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国礼

第六百一十四章 国礼

    京师城门,人头攒动。
  
      百姓们站在官道两旁,远远的向着官道尽头张望。
  
      今日是左骁卫右将军、吏部左侍郎唐宁回京之日,他此行前往江南剿灭反贼,粉碎了叛贼的野心,也解了朝廷和百姓之围。
  
      唐大人功劳甚大,连陛下都率领百官亲自出城迎接,京师更是万人空巷,百姓齐聚在城门口,翘首以盼。
  
      这是国礼,国礼待之以国仕。
  
      陈皇坐在车驾中,极目远眺,见前方还是没有动静,回头问道:“他们什么时辰到?”
  
      魏间道:“回陛下,密谍刚刚才回来,唐大人他们,约莫有一刻钟就到了。”
  
      陈皇点了点头,面色虽然平静,但目中的那一丝期待之色,却是如何都掩饰不住的。
  
      百官按照品级,站在道路两旁,即便头顶的太阳毒辣,也得老实的站着。
  
      连陛下都在城门口等着,他们岂敢有什么怨言?
  
      毕竟他们等的只是一个功臣,有些人站在烈日下等着的,却是自家姑爷,这样想想,他们心里就舒服多了。
  
      钟明礼身旁的官员,目光时不时的都望向他,调侃之意十足。
  
      钟明礼面色不变,在众人异样的眼神之下,稳如泰山。
  
      虽说岳父总是被自家姑爷压着,似乎没有任何威严可言,但自从女儿穿上三品诰命服之后,他就绝了和自家姑爷比一比的心思,毕竟若是没有唐宁,他现在怕是还在灵州,当一个连女儿都护不住的憋屈县令,焉能两年连升六级,坐上京兆尹的位置?
  
      岳父比不上姑爷怎么了,有这么一位姑爷,朝中不知有多少人羡慕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有时候他觉得陛下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充满了羡慕和嫉妒……
  
      他享受着众人的目光浴,某一刻,人群忽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欢呼。
  
      “回来了!”
  
      “我看到他们了!”
  
      “快看,唐大人回京了!”
  
      ……
  
      唐宁也没有想到,京师百姓竟然如此的热情,他下了马车,只觉得两旁的欢呼声震耳欲聋,连脚下的地面都似乎在震动。
  
      陈皇从车驾上下来,唐宁从陈舟手中接过尚方宝剑,双手举过,走到他的面前,单膝跪地,说道:“臣的差事已经完成,请陛下收回尚方宝剑。”
  
      “唐爱卿请起。”陈皇亲自将他扶起,说道:“你果然没有辜负朕的期望。”
  
      魏间从唐宁的手中接过尚方宝剑,唐宁拱手道:“陛下圣恩,臣不敢辜负,唯有全力以赴,方可回报陛下恩情。”
  
      “好,好啊!”陈皇哈哈笑了两声,说道:“朕已在宫中设下宴席,爱卿随朕一起回宫,为你接风洗尘。”
  
      虽然此刻唐宁恨不得飞奔回家将小如小意揽进怀里,但皇帝的面子不能不给,只能再次拱手道:“谢陛下。”
  
      陈皇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中,重新上了车驾,即将上去的时候,回头望着唐宁,小声问道:“那些箱子里,装的都是银子?”
  
      车队之后的箱子虽然不多,即便是装满了银子,也不够填补他之前从内府拿出去的那些,但有总比没有要好。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回陛下,不是。”
  
      陈皇脸上露出失望之色,正要上车,身后再次传来唐宁的声音。
  
      “那些箱子里,都是银票。”
  
      陈皇不小心一脚踩空,险些从车驾上跌落下来,唐宁立刻上前扶住他。
  
      周围侍奉的宦官早已吓破了胆,想要跑上前帮忙的时候,被陈皇挥手斥退。
  
      陈皇看着唐宁,抿了抿嘴,问道:“多少?”
  
      唐宁伸出一根手指。
  
      陈皇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问道:“竟有一千万两?”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回陛下,润州乡绅豪族,此次为了支援国库,捐出之财物,折合白银一亿一千两百万两……”
  
      陈皇目光望向他,不确信道:“多少?”
  
      唐宁道:“回陛下,具体的数字是一亿一千两百五十二万三千八百两……”
  
      其实如果细算的话,后面还有几十两的零头,但想到那些润州商人这次遭了无妄之灾,也不容易,唐宁便大方的帮他们将零头抹了。
  
      陈皇闭上眼睛,沉默许久,才小声说道:“此事不要声张,另外,扶朕上车……”
  
      ……
  
      一亿一千万两银子,就算是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唐宁在收缴润州富商财产的同时,其实有很多机会能够吃掉大量的回扣,就算是给陈皇搬回来五千万两,他也一样的会高兴。
  
      他不这么做的原因是他并不缺钱,银子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数字,当这个数字大到了某种程度的时候,再大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这种情况,放在其他方面也一样适用。
  
      唐妖精想让自己的胸再大一点,是因为她本来就没有,苏媚和李天澜就不会有和她一样的想法……
  
      陈皇说是给他安排了洗尘宴,可他只夹了两筷子,意思了一下,就借口身体不适离开了。
  
      唐宁知道他是去数银票了,一夜暴富的人,心理上要适应他一下子拥有了这么多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如果唐宁预料的不错,陈皇接下来应该就会做一些暴发户会做的事情。
  
      洗尘宴之后,他便出了宫,直奔家门。
  
      他原以为这次回到家的待遇,会和上次从楚国回来一样,至少要遭到小意的几个白眼,睡几天晚上的书房。
  
      可事实并非如此。
  
      他回去的时候,苏媚正在以四夫人的身份,给小如小意以及唐夭夭敬茶,她虽然年纪最长,但这种事情,看的却不是年纪和资历。
  
      苏媚敬茶的时候,赵蔓就站在旁边,望向唐宁的眼神,幽怨的让他实在不忍与她目光对视。
  
      这种诡异的平静与祥和一直持续到晚上,直到他走进小意的房间,发现小如和苏媚都在的时候,险些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一夜自是不能用语言和文字描述,唐宁本以为是苏媚说服了小如和小意,毕竟她是有这个能力的,以后后院能不能安稳,还得靠她。
  
      可当他第二天晚上推开小如的房门,发现小意和苏媚也在。
  
      这一夜,自然还是不能描述。
  
      当他第三天晚上推开苏媚的房门,发现小意和小如都在的时候,唐宁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唐宁回京的第四天。
  
      是夜,唐夭夭打着哈欠,准备关上房门睡觉的时候,唐宁先她一步走进房间,将房门关上。
  
      唐夭夭看着他,问道:“干什么?”
  
      “今天晚上我睡这里。”唐宁看着她,说道:“以后几天我都睡这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如意小郎君》,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