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五百零五章 砸墙

第五百零五章 砸墙

    唐夭夭坐在床边,晃着小腿,哼着欢快的小调,秀儿急匆匆的跑进来,问道:“小姐,这是真的吗?”
  
      唐夭夭憋住笑,瞥了她一眼,问道:“什么真的假的?”
  
      秀儿一脸的难以置信:“就是你要嫁给唐公子啊,我刚才听老爷说的……”
  
      唐夭夭板着脸,装作生气道:“谁要嫁他了,都是他自作主张……”
  
      秀儿脸上露出失望之色,问道:“那就不嫁了吗?”
  
      “那也不行。”唐夭夭摇了摇头,说道:“他也是为了救我,我要是不嫁,他就是欺君,欺君是要掉脑袋的,我不能不讲义气!”
  
      “那就还是要嫁了!”秀儿脸上立刻浮现出笑容,问道:“小姐,那我还和你一起过去吗?”
  
      “当然了!”唐夭夭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你不过去,谁伺候我?”
  
      秀儿抱着她的胳膊,靠在她的肩膀上,说道:“我要一辈子都伺候小姐……”
  
      房间里的唐夭夭喜笑颜开,院子里的唐财主愁容满面。
  
      凌武看着他,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同意,如果夭夭真的嫁过去了,就算是权宜之计,以后还怎么嫁人?”
  
      “你看她的样子,哪还有什么以后?以后都是别人的人了!”唐财主挥了挥手,说道:“这可能就是老天爷对我的报应,不过就算夭夭愿意,我也要让那小子知道,我唐济的女儿,不是那么好娶的!”
  
      “什么时候带她去见见老爷子?”凌武望着唐夭夭的房门,说道:“这些年,他一直在念叨着小怡,看到夭夭,一定会很高兴的。”
  
      唐财主低下头,许久才问道:“老爷子他,身体还好吧?”
  
      凌武道:“前两年就需要人搀着走路了,每天就是晒晒太阳,散散步,看样子还能多撑几年……”
  
      另一边的书房之中,钟意看着唐宁,说道:“圣心难测,就算是为了妾身和小如,相公也不要冒这个险。”
  
      唐宁道:“可夭夭……”
  
      钟意道:“妾身了解她,夭夭一定也能理解这件事情的,爹娘那边,我去解释,相公去和夭夭好好谈谈吧。”
  
      唐宁将她们揽在怀里,说道:“委屈你们了。”
  
      钟意靠在他的胸口,说道:“相公也是为了救人,换做是妾身,当时也不会想那么多的。”
  
      她抬头看着唐宁,说道:“相公不用安慰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安慰小蔓吧。”
  
      唐宁低头问道:“她回来了?”
  
      钟意点了点头,说道:“刚刚回来,现在在房间里生闷气呢。”
  
      唐府的内宅和公主府是相通的,唐宁走到内院,推开一处房门的时候,赵蔓郑坐在床边,看了他一眼,又扭过头去。
  
      唐宁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问道:“怎么了?”
  
      赵蔓扭过头,噘嘴看着他,不满道:“她怎么能插队呢,明明是我在前面……”
  
      “这不公平……”赵蔓看着他,委屈道:“李天澜在我前面,唐夭夭也在我前面,我又变成最后一个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她是公主,公主总不可能嫁给别人做妾,虽然澜澜也是公主,但她的事情,自己可以做主,赵蔓则不行,陈皇是个看似重情实则无情的人,因为政治因素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掉女儿,只要他们还在陈国,这段感情就永远不能见天日。
  
      他们要走的路也注定最为坎坷,毕竟公主不可能永远不嫁人,前方将要面临的磨难,还有很多。
  
      赵蔓靠在他的肩膀上,某一刻,忽然抬头看着他,说道:“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唐宁低下头,问道:“什么事?”
  
      她看着唐宁的眼睛,说道:“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丢下我。”
  
      唐宁知道,因为身份的关系,她的命运向来都不由自己掌控,一直以来都缺乏安全感。
  
      他将她揽在怀里,紧紧的抱着她,说道:“我以前不会丢下你,现在不会丢下你,以后,以后的以后都不会丢下你。”
  
      赵蔓闭上眼睛,满足的说道:“那我就不计较她插队的事情了……”
  
      ……
  
      哄好了赵蔓,唐宁从内院出来的时候,钟明礼和陈玉贤已经过来了。
  
      陈玉贤走过来,叹了口气,说道:“事已至此,只能先委屈你和夭夭了,无论如何,先度过这次的难关再说。”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我去和她谈谈。”
  
      唐宁走到隔壁,没有看到唐财主,他走进唐夭夭的院子,只有秀儿一个人在。
  
      秀儿见到他,脸上立刻堆满笑容,说道:“姑爷。”
  
      唐宁脚步一顿,回头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叫你姑爷啊……”秀儿理所当然的说道:“你娶了小姐,自然就是姑爷了,晴儿就是这么叫的。”
  
      唐宁挥了挥手,连唐妖精都成为他的夫人了,秀儿的一声姑爷又算得了什么。
  
      秀儿笑着说道:“小姐在房间,姑爷你自己进去吧。”
  
      唐宁走进唐夭夭的房间时,她正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收拾着一个小包袱。
  
      “咳。”唐宁站在门口,轻咳一声,引起她的注意。
  
      唐夭夭吓了一跳,手里的小包袱掉在了地上。
  
      唐宁走上前,看着她问道:“你还好吧?”
  
      “你说呢?”唐夭夭捡起小包袱,板着脸看着他,问道:“谁让你自作主张的,莫名其妙就变成你的三夫人了,你问我的意见了吗?”
  
      “抱歉,事情紧急,我没想那么多。”唐宁看着她,说道:“我明天就去找陛下,让他收回成命……”
  
      “收回成命,那你不是欺君了吗,不知道欺君是死罪啊?”唐夭夭瞪了他一眼,说道:“我唐夭夭可是讲义气的人,为了让你不被皇帝砍脑袋,就先假装嫁给你。”
  
      唐宁怔怔的看着她:“你同意了?”
  
      “不然呢,看着你被砍脑袋吗?”唐夭夭瞥了他一眼,又道:“不过,有件事情我要说在前面,虽然我搬到你家了,但我们只是假夫妻,你不许对我动手动脚,也不许冒犯我……”
  
      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这其实是唐宁应该担心的才对。
  
      唐夭夭让他双手双脚他都不是她的对手,怎么对她动手动脚,反过来还差不多,仔细想想,如果唐夭夭真的对她动手动脚,他连反抗都反抗不了。
  
      唐宁看着她,说道:“你放心,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
  
      “那就好。”唐夭夭看着他,又问道:“那个宦官说的话是真的吗?”
  
      唐宁问道:“什么话?”
  
      唐夭夭盯着他问道:“就是你说不愿意让我在大理寺受哪怕一刻钟的苦那句……”
  
      唐宁瞥了瞥嘴,说道:“好兄弟讲义气,大理寺天牢又冷又潮,还有老鼠和蟑螂,你能受得了吗?”
  
      “算你有良心。”唐夭夭满意的看了他一眼,伸出手掌,说道:“我们假成亲以后,皇帝不会砍你脑袋,我爹也不会逼我成亲,我就勉强的嫁给你了……”
  
      唐宁伸手和她击了一掌,心道世上的事情还真是福祸难料,明明是一桩天大的祸事,到头来却变成了喜事,唐妖精居然成了他的娘子,他以前做梦都不敢这么想……
  
      唐夭夭看着他,问道:“你笑什么呢?”
  
      “我没笑。”唐宁板起脸,看着她,说道:“明明是你笑了。”
  
      “我也没笑!”
  
      “你明明就在笑……”
  
      “说了我没有!”
  
      “没有还笑!”
  
      ……
  
      明明笑了就是不承认的唐妖精恼羞成怒,终于露出了她的本性,一个擒拿将唐宁按倒在床上,骑在他的身上,大怒道:“说,谁笑了!”
  
      “嗯哼!”
  
      唐财主站在门口,重重的咳了一声,看着床上的两人,脸色阴的像是能拧出水来。
  
      片刻后,院中,唐夭夭老实的站在他的身后,唐财主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伸手指着一侧的院墙,对唐家的几名下人道:“把这堵墙砸了!”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