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刺不刺激?

第五百九十八章 刺不刺激?

“她说你在这里睡不着,让你到驿站去睡。”唐宁看着苏媚,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你刚才说三个人……,三个人干嘛?”
  
  三个人打麻将还缺一个,小桃又不在,要不然还可以凑个数,某一瞬,唐宁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看着她,难以置信的问道:“你是说,我们三个……”
  
  “想哪里去了!”苏媚心中羞恼,在他头上敲了一下,说道:“这么荒唐的事情你也想得出,有那么多夫人还不够,连自己的姐姐都不放过吗?”
  
  “我的意思是……”唐宁想了想,说道:“你睡一间,我们睡一间,等你睡着了,我再过去……”
  
  “太麻烦了。”苏媚挥了挥手,说道:“我懒得过去。”
  
  唐宁也不好坚持,以免她以为他对她真的有什么非分之想,说道:“那你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再离开。”
  
  苏媚重新躺回床上,乖巧的闭上眼睛。
  
  似乎是觉得穿着衣服不舒服,她从被子里将外衣丢出来,随意的扔在床上。
  
  唐宁摇了摇头,帮她叠好衣服,放在床头。
  
  对她了解的越深,唐宁便越是发现,她在人前的面孔,和真实的她相差甚远。
  
  人前她是风情妩媚的京师第一美人,人后却是内心缺乏安全感的敏感少女……
  
  虽然她看起来已经不是少女了,可内心依然是。
  
  这种妩媚起来风情万种,又时而会流露出少女小娇羞的女子,才最受正常男人喜欢,驾驭得了性感,又扮得了可爱,一般男人对这种女人都没有什么抵抗力。
  
  老天给了她魅惑众生的容貌和万千女子羡慕的身材,却也给她了一个悲惨的身世,对她也算不上是厚爱。
  
  总是缺乏睡眠会导致衰老,她一直这么睡不着也不是办法,唐宁坐在床边,想着有没有什么办法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某一刻,他忽然抬起头,望向门口时,面色一变。
  
  与此同时,躺在床上的苏媚也猛然睁开眼睛,唐宁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她抓着手腕带上床,整个人都蒙在被子里。
  
  门外有脚步声传来,显然不是老郑,有人进来了,老郑居然没有提醒他,他到底在外面干什么……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唐宁就被另外的东西吸引了注意。
  
  苏媚刚才将衣服从被子里扔了出来,只穿了一件肚兜和亵裤,唐宁被她按在被子里,面对的着的便是她那光洁的玉背,闻到的是一阵淡淡的馨香。
  
  苏媚在他胳膊上轻轻拧了一下,小声道:“别吹,痒……”
  
  唐宁屏住呼吸,避免呼出的气息碰到她的身体。
  
  他刚才已经关上了门,此刻却被人踩外面暴力推开,门闩应声而断。
  
  黔王世子满身酒气的从外面走进来,晃晃悠悠的说道:“姑娘今日睡得真早……”
  
  短短的时间之内,苏媚已经披上了外衣,从床上坐起来,冷声道:“我已经歇息了,世子有什么事情,明天再来……”
  
  黔王世子打了个酒嗝,笑道:“姑娘怕是不知道,有些事情,就是晚上做才有意思……”
  
  他借着酒劲,一边向床边走来,一边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你的贵妃你不要,江南马上就要落入本世子之手,你以为本世子会让一个残花败柳做我的贵妃吗?”
  
  他冷哼一声,说道:“今夜你若是识相,本世子的后宫还有你的一席之位,你若是不识相……”
  
  黔王世子还未说完,苏媚便面色平静的说道:“你再往前一步,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你能怎么不……嘶!”黔王世子冷笑一声,正要开口,忽然倒吸一口凉气,身体颤了颤,猛地低下头,发现在他的脚面上,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一只通体紫黑的蝎子。
  
  苏媚看了他一眼,不带任何表情的说道:“一炷香之内,若是无人为你解毒,世子就可以准备去见王爷了……”
  
  “你……”
  
  脚面上传来的痛苦,使得黔王世子瞬间酒醒,面色惊惧的指着她,下一刻,就猛地回过头,向房间之外狂奔而去。
  
  苏媚不让他呼吸,唐宁从被子里出来,深吸了几口气,看到地上的紫黑色的蝎子时,面色变了变,猛地掀开被子,问道:“被子里不会也有这种东西吧……”
  
  被子里没有紫黑的毒蝎子,只有白嫩的大长腿。
  
  苏媚只穿了一件堪堪到大腿的粉色亵裤,上半身裹着外衣,唐宁掀开被子之后,被子里的风景便显露无疑。
  
  他们虽然同床共枕这么久,但都是各自穿着衣服,这种大场面唐宁还是第一次见。
  
  苏媚似笑非笑的望着他,问道:“好看吗?”
  
  “好……”唐宁下意识的“好”字刚出口,就又闭上嘴巴,将被子重新盖好,跳下床,将房门关上,皱眉问道:“黔王世子逼你嫁给他?”
  
  苏媚穿好衣服,问道:“你要帮我出头吗?”
  
  “我不帮你出头谁帮你?”唐宁瞥了她一眼,问道:“你忘了我当时说的话了?”
  
  苏媚诧异道:“什么话?”
  
  唐宁道:“如果被逼嫁人的是你,我也会像保护小蔓一样保护你的。”
  
  苏媚怔了怔,脸上忽而绽放出笑容,问道:“你还记得这个?”
  
  “我说过的话,当然记得。”唐宁看着她,说道:“黔王世子对你不怀好意,你晚上还是和我去驿站吧。”
  
  苏媚的心情显然不错,挥了挥手,说道:“我和你回去,你家三夫人嘴上不说,心里也不会开心,不用担心我,今晚我去师父房里,他奈何不了我们……”
  
  苏媚不愿意过去,唐宁也无法勉强。他相信苏媚,她说没关系,那就是真的没关系。
  
  他走到院子里,看着坐在秋千上的老郑,问道:“你刚才怎么不提醒我?”
  
  “他只有一个人,能出什么事情?”老郑瞥了他一眼,问道:“怎么样,刚才刺不刺激?”
  
  唐宁问道:“什么刺不刺激的?”
  
  “本子里不都这么写吗?”老郑看着他,问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被人发现的时候,男子要么躲在浴桶里,要么躲在床上,你刚才躲哪里了?”
  
  “……”
  
  唐宁发现老郑真的是变坏了,他以为他早已脱离的低级趣味,没想到他现在变的更低级,不,是低俗!
  
  他到底看的是什么本子?
  
  老郑看着他,继续问道:“苏姑娘的被窝香吗?”
  
  回想起来刚才的一幕,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是挺香的……”
  
  不仅香,还又白又长……,今夜没有刺探出什么敌情,却让他意外得知了另一件事情。
  
  黔王世子居然对苏媚不怀好意,还想着将她收入后宫,连他都不敢有这种大胆的想法,活该被蝎子蛰……
  
  ……
  
  萧府,另一处房内。
  
  一名老者割破黔王世子脚上的伤口,将一些红色的药粉敷上去,许久之后,黔王世子脸上的黑气才消散了一些。
  
  “居然是紫金蝎王。”老者眼中异光闪动,说道:“好久没有人能练出这么凶猛的蛊虫了,殿下若是再晚一炷香,神仙也难救……”
  
  黔王世子面色狰狞,咬牙道:“等我大事已定,我要她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