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六百四十九章 道听途说

第六百四十九章 道听途说

郡主府。
  
  福王的封地虽在京师之外,但福王与陈皇两兄弟关系和睦,福王时不时的会被召回京师,这两年陈皇为了方便起见,更是留他常住京师,京中不方便再修建一个福王府,福王与福王妃,就住在安阳郡主府。
  
  午膳时间,福王为王妃夹了口菜,说道:“尝尝这个,这是本王让厨子新学的,尝尝味道怎么样。”
  
  夹完了之后,见安阳郡主望着他,福王想了想之后,也在她的碗里夹了些菜,说道:“你也尝尝,别尝太多,这是给你母妃做的。”
  
  安阳郡主将筷子放下,生气道:“父王眼里只有母妃,还有我这个女儿吗?”
  
  福王瞥了她一眼,淡淡道:“父王眼里有没有你不重要,只要你未来的郡马眼里有你就行了。”
  
  福王妃看向安阳郡主,接口道:“你说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让你考虑的郡马人选,你一个都不满意,你倒是直说你看上哪家的青年才俊了,我们直接求陛下赐婚还不成吗?”
  
  “什么青年才俊,都是徒有其名罢了,不提也罢……”安阳郡主糊弄过这个话题,目光望向福王,说道:“父王,我有件事情求你。”
  
  “要银子没有。”福王看都没看她,开口道:“再办什么宴会,你就自己想办法……”
  
  “难道父王眼里就只有银子吗?”安阳郡主不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这次求父王的,可是正经事情……”
  
  ……
  
  皇宫。
  
  陈皇刚刚与福王下了局棋,以多一子取胜,心情愉悦,走出大殿,指着殿前的广场,笑道:“朕还记得,当年我们几个,不好好读书,偷偷跑出来,就是在这片广场上打闹,被父皇发现,罚跪在宗庙里,多亏了你藏在袖子里的鸡腿,我们两个才挨过了那个晚上,几位王兄可就惨了,半夜就饿晕了过去……”
  
  福王从袖子里摸出一个纸包,打开,纸包中是一个鸡腿,他自己咬了一口,又递给陈皇,说道:“皇兄要不要来一口?”
  
  “你的习惯,还是和以前一样。”陈皇笑了笑,接过鸡腿,咬了一口,说道:“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味道。”
  
  福王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笑道:“这么多年了,还是喜欢这一口。”
  
  “是啊,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陈皇目光望向皇宫之外的天空,说道:“二王兄的忌辰快到了吧?”
  
  福王想了想,点头说道:“还有半个月。”
  
  “朕看着前面的广场,就像是看到了我们小时候嬉笑打闹的场面,看到了几位死去的皇兄……”陈皇望着前方的广场,沉默片刻,许久才开口道:“你说,若是王兄们还在,那该有多好,我们闲时可以下下棋,散散步,想来父皇在九泉之下,也会开心的。”
  
  福王低下头,轻叹口气,没有开口,陈皇收回视线,长叹一声,说道:“朕担心朕的皇子们,也会走上和几位王兄一样的道路,这难道注定是皇室无法逃脱的命运?”
  
  福王笑了笑,说道:“皇兄多虑了,几位皇子性情纯良……”
  
  “性情纯良?”陈皇冷哼一声,说道:“你说这句话,朕都不信,你信不信,若是朕现在让诚儿回封地,不出半年,他就会因水土不服死在朔州?”
  
  福王脸上露出尴尬之色,说道:“怀王和润王,性情都很温良。”
  
  陈皇道:“睿儿从小就是那样,对任何事都不冷不热,圆儿,圆儿的年纪还小,有淑妃在身边教导,心性纯良,朕心甚慰,希望他能一直如此……”
  
  福王见陈皇面色暗淡,知道刚才重提往事,让他想起了数十年前一些不好的往事,转移话题道:“这些日子,京中倒也出了一些新鲜事……”
  
  陈皇也不欲再提起往事,转而问道:“什么事情?”
  
  福王笑了笑,说道:“京中的将门子弟,大都去了西北,这次逢着武举,一些将门女子,也吵着要效仿先辈,建功立业,上阵杀敌……”
  
  陈皇摆了摆手,说道:“她们瞎胡闹,就让她们闹吧,打仗是男人的事情,还轮不到女人冲到前面。”
  
  福王笑了笑,说道:“臣弟也是这么觉得的。”
  
  ……
  
  郡主府。
  
  福王看着安阳郡主,摊了摊手,说道:“陛下不同意。”
  
  安阳郡主看着他,说道:“父王问了?”
  
  “当然问了,父王还能骗你不成?”福王看了她一眼,说道:“这件事情,你就别掺和了……”
  
  安阳郡主咬牙道:“我就不信了,他办不到的事情,我一定能办到!”
  
  福王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安阳郡主对他挥了挥手,说道:“我出去一下,晚上不用等我吃饭了……”
  
  ……
  
  京师,杨府。
  
  杨家在京师权贵中,并不显赫,家中无人从军,也无人从政,人丁凋落,算是没落到极点的贵族。
  
  即便没落至此,但哪怕是京中的顶级将门,也不敢在杨家门前造次。
  
  稍微有些阅历的权贵都知道,杨家也曾经辉煌过,数十年前,杨家一门男丁,皆死在了战场之上,一代将门,自此断了香火,即便如此,杨家也没有退缩,没有了男丁,杨家的女子便顶了上去,在战场上陷阵冲锋,英勇不输男儿,杨氏女将,曾一度坐上了大将军的位置。
  
  那个年代,是这些女将,撑起了整个国家,即便是几十年过去,她们仍旧被人们所铭记,先皇在世时,对她们也恭恭敬敬的,更何况是京中享受她们余荫的后辈?
  
  今日,门庭向来冷落的杨府门口,一辆华贵的马车缓缓停下。
  
  安阳郡主从马车上跳下来,走上前,敲了敲门,许久,一名老妇才缓缓的打开门,看到她时,脸上的皱纹堆在一起,笑道:“郡主又过来陪将军了……”
  
  小半个时辰之后,安阳郡主笑盈盈的从杨家出来,说道:“去赵家。”
  
  和杨家一样辉煌过的家族还有不少,赵家便是其中一个。
  
  ……
  
  皇宫。
  
  宫门口的守卫正在尽职的值守,三辆马车忽然在宫门口停下,三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在仆人的搀扶之下,小心的从车上下来。
  
  守卫见到这三位老妇人时,眼睛同时瞪得滚圆。
  
  三位老妇人他们是第一次见,但她们所穿的衣着,已经将她们的身份表露无遗。
  
  这是京中仅有的几位,连陛下都要客气对待的老祖宗了。
  
  一名老妇人走到宫门口,看着那守卫,说道:“我们要见陛下。”
  
  御书房。
  
  陈皇将一封折子扔在旁边,摇头道:“她们胡闹,这些御史也跟着胡闹,陈国若是需要女子上战场,朕的面子往哪里搁?”
  
  他看着魏间,说道:“告诉尚书省,以后这样的折子,不用往朕这里送了。”
  
  他话音刚落,有一名小宦官匆匆的从外面跑进来,躬身道:“陛下,杨家,赵家,齐家的三位老将军求见。”
  
  陈皇看着他,诧异道:“京中有这几位老将军吗?”
  
  “我们几个老不死果然是老了,老到连陛下都忘记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从殿门口传来,陈皇看着出现在御书房门口的三名老妪,怔了一瞬之后,便立刻走上前,说道:“三位老人家怎么来了,来人,快快赐座……”
  
  三人落座之后,一名老妪看着陈皇,说道:“我们只是听说,陛下瞧不起我将门的女子,认为她们在战场上不如男儿,不允许她们参加武举,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陈皇表情一怔。
  
  这句话他对谁都可以说,唯独不可以对这三位说,他也没有资格对她们说。
  
  “道听途说,这绝对是道听途说!”陈皇面色一变,看着三人,说道:“谁说女子不如男,没有像三位这样的女中豪杰,就没有今日的陈国,朕怎么会瞧不起女子?”
  
  他从桌上拿起一封奏章,笑道:“朕正准备同意这位御史的提议呢,三位老人家就过来了,魏间,你去将这折子交给怀王,让他立刻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