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六十三章 甲榜第一

第六十三章 甲榜第一


  “这……”
  徐清扬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张了张嘴,不知道如何开口,身旁的张炎生也是满面的诧异。
  刚才开口询问的那名年轻人倒是皱了皱眉头,问道:“此人是谁,竟然如此无礼……”
  徐清扬面露诧异,说道:“他是钟意钟姑娘的相公。”
  年轻人惊异道:“他就是那位钟家姑爷?”
  灵州第一才女钟意的名字,在灵州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顺带的,她的那位姑爷,自然也有很多人知道。
  当然,那位钟家姑爷的出名,不是因为他的才气,而是因为他拼死护妻的事迹。
  虽然那个时候,两人还没有成婚,但在灵州,所有人对他的观感都很不错。
  “他也参加了州试?”年轻人看了看远处的那道背影,问道:“他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去看看榜上有没有他的名字……”
  徐清扬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那年轻人身后,有一人想了想,脸上忽然忽然难以置信的表情,喃喃道:“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他叫什么名字了……”
  众人的目光同时望向他。
  他张了张嘴,艰难道:“他叫……唐宁。”
  “唐宁?”人群中有人诧异道:“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很快他就想起来这个名字在哪里见到过了,他转过身,有些怔怔的望着被无数人围起来的贡院院墙。
  唐宁。
  这个名字他们刚刚才见过。
  这个名字就列在榜单的第一位,徐清扬和张炎生都在他的下面。
  他就是那个妖孽。
  那个唯一一位答完了所有题目,并且无一错处的妖孽。
  他们此刻也终于明白,他刚才为什么这么着急离开。
  他的存在,是在所有考生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此地当然不宜久留……
  徐清扬回过神来,像是想到了什么,终于恍然道:“难怪,难怪钟姑娘会选他……”
  虽然有不少人都钦佩钟家姑爷不畏强权的举动,但心里却也认为,他配不上作为灵州第一才女的钟意。
  此次州试第一场之后,他们才明白,这十年不遇的妖孽要是配不上她,整个灵州就没有人能配得上了。
  张炎生望着某个方向,喃喃道:“原来他就是唐宁!”
  人群中,忽有一人回过头,大声问道:“谁,谁是唐宁!”
  “唐宁!”几道正在往人群中挤的身影也停下了动作,纷纷回头。
  “唐宁在哪里?”
  “那个禽兽终于出现了!”
  “他在哪儿呢?”
  ……
  唐宁这个名字,自从贡院发榜之后,就被每一位学子牢牢记在了心里。
  如果他只是这州试第一场的第一人,倒也没什么,既然是考试,总得有个第一。
  可问题在于,他不仅是这第一场的第一人,不仅仅是灵州的第一人。
  他是整个陈国,几十个州府,十几年内,无论州试省试,唯一一个答完了第一场所有题目并且答对的人。
  这样的人,就算是州试落榜,也必将被载入史册,必将被无数后来学子铭记。
  一时间,甚至有不少人忘记了看榜,纷纷回过头来。
  榜单就贴在墙上,不会自己飞走,他们是真的想看看,那个十几年才出一个的妖孽,到底长什么样子……
  ……
  “怎么了?”见唐宁匆匆的走过来,唐夭夭立刻上前,问道:“看到你的名字了吗?”
  “看到了。”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快回去吧。”
  唐夭夭脸上露出笑容,钟意和苏如也明显的松了口气。
  “下一场是写诗吧?”唐夭夭有些高兴的说道:“写诗又难不过你,随便写一首像牛郎织女和剪梅花的……”
  钟意看着她,诧异道:“什么剪梅花?”
  如果他能打得过唐夭夭的话,唐宁一定会堵住她的嘴。
  “剪梅花就是……”唐夭夭知道自己差点说漏了嘴,眼珠转了转,忽然看向前方,诧异道:“他们怎么都走过来了……”
  唐宁回头看了一眼,心下一惊,一只手牵着钟意,另一只手牵着苏如,低声道:“快走……”
  他牵着两女,快步向前方走去。
  唐夭夭诧异的看了一眼,却是没有跟上去,她想了想,向贡院院墙的方向走去。
  片刻之后,听着耳边的议论之声,她嘴唇微张,美目睁大……
  ……
  “小宁哥,怎么了?”苏如脸色有些红,又有些紧张的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为什么要走啊,夭夭姐还在那里呢……”
  钟意也有些诧异的看着他。
  唐宁松开她们的手,看到后方没有人在追上来,这才长松了口气。
  州试第一场,居然不用做完所有的题目也能通过,之前也没有人告诉他啊!
  既然不用做完,出题人还出这么多考题,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再退一步,就是在试卷上标注上选做也行啊……
  早知道就少写几道了,他写的手腕到现在还是酸的……
  唐夭夭从远处走过来,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唐宁,惊诧道:“原来你就是那个禽兽……”
  苏如看着她,小声道:“夭夭姐,小宁哥他……”
  “他考了第一名。”唐夭夭说道。
  苏如怔在原地,喃喃道:“第,第一?”
  钟意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不确信道:“就是那个唯一一位答对了所有题目的人?”
  这个消息极具冲击,钟意和苏如愣在原地,都有些回不过神。
  唐夭夭心里面既高兴,又有些恼怒,将唐宁拉到一边,问道:“你是不是早就想起来了?”
  “也没有……”唐宁解释道:“考的那些题目,这些天刚好看过……”
  唐夭夭怒道:“那你不早告诉我们你能考中!”
  唐宁无辜道:“我说了啊,通过第一场没问题的……”
  唐夭夭想了想,又道:“可你也没告诉我们你就是那个禽兽!”
  唐宁额头浮现出几道黑线:“我不是禽兽……”
  唐夭夭低下头,压低声音说道:“不是禽兽能穿女孩子衣服?”
  “……”
  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总有一天,唐宁也要唐夭夭当面穿上他的衣服。
  他发誓!
  ……
  唐宁没有折回去再确认他的名字,直接回了钟府。
  小如脸上满是笑意,看着他的眼神都漾着笑。
  钟意一直处于一种恍惚状态,偶尔看他一眼,目光又很快移开。
  钟明礼和陈玉贤早已在院内等待。
  看到他们进来,陈玉贤急忙上前问道:“怎么样,宁儿,榜上有你的名字吗?”
  “有。”唐宁点了点头。
  “有就好,有就好……”陈玉贤松了口气,笑道:“别站在外面了,夭夭,小如,快进来……”
  “不错。”钟明礼袖中握紧的拳头松开,点了点头之后,随口问道:“甲榜还是乙榜?”
  州试每一场放榜,都分为甲乙两榜,甲榜一百人,乃是最为优秀的学子,其余之人,皆归在乙榜。
  他随口一问,问完就有些后悔,甲榜只有百人,此次参试考生五千多人,便是五十人取一,唐宁没有落榜,已经极大的出乎他的预料了。
  “甲榜。”唐宁说道。
  “没关系,就算是乙榜也不碍事,后两场无关甲榜乙……”钟明礼话语戛然而止,怔了怔,不确信道:“甲榜?”
  唐宁点了点头,表示确认。
  钟明礼想了想,又问道:“甲榜……第几?”
  “第一。”
  钟明礼面色变化,惊诧道:“你就是那个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