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十三章 再遇新月

第三十三章 再遇新月


  钟明礼走回钟府的时候,整个人还有些浑浑噩噩。
  陈玉贤看着他失神的走进来,关切道:“怎么了,那姓董的怎么对你了?”
  钟明礼抿了口茶水,才发现这茶的味道和平常不太一样。
  茶香清冽,齿颊留香。
  他本就是爱茶之人,忍不住开口赞道:“好茶!”
  “我不是问你茶怎么样!”陈玉贤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是问你,姓董的今天怎么对你了,他是不是在方大人面前诋毁你?方大人是吏部侍郎,这样会不会对你的仕途不利?”
  钟明礼忽然想到,方大人今夜也提起过孙神医的名字,问道:“这茶,是孙神医送给宁儿的?”
  不仅如此,方大人今夜提起唐宁的次数,也非常之多。
  那天晚上在方府,除了小意做出来的诗之外,一定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而孙神医,似乎也并不像他认为的那样,只是一位医术高超的大夫。
  “钟明礼!”陈玉贤眉头紧皱,看着他问道:“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钟明礼回过神,急忙道:“没有,夫人不用担心,你听我说……”
  片刻之后,陈玉贤看着他,不确信道:“你说陈大人对你十分热情,抛下董刺史不管,和你聊了小半个时辰,还准备过几天介绍京东路提刑给你认识?”
  钟明礼点了点头。
  陈玉贤不说话了,她看着钟明礼,眼泪漱漱而落。
  钟明礼心中一惊,握着她的手,急忙道:“夫人,你怎么了?”
  陈玉贤抬头看着他,声音哽咽道:“我知道你不想让我担心,有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姓董的锱铢必较,怎么可能不难为你,方大人与你素不相识,又怎么会对你如此热切……”
  钟明礼有些哭笑不得,帮她拭去了脸上的泪水,说道:“夫人,这次我真的没有骗你……”
  “都到现在了,你还不对我说实话吗?”
  “夫人,为夫所言,句句属实……”
  “真的?”
  “千真万确!”
  ……
  再三确认之后,陈玉贤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用手帕擦了擦眼角,抬起头,疑惑道:“可是,方大人为何如此对你?你们以前并不相识,他没有道理对你如此热切……”
  “这也正是我奇怪的。”钟明礼摇了摇头,说道:“我怀疑,那天在方府,还发生了一些别的事情。”
  “你刚才不是说方大人认识孙神医吗?”陈玉贤看着他,说道:“你刚才喝的茶,就是孙神医送给宁儿的,我看这件事情,关键还在孙神医,宁儿肯定知道些什么。”
  不弄清楚这件事情,钟明礼今天怕是睡不着觉,他想了想,说道:“我去问问他。”
  陈玉贤心中也充满了疑惑,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走出房门的时候,她的脚步顿住,看着钟明礼,忽然问道:“你刚才说这次没有骗我?”
  钟明礼点了点头,说道:“这次真的没有骗你。”
  陈玉贤眉头皱起:“那就是以前骗过了?”
  “我……”
  “你上次说去和王县丞商议税收一事,回来身上有一股女人的香味,你是不是去青楼了?”
  “那是熏香,你知道,王县丞喜欢熏香……”
  “那就是上次,你说亥时回来,结果回家都快子时了,那一个时辰你干什么去了……”
  “……”
  ……
  唐宁房里。
  钟意刚才给灶下添柴的时候,手上不小心扎了一根木刺。
  唐宁手中拿了一根针,在火上消毒之后,在灯下帮她将木刺挑出来。
  他先将伤口挑开了一点儿,抬头问道:“疼吗?”
  钟意眉头微皱,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点头道:“疼。”
  “忍一忍,一下就好了。”
  唐宁用针尖将那根木刺挑出来,钟意忍不住吸了口气。
  “流血了……”唐宁将那根针放下,说道:“没事,我去找手帕,一会就好了……”
  房门口处,陈玉贤拽着钟明礼的衣袖,快步离开。
  钟明礼甩开她的手,大怒道:“这个混账小子!”
  “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陈玉贤将钟明礼拉回房中,看着他,脸色微红,说道:“一个月内,必须将他们的婚事定下!”
  两人虽然已经有了婚书,但礼节未完,便不算是真正的夫妻,拜堂那一步,是必不可少的。
  若是在正式的拜堂成亲之前,意儿的肚子先鼓了起来,钟家就成了灵州城的笑话了。
  钟明礼脸上怒气未消,连声道:“混账小子,混账小子……”
  陈玉贤看了看他,说道:“说的你当年好像不是……”
  钟明礼老脸一红,“夫人,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
  陈玉贤眉头一皱,“当年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当年你说,你会永远记得……”
  “有吗?”
  “好啊,你果然又忘了!”
  ……
  唐宁早上刚刚起床,就被钟明礼堵在了外面。
  岳父大人的脸色不太好,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太友善。
  唐宁平日里都不怎么和他说话,确定自己没有惹到他,难道是前两天撞到他给岳母大人揉肩,让他觉得坏了形象,才招致他对自己不满?
  不过,钟明礼只是问了他一些事情,大都是有关孙神医的。
  唐宁对于孙神医知道的有限,也只是知道他很有背景,方家家主对他也是客客气气的,将这些全都告诉了钟明礼。
  此外,就是吃早饭的时候,岳母大人拉着钟意说了几句悄悄话,钟意的脸就变的通红,饭都没吃就跑掉了。
  那之后,钟明礼看他的眼神,莫名变的正常。
  倒是岳母脸上的惋惜和遗憾让他又开始不解……
  今天还真是奇怪的一天。
  吃过饭,他惯例性的走出钟府。
  名叫彭琛的捕快也惯例性的等在外面。
  作为唐宁暂时的保镖,他早已摸清了他的生活习惯。
  唐宁总有一种让他和唐夭夭比试一番的想法,不知道唐妖精的大长腿,能把这个冷面捕快踢飞多远?
  小乞丐依然没有消息,那个老乞丐的脸上又添了新伤,唐宁心中略微失望,走回去的时候,路过某处高门,耳边传来了孩童稚嫩的声音。
  “只有猪才长得这么胖!”
  “你别叫方新月,叫方新猪算了!”
  “方新猪,方新猪!就知道吃的方新猪!”
  ……
  胖乎乎的小姑娘被几名孩童推搡着,咬着嘴唇低着头,眼泪在眼睛里面打转,低头向前走去。
  几名和她年纪相仿的孩童指着她的背影,哈哈大笑。
  她走了几步,忽然停下,看着前方的一道人影。
  她怔了怔,抹掉眼泪,下意识的护着一只袖子,那里装着她的所有好吃的。
  唐宁看着她,解释道:“我今天吃饱了……”
  她的手还是没有松开袖口。
  看着小姑娘护犊子一般的捂着袖口,唐宁额头浮现出两道黑线。
  他对于她的这种行为表示不能理解,他看起来像是会骗小孩子东西吃的人吗?
  小姑娘抹了抹眼泪,绕开他,给嘴里塞了不知道什么东西,一边哭,一边继续向前走。
  唐宁跟在后面,好奇的问道:“他们为什么欺负你啊?”
  小姑娘哽咽道:“他们说我胖,不和我玩。”
  唐宁走在她的身边,说道:“胖怎么了,胖也没吃他们家大米啊!”
  “他们说我是猪。”
  “他们骂你,你骂回去就好了。”
  “他们还打我。”
  “那你打回去啊……”
  “我打不过。”
  “……”
  唐宁觉得这小姑娘对于她自己可能还没有一个正确的认知。
  体重优势在这里,那几个瘦的跟稻草一样一吹就倒,一看就是不好好吃饭营养不良的小家伙,会是她的对手?
  她的块头,在同龄人之中,不说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绝对的无敌,但也绝对属于纵横天下难有敌手的那一种了……
  人不能盲目自大,但也不能一味的自卑,认清自己很重要。
  小姑娘请他吃了很多好东西,有恩不报不是他的风格,唐宁觉得,他有责任和义务,帮她重新认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