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六百二十四章 不正之风

第六百二十四章 不正之风

唐夭夭看着他赤裸的上身,暗啐一口,说道:“你紧张什么,我又不是陆雅。”
  
  唐宁瞥了她一眼,说道:“那你还看?”
  
  唐夭夭双手环抱,上前两步,说道:“我看你怎么了,我看我家相公不行吗?”
  
  正常的唐妖精唐宁都惹不起,更别说流氓起来的唐妖精,唐宁只能双手护胸,一步一步退到床边。
  
  唐夭夭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道:“躲啊,你继续躲啊……”
  
  “咳!”
  
  唐财主站在门口,沉着脸看着赤裸着上身的唐宁和双手叉腰做女流氓状的唐夭夭,重重的咳了一声,说道:“夭夭,你出来一下。”
  
  唐妖精天不怕地不怕,但是脸皮却非常薄,这样的场面被唐财主撞到,羞恼的瞪了唐宁一眼,快步走出房间。
  
  唐宁有些失望的穿上衣服,心中盘算着,要不要将被唐财主砸掉的那堵墙再砌回来。
  
  唐夭夭走到院子里,看着唐财主,问道:“爹,什么事?”
  
  唐财主看着她,说道:“你既然在润州拿了那么多的店铺,就多派几个管事过去,自己人用的放心。”
  
  唐夭夭点头道:“我知道了,爹还有什么事情吗?”
  
  “还有,那姓苏的是怎么回事?”唐财主看着她,说道:“你都亲自去江南了,还让唐家多了一位四夫人,你去江南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唐夭夭羞恼的说道:“我能怎么办……”
  
  “这件事你就别管了。”她看着唐财主,说道:“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走了……”
  
  她正要离开时,唐财主才再次叫住她,问道:“你和他,有没有那个……”
  
  唐夭夭疑惑道:“哪个?”
  
  唐财主一脸纠结,说道:“那个就是那个……”
  
  唐夭夭生气道:“那个到底是哪个?”
  
  唐财主终于不耐烦道:“就是你们有没有夫妻之实!”
  
  唐夭夭一下子红了脸,丢下一句“没有”就飞快的跑开了。
  
  唐财主松了口气,脸上露出欣慰之色,随后又觉得什么地方不对,脸上再次浮现出怒容。
  
  唐宁换好衣服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看到唐财主站在院中,目光极为不满的看着他。
  
  唐宁心中咯噔一下,仔细回忆一瞬之后,发现自己最近并没有什么得罪过他,这才放下心来,问道:“岳父大人有事?”
  
  唐财主冷哼一声,问道:“你是不是对夭夭有意见?”
  
  “没有啊……”唐宁看着他,问道:“这是夭夭说的吗?”
  
  他哪里敢对唐夭夭有意见,赵蔓不听话了可以按住打屁股,唐妖精不听话他只能忍着,不然就会教训不成反被骑。
  
  “没有就好!”唐财主心中本来就矛盾至极,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终只是挥了挥手,说道:“以后对夭夭好一点,要是让我知道你让她受了委屈,我饶不了你。”
  
  唐宁拱手道:“岳父大人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夭夭受任何委屈的……”
  
  唐财主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忽然和他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不仅他不正常,府上的丫鬟们也不正常。
  
  唐宁今天走在府中,总觉得自己被一群狼给盯上了,这都是陆雅带的坏头,在晴儿用奇怪的眼神瞄了他无数眼之后,唐宁终于忍不住在她屁股上抽了一下,说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屁股打肿!”
  
  “啪”的一声脆响之后,晴儿捂着屁股跑了,秀儿装模作样的扫着地,琴棋书画几个人也都移开了视线。
  
  相较而言,唐宁还是喜欢矜持一点的女子,陆雅给唐家带来的不良之风,必须在萌芽的时候就灭掉。
  
  ……
  
  唐宁再一次见到萧珏的时候,他的面色极为苍白,脚步虚浮的厉害,严重到了一瘸一拐的地步。
  
  作为过来人——唐宁也没有过这样的经验。
  
  他看着萧珏,郑重的规劝道:“凡事有度,年轻人也要保重身体,年少不知精气贵,老来……”
  
  萧珏摆了摆手,说道:“我要去草原了。”
  
  唐宁诧异道:“陛下同意了?”
  
  萧珏点头道:“我在御书房门口跪了一夜,陛下刚刚同意调我去草原了。”
  
  唐宁这才知道,原来他一瘸一拐不是累的,而是跪的。
  
  不过,以他对陈皇的了解,他并不是会这么容易改变主意的人,很大可能他跪瘸了,陈皇才会让人将他扶回去。
  
  毕竟,一个瘸了的萧小公爷依然能够为萧家延续香火,但死了的萧小公爷不会。
  
  唐宁抛开其他的思绪,看着他,问道:“什么时候走?”
  
  萧珏道:“过几天就走。”
  
  “这么快?”
  
  萧珏点头道:“错过了这次,就要等一个月以后了。”
  
  唐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要是不小心落到完颜部手里,就报我的名字,能保你一条狗命。”
  
  完颜嫣如今是完颜部三大巨头之一,萧珏万一若是落到完颜部手里,以小蛮妞和他的旧情,知道萧珏是他的朋友之后,可能会用鞭子抽他,用蜡烛滴他,不给他饭吃,但绝对不会杀他。
  
  其实以萧珏的能力,去了北边,或许真的能打出一片天地。
  
  将门无犬子,像萧家这样一脉单传的,更是没有平庸之辈。
  
  萧珏虽然武功弟子差了点,但从小受到的是别人接受不到的教育,又被萧老公爷教导,熟读兵法,比起刘俊凌云之辈,不知道高了几个层次。
  
  如果不是被自己的光辉掩盖,硬起来之后的萧小公爷,绝对会取代他,成为京中无数怀春少女的梦中情人。
  
  “少乌鸦嘴了……”萧珏冷哼一声,说道:“我堂堂萧中郎将,会落到那些人手里?”
  
  他看着唐宁,说道:“说不定等我立了大功回来,就能在你上面了。”
  
  “我不喜欢别人在我上面。”唐宁摇了摇头,说道:“尤其是男人。”
  
  萧珏闻言,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脸上浮现出一丝屈辱之色,咬牙道:“总有一天,我要在上面!”
  
  ……
  
  皇宫某殿。
  
  “决定了?”陈皇捏起一颗棋子,看着棋盘,问道:“萧家可就只剩他一个了。”
  
  萧老公爷放下棋子,说道:“这是他自己的选择,萧家的男儿,铮铮铁骨,岂有不上战场之理?”
  
  陈皇捏着的棋子没有落下,脸上浮现出一丝追忆之色,说道:“他的性子,和当年的皇后一模一样……”
  
  他追忆了一番,才回过神,放下棋子之后,继续道:“等到他从北边回来,朕便会给他一个将军的位置……,朕为萧家,为皇后,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萧老公爷拱了拱手,说道:“老臣谢陛下隆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