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什么东西!

第一百三十四章 什么东西!


  不知名的才子甩出十首绝佳诗词,闪瞎了众人的眼,独占魁首。
  诗会已散,但表演还在继续,这种热闹要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天明才会结束。
  天然居,一楼的亭中,众人还聚集在张贴有那些诗词的墙下。
  有人回头看了看楼上的某个房间,面露疑惑,不解道:“居然不是萧小公爷,他身边的人是谁,以前为何从未见过?”
  他身旁一人摇了摇头,说道:“不像是京师的大家子弟,他的那些诗词是从那里买来的?”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说道:“这十首诗词,首首都可传世,能写出此等诗词的人,怎么可能将之换成钱财,就算是真有,又怎么可能同时出现十位?”
  有人不服气道:“你的意思,这是他自己写的,这便更是天方夜谭了,这十首每一首都风格迥异,绝非一个人能写出来的!”
  “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他是谁。”一道人影从人群中站出来,摇头说道:“他做这种事情,可不是第一次了。”
  人群中有人看向他,诧异道:“子楼兄莫非认识那人?”
  曾子楼看着某个房间的方向,点头道:“他就是得到陛下圣旨嘉奖,在同一天写下“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和“懒起画峨眉,弄妆梳洗迟”的灵州解元,唐宁。”
  “什么,他就是唐宁?”
  “可,可他当日只是写了两首,今日这十首------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
  “你们不了解他。”曾子楼摇了摇头,说道:“我猜他当日只写了两首,怕是因为,州试之上,只用写两首吧……”
  他写诗作词能在豪放和婉约之间来回转换,对千古绝对能像吃饭喝水一样张口就对出几个下联,一会儿征战沙场一会儿归隐田园,一会儿携妻同游一会儿死了丈夫,也就不那么让人难以接受了。
  上元之夜的天然居,不仅有诗会,还有表演。
  来自灵州的曾子楼在下方滔滔不绝的讲着唐解元的英雄事迹时,萧珏走出房间,一个人占了一处桌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上的舞蹈。
  一道身影从旁走过来,走近时,对他拱了拱手,笑道:“萧小公爷。”
  “原来是唐二少。”萧珏瞥了瞥他,随口问道:“找我有事?”
  唐昭笑了笑,问道:“萧小公爷和今夜的诗会魁首很熟悉吗?”
  萧珏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说唐兄啊,我昨天认识的,怎么,你不会是嫌他抢了你的风头,要报复他吧?”
  唐昭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看着萧珏,说道:“为了萧小公爷好,还请小公爷离他远点。”
  萧珏眯起眼睛,看着他,问道:“唐昭,你什么意思?”
  “萧小公爷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唐昭笑了笑,说道:“顺便说一句,这也是我们唐家的意思。”
  “唐家……”萧珏看着他,面色微异。
  唐宁不过是一个外地进京赶考的学子,和京师唐家有什么关系,而且看唐昭的样子,他和唐家,似乎有什么仇怨?
  但他也只是诧异了一瞬。
  唐昭体会不到他这些年所遭受的痛苦。
  唐昭也不知道作为一个名不副实的举人是什么感受。
  唐昭更不知道,逛青楼叫十个姑娘却只能让她们喂蚊子是什么感受。
  唐昭不知道,唐宁知道,唐宁不仅知道,还是救他脱离苦海的唯一希望。
  现在有人要斩断他唯一的希望。
  什么唐家二少,什么唐家,所有挡在他面前的,哪怕是天皇老子,也统统去死!
  唐昭看着萧珏,微笑道:“这件事情,还请萧小公爷卖我一个面子。”
  萧珏是大家子弟,他知道什么是正确的选择,也知道一个刚刚认识的朋友,和唐家相比,哪个重要。
  “你的面子?”萧珏站起身,微笑的看着他,问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唐昭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
  他看着萧珏,表情逐渐阴沉下来,但更多的是不解,以及难以置信。
  他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萧珏竟然真的为了一个刚刚认识一天的所谓朋友,要和他翻脸,要和唐家翻脸?
  萧珏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没什么事情的话就离我远点,别打扰我看节目。”
  “好,很好……”唐昭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转身离去。
  萧珏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再次浮现出疑惑之色,喃喃道:“他和唐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如此思索了一会儿,他的目光才望向楼上,“快一个时辰了,搞什么呢,这么久……”
  和他一样,厅内许多人的目光,都时不时的扫过二楼的某处房间门口。
  “那家伙,和苏姑娘在里面干什么呢?”
  啪!
  唐宁将一张薄薄的木片拍在桌上,对苏媚微微一笑,说道:“胡了!”
  苏媚早已不复刚才的淑女形象,翘着二郎腿,看着他,狐疑的问道:“怎么老是你胡,你是不是偷偷藏牌了?”
  唐宁站起身,将衣袖翻过来让她看看,说道:“输不起就别玩了,反正时间也快到了……”
  苏媚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说道:“再来三把!”
  唐宁重新坐下来,提醒道:“你先贴了条子再说。”
  苏媚的额头上已经贴了不少纸条,看着一条都没有贴的唐宁,娇柔道:“人家都贴了这么多了,你就让人家一次吧……”
  她要是刚才这么撒娇,唐宁或许还会有些忍不住,但现在她额头上贴的条子都快盖住脸了,还有什么媚惑可言,唐宁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愿赌服输……”
  苏媚深吸口气,再次贴上一条,咬牙道:“开始!”
  一个时辰要是没有什么事情做,打麻将是一个消磨时间的好方法。
  这是他路上无聊的时候用薄木片做的二人麻将,比后世的麻将要大上一些,更像是纸牌,路上无聊的时候和老乞丐打发时间。
  这位苏姑娘倒也冰雪聪明,很快就学会了。
  最后三把,苏媚连输两把。
  最后一把的时候,她就更加的小心,抽出一张牌,看了看唐宁,小心的放下去,“南风。”
  “碰。”
  唐宁将她的南风收回来,随手打出一张,“六万。”
  “哈哈!”苏媚从椅子上跳起来,不顾仪态的大笑道:“就等你的六万,胡了!”
  苏媚单手叉腰,看着他说道:“该你贴了!”
  唐宁将一张纸条贴在额头上,站起身的时候,又将之摘下来,说道:“时间到了,苏姑娘,有缘再见。”
  他对苏媚拱了拱手,转身走出房间。
  苏媚看着他走出去,将脸上的纸条摘下来,坐在椅子上,嘴角微微勾起。
  一道人影从里间走出,说道:“姑娘,还有几个州的消息,需要您过目,端王那里的邀请,也要尽快回个话……”
  苏媚脸上的笑容敛起,脸上浮现出一丝疲累和隐藏的很深的厌恶,揉了揉眉心,闭上眼睛,说道:“放下吧,一会就看。”
  那老妪看了看她,再次开口道:“此人……”
  “有点意思。”苏媚睁开眼睛,说道:“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人了。”
  ……
  唐宁走下楼的时候,厅内的人数已经明显少了许多。
  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他的身上。
  萧珏起身走过来,正要开口,却像是发现了什么,目光望向他破了口子的衣襟。
  他怔了怔之后,脸上便露出羡慕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