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七十五章 归心

第两百七十五章 归心


  去年的纵火案审起来其实并不容易,寿安伯是权贵,平安县衙办不了这样的案子,也不可能像审理寻常案件一样,可以十八般刑具齐上,不过,他刚才被套出来的那些话,陈皇全都听在耳朵里,想翻供都翻不了。
  根本不用再找什么证据,气急之下的陈皇,当下便让两名衙役拖着他下去,先打二十板子。
  这是实打实的二十板,刚刚十板子出头,寿安伯之子就已经哀嚎不出来了,二十板打完,更是干脆的晕了过去。
  闻讯而来的寿安伯满面怒气的踏进县衙大堂,指着钟明礼的鼻子,大怒道:“姓钟的,你把我儿子怎么了?”
  钟明礼看着他,平静的说道:“令公子教唆他人,谋害徐书吏一家,又恶意纵火,累及无辜,本官已依照当朝律法,将他暂行收押。”
  “谋害个屁!”寿安伯大怒道:“我儿子怎么会做这种事情,一定是你屈打成招,我警告你钟明礼,不要以为当上平安县令就了不起了,我儿子要是有事,你这个县令也当不了多久!”
  “寿安伯好大的威风!”
  陈皇沉着脸走出来,冷声道:“平安县令吃的是朝廷俸禄,为国做事,他当不当平安县令,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
  寿安伯面色大变,一个激灵之后,立刻跪倒在地,颤声道:“陛,陛下……”
  陈皇看着他,问道:“你告诉朕,朕要任命一位平安县令,是不是还要经过你寿安伯的允许?”
  “陛下,臣不是这个意思!”寿安伯额头冷汗直冒,立刻解释道:“臣一时激动,冒犯了陛下,还请陛下恕罪,只是臣的儿子,绝对不可能行此恶事,一定是这平安县令屈打成招,还请陛下明鉴!”
  “朕亲耳听到的,难道有错!”陈皇大步走上前,一脚踹在他的肩头,寿安伯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那是八条人命!”陈皇看着他,怒道:“百姓如果知道他们的赋税就养了你们这么一群畜生,他们会怎么骂朕?”
  唐宁还是第一次见陈皇这么生气,他稍稍向后退了两步,发现衣服下襟一紧,低头看了看,看到赵蔓拽着他的衣角,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害怕,看来是陈皇现在的样子将她吓到了。
  唐宁将衣角从她手里拽出来,男女授受不亲,她也不知道避嫌,总是往自己身边凑什么凑……
  赵蔓瞪了他一眼,再次抓起他的衣角,攥的更加用力了。
  陈皇走到最上方的桌案之后,猛地一拍惊堂木,沉声道:“此案,朕要亲审!”
  寿安伯身体一颤,软倒在地。
  皇帝审案,根本不用那么多弯弯绕绕。
  他只要坐在堂上,亮明身份,晕倒之后被强行叫醒的寿安伯之子就什么都招了。
  他早就看上徐书吏的妻子,那天晚上,趁着徐书吏不在家,潜入徐家,想要用强,徐书吏的妻子誓死不从,他便失手掐死了她。
  恰逢徐书吏回到家,他便一不做二不休,命手下打死了徐书吏,毁尸灭迹,一把火烧了徐家,伪装成失火的假象。
  听他招供完毕,寿安伯早已满面苍白,瘫在地上,犹如烂泥。
  “好大的狗胆,真是好大的狗胆!”陈皇平日里接触都是国家大事,诸如此类的民间案件自是不会上奏于他,此刻气的身体颤抖,魏间急忙上前一步,立刻道:“陛下息怒,龙体重要,龙体重要。”
  他向唐宁使了一个眼色,唐宁会意之下,立刻让彭琛将寿安伯之子带了下去。
  陈皇逐渐的平静下来,说道:“即日起,除去寿安伯爵位,贬为庶民,其子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立刻移交刑部,依律处置!”
  寿安伯浑身抖如筛糠,跪倒在地,颤声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饶命?”陈皇看着他,冷声道:“你让朕饶他的命,那谁来饶徐书吏一家的命,谁来饶那六名无辜百姓的命!”
  “平安县令钟明礼!”陈皇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钟明礼立刻走上前,躬身道:“臣在!”
  “这件案子,你办的很好。”他看着钟明礼,说道:“京师不比灵州,朕知道你平日里办案会遇到诸多阻碍,朕赐你玉牌一枚,见此牌如见朕,若有人敢阻挠,以抗旨处置!”
  魏间从袖中取出一枚玉牌,笑着说道:“钟大人,还不谢过陛下。”
  钟明礼立刻回过神,伸手接过,躬身道:“谢陛下!”
  “不必谢朕。”陈皇看着他,说道:“平安县是天子脚下,出了这样的事情,丢的是朕的脸面,望你以后能尽职尽责,不要让朕失望。”
  钟明礼躬身说道:“臣必不负陛下所托!”
  陈皇站起身,又道:“平安县丞徇私枉法,罔顾人命,立刻革职查办,一同交予刑部处理,平安县丞乃是你之佐官,你可有合适的人选推荐?”
  钟明礼道:“臣全听陛下和朝廷安排。”
  陈皇摆了摆手,说道:“县丞与你共治县衙,朕可不想再派一个捣乱的麻烦进来,你心中若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尽可直言。”
  钟明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en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en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