一朵菊花瓣掉了很多的“残花败柳”。
  
      有对比,才有伤害!
  
      直播间的观众看了谢清风的刀工,现在再来看三位选手的刀法,想到世人同样都是选手,这弹幕就变得异常的精彩。
  
      各种神评论此起彼伏,弹幕的刷新频率达到了史上之最。
  
      如果是一场无关痛痒,很平常的个人尝试练习,场上的三名选手或许都能理智的找出问题并逐渐进步。
  
      可惜现在是在比赛场上,肩膀上扛着被淘汰的压力,本就会直接影响个人发挥。
  
      现在操作上又出现了问题,心里又急又紧张的双重叠加下,你越想把它切好,结果你却切得越糟糕。
  
      这样的现象,在比赛场上很常见。
  
      在这种观众们看笑着好戏,三位选手急得满头大汗之下,15分钟的比赛时间走向了尾声,可以补救的五次机会用完,三名选手脸色都很难看。
  
      因为,对于摆在眼前的菊花豆腐,就连他们自己都看不过去。
  
      实在太差了!
  
      最终的优胜者会是哪一位,现在已经不是比谁完成了标准菊花豆腐,而是变成了哪一位稍微过得去一点。
  
      典型的矮个子中找高个子,谁也没有把握自己能够晋级。
  
      六进四的下一场就是半决赛,现在这一场可是至关重要的比赛,三名选手都不想进入决赛前淘汰。
  
      可现实却很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