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周王造反

第三百九十六章 周王造反

    唐宁看着被陆腾标注过的地图,问道:“这个周王是什么人?”
  
      陆腾指着地图,说道:“周王是已故楚皇和信王的弟弟,先王贵妃所出,封地在沧州,楚皇驾崩之后,他便联合沧州的驻军,占领了附近四州,至今已有五州之地,我们要想原路返回,绕不过这五州。”
  
      从这里回陈国,自然不止一条路线,这条路线不是最近的,但却是他们最熟悉和最适合的。
  
      当然,也不是非走这条路不可,但周王造反,南边的形势还不知道如何,在局势未定之前,绕哪条路都有危险。
  
      唐宁放下地图,说道:“那就暂时先留在京都吧。”
  
      此时已是七月下旬,这一留,又不知道要多久,但为了安全起见,也没有别的办法。
  
      这位周王选择在这个时候造反,也不知道是聪明还是蠢。
  
      造反的理由倒是很充足,大肆散布信王逼死先帝,逼废太子,谋朝篡位的消息,立刻就将自己立于道德的制高点,造反不是为了篡位,而是为了拨乱反正,在大义上首先便占有优势。
  
      说他蠢也是真的蠢,信王就算是谋朝篡位,也是民心所向,众望所归,不敢说所有楚国百姓都拍手称赞,至少也的有七八成的人心。
  
      楚皇驾崩之后,这些日子,朝中稳定,局势安稳,不亚于任何一场帝位的平稳交接,这个时候造反,简直是自取灭亡。
  
      信王刚刚继位,正是需要立威的时候,这个周王估计蹦跶不了多久,到时候再出发也不迟。
  
      陆腾离开之后,赵蔓从外面溜进来,问道:“我们是不是不能回去了?”
  
      唐宁解释道:“不是不能回去,只是可能要耽搁一些日子。”
  
      赵蔓双手托着下巴,说道:“还要待多久,好无聊啊……”
  
      唐宁想了想,说道:“我带你们出去走走吧,这里有一家面很好吃……”
  
      一个人也是出去,两个人也是出去,唐宁顺便又叫上了唐水,想起了完颜嫣,又将她也带上。
  
      想起周王造反之事,唐宁看着完颜嫣,说道:“我们还要再这里再耽搁一些时日,你要是想走,我让人送你回草原,到了草原,你再自己想办法回去。”
  
      “不用了,再往北,距离我们完颜部反而更远。”完颜嫣摆了摆手,说道:“我不急着走,你们回去的时候,把我留在封州就好。”
  
      居然还有当俘虏当上瘾的,送她走都不走,唐宁摆了摆手,说道:“那好吧。”
  
      京都街头,人影稀少,陛下驾崩之后,禁忌颇多,为了不犯忌讳,百姓们连出门的次数都少了。
  
      街边的某处面摊,平日里热闹的景象也不再,摊位前没有一位客人。
  
      即便是没有客人,头发花白的老婆婆依然没有歇业,将一碗面端进铺子,笑问道:“怎么不见那位年轻人一起过来?”
  
      “谢谢婆婆。”李天澜拿起筷子,说道:“他有事要忙。”
  
      老婆婆站在她身旁,说道:“再忙连陪你吃碗面的时间都没有吗,这男人就是不能惯着,要不然他总是拿忙来当借口,今天忙明天忙,这一辈子就忙过去了……”
  
      李天澜小口的吃着面,问道:“婆婆也懂这些?”
  
      老婆婆笑着说道:“婆婆我年轻的时候,那也是江湖上的一朵花,什么没见过,你们这些小姑娘啊,年轻的时候,想做什么就做了,可不要等到年纪大了再后悔……,你是不是和他吵架了,要我看啊,你这脾气也得改改,姑娘家就要有姑娘家的样子,有时候,也得温柔一点,有女人味一点,男人才喜欢……”
  
      看着李天澜吃完离开,她一边收拾碗筷,一边摇头叹息,“这性子,怕是会苦一辈子啊……”
  
      “婆婆,来五碗面。”
  
      一道声音从前方传来,老婆婆抬头看了看,表情先是一怔,随后脸上便露出怒色,大声道:“叫谁婆婆呢,谁是你婆婆!”
  
      唐宁怔怔的看着她,不知道这位老婆婆今天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难道之前有谁得罪了她,自己被殃及了?
  
      他可不想和她吵架,将银子放在桌上,说道:“五碗面。”
  
      唐宁和唐水赵蔓完颜嫣走到店铺里面,老郑一个人坐在外面。
  
      唐宁看着她们说道:“这家的面味道还不错,你们一会儿尝尝。”
  
      完颜嫣点头道:“我吃过,这位老婆婆煮的面是我吃过最好吃的!”
  
      赵蔓看了看唐宁,又看了看她,问道:“你们,一起吃的?”
  
      唐宁解释道:“碰巧遇到而已。”
  
      完颜嫣补充道:“上次我和二哥在这里吃饭,碰巧遇到他带着一个漂亮姑娘。”
  
      “漂亮?”赵蔓的目光望向她。
  
      “姑娘?”唐水的目光望向唐宁。
  
      唐宁看了完颜嫣一眼,详细的解释道:“上次我和长宁公主来这里吃饭,碰巧遇到她和二王子等人。”
  
      砰!
  
      那位老婆婆将一碗面重重的放在唐宁面前,说道:“你的面!”
  
      老婆婆看来余怒未消,将四碗面一一端进来,像是和桌子有深仇大恨一般,唐宁真担心这桌子被她震的散架。
  
      完颜嫣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随后一张脸便皱在一起,吐着舌头道:“好咸!”
  
      唐水也尝了尝,摇头道:“我的没有味道。”
  
      赵蔓看了看她们,尝了一小口,立刻将之吐了出来,说道:“什么嘛,这么咸,一点儿都不好吃!”
  
      唐宁诧异的看了她们一眼,亲自尝了一口,只觉得一股浓郁的酸味从口中直冲头顶,酸的他连手中的筷子都掉在桌上。
  
      他难以置信的低头看了看,这碗面,不会是用醋煮的吧?
  
      门外,郑屠夫坐在矮凳上,尝了一口面,看向那老婆婆,说道:“老人家,能不能给我的面里再放点盐?”
  
      “放什么放?”老婆婆瞪了他一眼,说道:“放那么多盐干什么,不知道盐多贵吗,吃那么多盐,小心咸死你!”
  
      郑屠夫看了看她,自己站起身,伸向盛盐的小盒子。
  
      老婆婆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大怒道:“你想干什么,抢盐啊!”
  
      片刻后,郑屠夫缓缓的收回手,坐回原位,说道:“老人家说的对,少吃点盐,对身体好。”
  
      ……
  
      皇宫,御书房内,朝中重臣齐聚。
  
      周王造反的消息传来,今日破例开了早朝,但早朝之上,近乎满朝沸腾,以至于朝会无法继续,只好提前散朝,只留下为数不多的朝中重臣,于御书房议事。
  
      礼部尚书走上前,拱手道:“陛下,先帝尚未安息,周王犯上作乱,大逆不道,应立刻派兵镇压!”
  
      一名身材魁梧的将军单膝跪地,大声道:“陛下,给臣十万精兵,一月之内,臣若是不能平息周王叛乱,臣提头来见!”
  
      话音刚落,又有一人道:“陛下,臣只要五万兵马即可!”
  
      信王坐在主位之上,将手中的奏折放下,眉头皱起,喃喃道:“怎么会是他?”
  
      沧州,周王府。
  
      一名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看着面前的一名小将,沉声道:“这次的任务不得有失,明白吗?”
  
      那小将躬身道:“属下明白!”
  
      中年男子看了看他,说道:“去吧。”
  
      “是!”那小将应了一声,刚刚走出房门,一支羽箭从侧方射来,他双目圆睁,捂着脖子,鲜血从指缝中涌出,身体抽搐了几下,便再无声息。
  
      中年男子闻声从房内快步走出,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小将,目光望向院中的几道身影,大声问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