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两百九十章 嘤嘤遇险

第两百九十章 嘤嘤遇险

    遇到这么一位上司,唐宁表示很无奈。
  
      赵嘤嘤哪里是惩罚他陪同巡检六部,分明就是惩罚他陪她出去玩,虽然不知道陈皇是一时脑热还是忘记吃药,怎么就放她出来了,但户部尚书的命令,他不能不听。
  
      陪苏狐狸睡,陪赵嘤嘤玩,一个是干姐姐,一个是真公主,这两件事都不能拒绝,人生在世,身不由己啊……
  
      一行人出了户部,韩明站在户部院中,看着钱尚书,问道:“大人,度支衙正忙,您怎么还给唐主事批假?”
  
      “我有什么办法?”钱硕耸了耸肩,说道:“让公主糟蹋唐主事一个,总比糟蹋我们户部要好。”
  
      韩明怔了怔:“糟蹋?”
  
      “口误,口误。”钱硕摆了摆手,说道:“公主好不容易出宫一次,就让唐主事好好陪她转转……”
  
      出了户部衙门之后,赵蔓就再也没有提巡检六部的事情。
  
      倒是问了唐宁,这京师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带着一大群侍卫招摇过市,像是一夜暴富的乡巴佬进了城,左手拿着糖葫芦,右手拿着一支糖人,将糖人递给唐宁,说道:“你帮我拿一会。”
  
      唐宁随手就将那老师傅在桌上画出来的糖人递给了身后的侍卫,上次陪小意她们逛街的时候,手上拿了几支糖人,结果引来了一群蜜蜂,两根手指都被蛰肿了,从那以后,他就不再碰这东西。
  
      “哇,这伞上面画的是白蛇和许仙断桥相遇啊!”赵蔓手上拿着一把伞,心花怒放,挥手道:“买了!”
  
      “哇,这是白蛇和青蛇的白乙剑和青虹剑,我也都要了!”
  
      “咦,这是三圣母的宝莲灯,我也要!”
  
      ……
  
      唐宁看着那侍卫要付钱,挥了挥手,说道:“行了,这些东西你们拿走就是了,不用付钱。”
  
      赵蔓看着他,疑惑道:“为什么?”
  
      唐宁很大方的说道:“这店铺是我家开的,公主看上什么就拿吧,就当是我送你的。”
  
      都是些小物件,不值什么钱,当个顺手人情送给赵嘤嘤,说不定她下次还想折腾他的时候,想到这些礼物,心里会生出些许的愧疚感。
  
      “原来这是你家开的啊!”赵蔓很惊讶,说道:“那,那我就再拿几件吧。”
  
      她伸手指了指,说道:“这件,这件,还有这件。”
  
      唐宁拿起了一个镯子,一个玉钗,一个香包,问道:“这三件吗?”
  
      赵蔓挥了挥手,说道:“这三件不要,其他全要了。”
  
      ……
  
      唐宁沉着脸走在赵蔓后面,刚才就不该多那一句嘴,她要是将整个店铺的东西都带走了,今天回去唐夭夭肯定会拆了他,这些店铺都是他们的共有财产,大事上唐宁一个人做不了主。
  
      虽说最后也只是让她占了十件东西的便宜,但唐夭夭要是问起来,他还是得找一个使人信服的理由。
  
      赵蔓用小巧的舌头舔着糖人,伸手指了指前面,大声道:“前面在干什么,过去看看!”
  
      唐宁看了看前方街头的一个杂耍班子,抬脚跟了上去。
  
      看完了杂耍,便有一位小童捧着铜锣,从人群前方走过,赵蔓扔了一锭银子过来,将那小童手里的铜锣砸的脱了手,那小童也顾不得捡起散落在地的铜钱,捡起银子,纳头便拜:“谢谢夫人,谢谢夫人,夫人慈悲心善,祝夫人和老爷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赵蔓回头看了看,诧异道:“夫人在哪里?”
  
      ……
  
      不一会儿,赵蔓红着脸从人群中走出来,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唐宁,狠狠的踩了他一脚,怒道:“你怎么不解释?”
  
      唐宁躲开她的夺命一踩,说道:“这种事情,越描越黑,反正也不是真的,何需解释?”
  
      赵蔓还是有些生气,问道:“本公主看起来像是嫁人的年纪吗?”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我家娘子和公主一般年纪的时候,已经嫁给我了。”
  
      “你!”赵蔓看着他,咬牙道:“你以为本公主嫁不出去是吧,我告诉你,想娶本公主的人,能从城门口排到宫门口!”
  
      唐宁不想拆穿她,这年头,稍微有点本事的人,谁想娶公主,虽说陈国的驸马没有那么窝囊,娶了公主也不等于断了仕途,但受前朝影响,京中的大家族对此还是有所抵触的。
  
      更何况,娶公主可不等于娶老婆,那是迎回去了一个祖宗,一个整天在耳边嘤嘤嘤的公主------唐宁拍了拍胸口,有家室的人就不用担心这个了。
  
      他看了赵蔓一眼,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问道:“公主现在想去哪里?”
  
      赵蔓想了想,揉了揉肚子,说道:“我有点饿了,去吃饭!”
  
      唐宁看了看,说道:“前面就有一座酒楼……”
  
      赵蔓摇了摇头,说道:“听说京师天然居的饭菜最好吃,我还没吃过呢,好不容易出来一次,我们去天然居吧!”
  
      吃个饭而已,哪来那么多的要求,去天然居的话,说不得又会多出什么麻烦,唐宁想了想,说道:“天然居的饭菜不过如此,我知道有一家酒楼的饭菜也不错,要不我们……”
  
      赵蔓看着他,微笑道:“你说不去,我偏要去。”
  
      唐宁想了想,说道:“我觉得,还是去天然居好。”
  
      赵蔓笑了笑,说道:“那就听你的。”
  
      唐宁发现他还是小瞧了赵嘤嘤的套路,她傻的时候傻的冒泡,精明的时候各种套路一套又一套,带她去了天然居,定了最好的雅阁,赵嘤嘤身份尊贵,没有人能和她同桌吃饭,不过唐宁也不想像其他的侍卫一样傻傻的等在外面,在她吃饭的时候,去了苏媚的小院。
  
      苏媚看着他,诧异道:“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苏媚的房中不止她一个,还有唐宁上次见过的那位老妪,唐宁一只脚已经踏入门内,又退了回来,说道:“我去后面,你们继续……”
  
      他绕到后院,踩在墙角的一块石头上,借力飞过院墙。
  
      “见过公子!”院内的两名女子见到他,立刻躬身行礼。
  
      苏狐狸调教人的本事数一数二,她们二人,如今已经很听话了。
  
      唐妤从房内走出来,看到他时,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天气渐渐冷了,媚儿送了些紫貂皮,我在这里闲着也是闲着,赶在下雪之前,正好给你们做几件裘衣出来。”
  
      刚才在外面被赵嘤嘤烦的心浮气躁,到了这院子之后,心情便平静下来,唐宁走上前,说道:“谢谢娘。”
  
      “一家人说什么谢谢。”唐妤笑了笑,说道:“你先在这里坐一会,我早上做了些糕点,拿给你尝尝。”
  
      唐宁吃着糕点,唐妤坐在他的对面,喃喃道:“许久没有见到水儿了,也不知道她近些日子过得怎么样。”
  
      唐宁喝了口水,说道:“我过几天就带她来见您。”
  
      唐妤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算了……”
  
      唐宁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想了想,说道:“放心吧,我会想办法的。”
  
      他又坐了一刻多钟的功夫,一名侍女走上前,说道:“公子,苏姑娘让您出去一趟。”
  
      唐宁翻过院墙,看到苏媚在院子里等着他。
  
      他看着苏媚问道:“怎么了?”
  
      苏媚瞥了他一眼,问道:“外面的人是你带来的?”
  
      “什么外面的……”唐宁刚刚开口,反应过来之后,便快步向前院走去。
  
      小院之内,赵蔓站在院中,一条青蛇盘在她的肩头,正对她悠悠的吐着蛇信。
  
      “走,走开……”她脸色煞白,声音里面带着哭腔。
  
      院内,数名侍卫剑拔弩张。
  
      另一边,一名灰衣老者和那老妪对峙在一起,气氛极为紧张。
  
      唐宁快步上前,将那青蛇捏住,扔给了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小桃,赵蔓如蒙大赦,几乎是在瞬间跳起来,双手揽着他的脖子,像是树袋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颤声道:“蛇,有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