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心里有数

第四百三十五章 心里有数

“本官刚才进了一次宫,你的想法,陛下已经同意了,这次大比筹备,可以借助商人。”
  
  放衙之前,陆鼎从宫中回来,告诉了唐宁这个消息。
  
  这样一来,“唐人杯十六卫锦标赛”就已经敲定了,只要陈皇同意,唐宁就能放手施为。
  
  “不过……”陆鼎语气一转,又道:“十六卫大比,关乎朝廷尊严,哪怕是较之往年有所改动,也要有度,最为重要的,仍然是大比本身,可千万不要因小失大。”
  
  唐宁点头道:“陆尚书放心,我心里有数。”
  
  陆鼎看着他,心中反倒没数,商人逐利,哪怕是最有钱的商人,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拿出来那么多银子帮助兵部,必然有其目的。
  
  不过,这件事情本就棘手,兵部拿不出银子,陛下舍不得银子,也只好退一步,不管他有什么目的,只要不耽搁大比就行。
  
  他看了看唐宁,即便是心中还有些发虚,也只能信任他。
  
  陆鼎离开之后,唐宁坐回位置,继续细化那份策划书。
  
  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初,最迟十二月中旬,十六卫就要给出小组赛的决胜名单,唐宁已经根据往年的综合排名,将他们分好了组,留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训练,十二月初,甲乙丙丁四组就要先开始内部的小组赛。
  
  萧珏的左骁骑卫是他看中的一匹黑马,可惜这匹黑马现在还是一匹废马,要在一个月的时间之内,提升他们的实力,就算是唐宁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除此之外,这一个月还要进行前期宣传,场地搭建,门票预售等等等等,虽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他亲力亲为,但这些兵部之前都是没有先例的,他还是要每一件事情都盯着。
  
  回想当初在户部刑部礼部的过往,清算账目,编纂书籍,审理冤案,出使楚国,如今到了兵部,最麻烦的差事也落到了他的肩上,可谓是天生的劳碌命……
  
  下了衙之后,唐宁并没有耽搁,今天和萧珏约好了,要去他的左骁骑营看看。
  
  唐宁走进院门,看到了小小和唐夭夭。
  
  “哼!”
  
  唐夭夭本来在院子里和小小说话,看到唐宁进来,冷哼一声就转过头去。
  
  她生气的时候就喜欢不理人,唐宁早就习惯了。
  
  小小走过来,抬起头看着他,小声问道:“哥哥,你又惹夭夭姐姐生气了?”
  
  “没有。”唐宁顺便在石凳上坐下,说道:“小小,你先休息一会儿再练功,哥哥教你唱首歌吧。”
  
  “好啊。”小小坐在他的身边,眨着眼睛看着他。
  
  唐宁看了看唐夭夭,这才唱道:“跟着我唱啊……,我们一起学猪叫,一起哼哼哼哼哼……”
  
  唐宁的一首《学猪叫》才唱了两句,就唱不出来了,唐夭夭一个擒拿将他拿下,显然已经恼羞成怒。
  
  小小看了看他们,然后一步一步的挪开。
  
  唐夭夭将他的胳膊扭到背后,怒道:“你敢骂我!”
  
  唐宁无辜道:“我骂你什么了?”
  
  想到她刚才“哼”的那一声,唐夭夭羞恼道:“你骂我是猪!”
  
  “我没有……”
  
  “你就是那个意思!”
  
  ……
  
  女人真的是不可理喻,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唐宁的余光看到萧珏站在门口,一边看他被唐夭夭压着,居然还一边磕瓜子。
  
  他扭头看向唐夭夭,小声道:“有人来了,快放开我。”
  
  唐夭夭回头看了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才松开他,飞回自己的院子。
  
  有外人在的时候,唐妖精还是很给他面子的,所以他根本不会像某位萧某人,大庭广众之下被女人打的鼻青脸肿。
  
  萧珏的表情居然有些失望,唐宁抢走了他所有的瓜子,说道:“去左骁骑营!”
  
  萧珏跟在他的身后,摇头道:“如果陆雅也能像唐姑娘一样,也不至于到现在都嫁不出去。”
  
  作为一名女子,将萧珏从小打到大,还能同意和他相亲,以她那种火爆的性格,上次在酒楼居然没有把萧珏打死,这不是爱情是什么?
  
  如果萧珏也能像赵圆一样,说不定现在已经娶到陆尚书的女儿了。
  
  他这次去骁骑营,身边除了有老郑跟着之外,还带了二十名丐帮弟子,就是为了试一试骁骑卫的实力,好制定出下一步的计划。
  
  萧珏偏过头看着他,问道:“你还真的接下了十六卫大比的差事?”
  
  唐宁道:“怎么,不行吗?”
  
  “也不是不行。”萧珏摇了摇头,说道:“只不过,每四年的大比,不同于每年的小比,到时候,不仅朝中官员会前去观看,朝廷还会邀请楚国使者,以及西域诸国的使臣,早些年,甚至连梁国都会派人来观礼,这是比大朝会还重要的盛事,要是办不好,丢的可不仅仅是朝廷的面子……,这种差事你也敢接?”
  
  只要胆子大,什么差事不敢接,他还准备卖十六卫大比的门票呢,不仅自己卖,还要拉皇帝下水,光明正大的卖。
  
  不过,他倒是不知道,十六卫大比的排场这么大,相当于是一次大阅兵了。
  
  但比试毕竟是比试,也不同于阅兵,以后倒是可以尝试尝试玩出更多的花样,邀请别国一起参与,比比战阵,骑射,短跑长跑什么的,将十六卫锦标赛升级为奥林匹克运动会……
  
  当然,眼下这还只是一个初步的想法,实现起来太困难,仅仅十六卫大比,就够唐宁忙的了。
  
  萧珏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看向唐宁,问道:“你看我脸上的伤好了没有?”
  
  “没有。”唐宁摇了摇头,距离他挨打才过了几天,脸上的淤青最快也要过几天才能消除。
  
  “那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萧珏道:“我给你一块牌子,你去了之后直接找陈中郎将……”
  
  “行了,京城谁不知道你的伤是被陆雅打的?”唐宁摆了摆手,说道:“他们看不看得到你脸上的伤没区别。”
  
  萧珏长叹口气,说道:“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她从小就欺负我,抢我东西,不让我和其他女孩子玩……,她小时候掉河里,还是我救她出来的,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
  
  唐宁看着他,问道:“她只欺负你吗?”
  
  萧珏想了想,有些伤心的点了点头。
  
  从某种意义上讲,男生小的时候,总会欺负一个特定的女生,这么做不是因为讨厌她,而是因为喜欢她,却又不知道如何表达这种喜欢,只能通过欺负她来引起她的注意……
  
  他前阵子写哪本书的时候,还写到过这些。
  
  不过,他不知道女生是不是也这样,而且长这么大还用这种方式来引起对方注意的情况,他还从来没有见过……
  
  萧珏看着唐宁,叹息道:“和陆雅相比,唐姑娘简直太温柔了,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唐家,唐夭夭坐在房间里,俏脸含煞,咬牙切齿。
  
  秀儿走进来,诧异的问道:“他又惹小姐生气了?”
  
  “气死我了!”唐夭夭拍着桌子站起身,说道:“他就知道惹我生气!”
  
  秀儿看着她道:“就算是气,他也只气小姐一个人,小姐应该开心才是。”
  
  “开心?”唐夭夭将手指骨节捏的咯吱作响,说道:“等到下一次,我一定要让他好好长长记性。”
  
  秀儿摇了摇头,说道:“书上说,如果一个男子总是欺负一个女子,或者是一个女子总是欺负一个男子,很有可能是喜欢对方,想要用这种方法来吸引对方的注意……”
  
  唐夭夭瞥了她一眼,问道:“这是你从哪里看到的歪理?”
  
  “这可不是歪理。”秀儿摇头道:“这是他自己在书里写的。”
  
  唐夭夭怔了怔,问道:“什么书?”
  
  秀儿想了想,说的:“好像是《倚天屠龙记》吧……”
  
  唐夭夭看着她,狐疑道:“书里有这一段,我怎么不记得?”
  
  秀儿无奈道:“小姐你看书总是一目十行的,当然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