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面子不够

第一百三十九章 面子不够


  自从送走了苏媚之后,唐宁发现红袖阁的姑娘看他的眼神明显不一样了。
  不只是眼神不一样了,行为也不一样了。
  唐宁只是打算坐一会儿听听曲子,身边就有数道身影围了过来。
  “公子渴不渴,我去给你泡茶。”这是楚楚。
  “公子累不累,我给你捏捏肩。”这是莺莺。
  “公子,我给你捶捶腿吧……”这是静静。
  ……
  没有抢到泡茶捏肩捶腿的姑娘们,只好一脸失望和遗憾的退开。
  “不用,不用,我不累,也不渴……”唐宁连忙拒绝,话音出口,肩上和腿上已经多了两双柔荑。
  莺莺一边为他捏肩,一边说道:“公子可要小心,那苏媚就像是她的名字一样,是个狐媚子,只会到处勾引男人,公子千万不要被她给迷惑了。”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不会的。”
  她们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苏媚在他面前,已经完全放弃了女神包袱,恢复了本性,根本迷惑不了她。
  不过想到她翘着二郎腿摸牌的样子,再想想她在人前装出的那副温柔娇媚样,怕是也很辛苦。
  一个人的本性压抑的越久,就越需要途径来发泄,所以有很多人表面上光鲜亮丽,一个人的时候,却是和人前截然不同的另一种样子。
  苏媚大概就属于这种人,奇怪的是,她消遣排解的方式居然是打牌,而且是和他,唐宁想不到,他除了长得好看、博学多才、勤劳勇敢、成熟稳重、幽默风趣之外,还有什么优点。
  不知道苏媚到底是看上了他哪一点?
  萧珏坐在远处,目光望着某个方向,看到被众星捧月般围住的唐宁,忍不住问彭琛道:“论样貌,论家世,论气质……,我到底哪里不如他?”
  彭琛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目光下移。
  ……
  元宵过后,京师近期最大的事情,就是三月初举行的省试了。
  按照李天澜的意思,他其实已经不用花太多的时间去准备。
  毕竟他的策论虽然谈不上是锦绣文章,但也不会减分,到了这种程度,再往上是很难提高的,更不是短短一个月就能有质的变化。
  不过,虽然李姑娘嘴上那么说,第二天还是按时过来,在红袖阁吃了早饭,帮他看了看策论,直到中午的时候才离开。
  吃过午饭,唐宁在后院走了一会,准备回房小憩片刻的时候,刚刚走进后门,就看到了从前门走进来的少年。
  那少年看到他,大步的走过来,愤怒道:“你昨天骗了我!”
  唐宁看着他,问道:“我骗你什么了?”
  “我昨天让你别走……”
  “可我没有答应啊……”
  少年怔了怔,看着唐宁问道:“我是皇子,你为什么不答应?”
  “皇子也要讲道理的。”唐宁看着这天然呆的胖子,说道:“皇子又不是强盗,请人做事,也要征求别人的同意。”
  少年想了想,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父皇以前也是这么教导他的,可除了父皇,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这些话,宫里的宦官和宫女,都是他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的。
  不过这些不重要了,他抬头看着唐宁,问道:“我听方新同说,你给方新月做了很多好吃的,本王命令你……,不对,本王请你……”
  他挠了挠脑袋,说道:“总之,你也要做给本王吃。”
  唐宁看着他,摇头道:“可是我不会做菜啊……”
  少年闻言怔了怔,说道:“可是方新同说……”
  “方新同说的你就信?”
  “……”
  少年似乎是有什么地方没有想通,极力的回忆着,唐宁目光望向他身后的方鸿,问道:“方大人怎么来了?”
  “送润王回宫。”方鸿看着他,说道:“他知道你在红袖阁,非要进来看看。”
  唐宁点了点头,随口问道:“淑妃娘娘的身体好些了吧?”
  方鸿摇了摇头,说道:“宫里来人说,淑妃的病情又严重了些。”
  唐宁有些诧异,昨天方鸿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还只是随口一提,现在看来,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难怪方鸿看起来情绪不高,方淑妃是她的亲妹妹,也是方家在京中最大的依仗,她若是出了事情,方家无疑是受到影响最大的一个。
  当然,单纯的作为亲人,他心里也必然会担忧。
  方鸿叹了口气,说道:“要是孙神医在京师就好了,我已经派人去灵州请孙神医了……”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孙老在半个月以前已经离开了灵州,说是出去远游一些时日,方大人此次怕是请不到他了。”
  “什么?”方鸿面色一变,脸上露出失望之色,看到唐宁,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说道:“唐解元是孙神医的师弟……”
  唐宁摆了摆手,说道:“方大人误会了,我只是略懂一点儿医术,远不能和孙老相比。”
  皇宫有太医院,院内的太医各个都医术高超,他们都束手无策的疾病,唐宁连想都不用想。
  方鸿叹了口气,说道:“回宫晚了,陛下会怪罪,我先带润王回宫,你若是在京师遇到什么事情,可差人来方府支会一声。”
  唐宁点了点头,送方鸿和润王出去。
  那少年走出门外,回头看了看他,说道:“你可不要骗我,要是让我知道你骗我,我就让父皇打你的板子。”
  唐宁走回红袖阁,老乞丐看着他说道:“我们今天晚上再去天然居吃饭吧,反正不要钱,他们家的酒还不错……”
  老乞丐对于蒸馏出来的酒的兴趣已经大不如前,这种酒缺少醇香,喝得多了谁都会厌,老乞丐虽然称不上厌,但也重新开始喝其他种类的酒了。
  当然,虽然蒸馏酒对他的吸引力不如从前,但看他的样子,是打算赖在他的身边不走了。
  唐宁估计,他是打算将他当成长期的免费饭票和酒票,毕竟在这个世风日下的时代,像他这种尊老爱幼,管吃管喝管住还管看美女跳舞的好人不多了。
  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想要一个人留在身边,就先要让他形成习惯。
  虽然唐宁不太想面对苏媚,但为了养成老乞丐衣来伸手,酒来张口的好习惯,他还是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老乞丐很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小子,我这也是为你好,天然居那小姑娘,不仅是万中无一的天生媚骨,好像还修习了媚功,这就更少见了,简直是女子中的极品,你要是能拿下她,日后受益无穷……”
  唐宁摇了摇头,他可受不了苏媚一会儿“奴家”一会儿“老娘”的,她的媚都是装出来的,世人所看到的,都是她表露出来的假象,不是所有人看她都像自己这么深刻。
  ……
  天然居,某处小阁。
  一名下人歉意的看着雅阁内的几人,说道:“不好意思,苏姑娘身体欠佳,今日不便见客,还请几位谅解……”
  “无妨。”一名青年摆了摆手,说道:“既然苏姑娘身体不适,我们也不好叨扰,下次再说吧……”
  那下人退了出去,阁内有人笑道:“看来徐兄的面子还不够大,苏姑娘不愿意出来……”
  另一人摇头说道:“毕竟是京师第一美人,哪里是那么好见的,唐家那位二公子已经求见了数次,不也没有单独见到吗,苏姑娘连唐家的面子都不给,不给武安侯府的面子,不也很正常?”
  窗口处,一人回过头,说道:“可若是苏姑娘去陪了别人,就不仅仅是不给面子了吧?”
  那人指着窗外的一个方向,说道:“我刚看到苏姑娘走进了那间雅阁。”
  一名青年看着他,问道:“你没有看错吗?”
  刘里点了点头,笑道:“看来徐兄的面子,还真是不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