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五百七十三章 衢州之乱

第五百七十三章 衢州之乱


  驿站房间之内,唐宁看着徐清扬,问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徐兄之前应该是在御史台吧?”
  徐清扬笑了笑,说道:“大概一年前,我在京中得罪了权贵,后来就被调来这里做县丞了。”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唐宁作为送婚使,还在楚国和草原二王子以及楚国太子斗智斗勇,京中发生的事情,知道的不多。
  虽然他回来之后特意了解过那段时间京师发生的大事,但御史台一个微末小官被调往江南这种事情,苏媚肯定不会在意,以致于唐宁在她收集的情报中没有看到这一条。
  但凡科举之后能留在京师的,都比外放的官员要强,徐清扬能留在御史台做事,前途自然要好过在江南当一个小小的县丞,两者的晋升流程,截然不同。
  他又望向张炎生,问道:“徐兄是因为得罪了权贵,张兄是因为什么,你在工部待的好好的,为什么也会在这里?”
  张炎生愤慨道:“徐兄身为御史,对于京中的权贵官员本就有监察之责,仅仅因为他仗义执言,为民伸冤,就不分青红的将他调离,这样的朝廷有什么意思,我一时气不过,就自请调到定阳了……”
  唐宁看了看他,徐清扬或许是真的因为得罪了权贵被调到这里,但张彦生到底是不是一时气不过,他就不太确定了……
  毕竟,一次两次是巧合,总不能次次都是巧合。
  他强迫自己思想健康单纯一点,看向徐清扬,转移话题道:“你得罪的是哪位权贵?”
  徐清扬还未开口,张炎生立刻道:“是义阳公主,义阳公主纵容手下,欺压百姓,徐兄将这件事情捅到了朝廷,陛下重责了义阳公主的家奴,斥责了她,义阳公主怀恨在心,暗中使力,徐兄就被调到了这里。”
  义阳公主那个泼妇,京中人见人惧,她要是真的想难为一个小官,吏部也不会不给她这个面子。
  唐宁看着他,笑道:“徐兄放心,你这口气,我回京就帮你出了。”
  “万万不可。”徐清扬看着他,说道:“义阳公主虽然劣迹斑斑,但再怎么说,她也是皇室公主,唐兄惹恼了她,后果不堪设想。”
  唐宁笑了笑,说道:“徐兄不用担心,我和义阳公主打的交道,也不算少了。”
  临走之前,他还抽空给义阳公主放了放血,她现在见到自己就脸色发白,不是装病就是装大姨妈造访,唐宁是奉命放血,只有她躲着自己的份,哪里敢报复……
  徐清扬见他谈及义阳公主时,面色淡然,心中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不再开口,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更加复杂了。
  他们三人曾经是灵州州试的前三甲,州试之前,灵州无论是学子还是百姓,普遍认为那次的解元不是他便是张炎生。
  可谁想到,州试之时,这位唐兄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以一种让人绝望的差距,将他们二人远远甩开。
  后来到了京师,他和张炎生方才明白,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江南和京师的才子何其之多,他们二人,与其还有不小的差距。
  可面对唐宁时,江南和京师才子的遭遇,与他们如出一辙。
  省试头名,殿试头名,十几年来第一个三元状元,初入翰林,又被特命六部行走,一步步走到今日,他已是左骁卫中郎将,吏部代侍郎,而他们二人,却只能在江南小县,一人任县丞,一人任县尉,在县令的压制之下,勉强度日……
  张炎生与他的表情如出一辙,本是昔日之友,不过两三年功夫,差距却已经如此之大,的确令人心中不是滋味。
  唐宁看了看他们,笑道:“徐兄、张兄不用烦忧,待此次我回到京师,便将你们重新调回去。”
  张炎生看着他,惊喜道:“这可以吗?”
  对于在北方长大的他们来说,若是能留在京师,有谁愿意来江南?
  诗中只说江南好,却不说江南的蜚蠊个头一个比得过北方好几个,衣服晾了半个月就是干不了,仅家中衣服常备衣服便需要十余套,他去年的俸禄,全都献给了布庄和裁缝……
  唐宁点了点头,笑道:“可以。”
  江南官员的考课和调动,之前是归左侍郎方鸿管,唐宁作为代侍郎,除了名字里有个“代”字,职权甚至比以前的方鸿还要大一些,调两名官员回京,不过是一道调令的事情。
  张炎生像是想到了什么,面色又颓了下去,说道:“不行,徐兄若是回京,岂不是就落入了义阳公主手里,还是呆在这里安全一些,徐兄不回去,我也不回去。”
  徐清扬道:“你回去吧,你习惯不了江南的气候,还是京师更适合你。”
  张炎生摆了摆手,说道:“你不走,我也不走。”
  唐宁抚了抚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en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en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