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势不两立!

第六百六十二章 势不两立!

唐宁跨出一步,便已经拦在义阳公主面前,笑着说道:“公主若是明天不方便,我们不妨约在后天,大后天下官也有时间的……”
  
  唐宁一到公主府,在她的身上就有非常可怕的事情发生,义阳公主看到他,心底便浮现出某些不好的回忆,脸色苍白,立刻道:“后天大后天我也不方便!”
  
  唐宁看着她,无奈道:“那大大后天总行了吧?”
  
  义阳公主退到湖边,惊惧的看着唐宁,尖声道:“我警告你,你不要再过来了,你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我要是死了,父皇也不会饶过你的!”
  
  唐宁走上前,无奈道:“公主这样,下官没法向陛下交差……”
  
  义阳公主哆嗦了一下,大声道:“你别过来了,你再过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了!”
  
  唐宁担心她真的跳了湖,只好停在原地,看着她,叹息道:“下官也是为了太后的身体着想,公主你这又是何必呢?”
  
  徐清扬和张炎生呆呆的看着一幕,不知道义阳公主为什么会害怕成这样,后者舔了舔嘴唇,看向唐宁,问道:“唐兄,这是……”
  
  唐宁看着他,解释道:“我和义阳公主之间,有些误会,没事,解释清楚就好了。”
  
  唐宁目光再次望向义阳公主,说道:“徐兄和张兄是下官的朋友,他们的职位,吏部自会安排,就不劳公主费心了……”
  
  义阳公主连连点头,说道:“我不找他们麻烦,你也别来找我……”
  
  两人就这件事情达成了一致,义阳公主逃也似的离开,唐宁望着徐清扬和张炎生,说道:“徐兄,张兄,前面请,我已经让人备好雅阁了。”
  
  一路之上,徐清扬沉默没有说话,张炎生则是频频的望向他,来到雅阁之后,终于忍不住问道:“唐兄和义阳公主,莫非……”
  
  张炎生的眼神传递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信息,唐宁心中一阵恶汗,急忙解释道:“别误会,我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张炎生一脸不信的说道:“没关系她怎么会为了你去死?”
  
  “……”唐宁一脸无奈的说道:“真没有……”
  
  张炎生神秘的笑笑,点头道:“懂的,懂的……”
  
  他的笑让唐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唐宁想了想,看着他问道:“义阳公主刚才说的,张兄要不要考虑考虑?”
  
  张炎生诧异道:“考虑什么?”
  
  唐宁道:“要不要送你去西北历练几十年?”
  
  “开个玩笑……”张炎生表情立刻肃然起来,说道:“唐大人的夫人,哪一个不是国色天香,怎么可能会看上义阳公主,你说是不是,徐兄,徐兄你说话啊……”
  
  ……
  
  陈国很大,数十个州府,灵州只是其中不起眼的一个,教育资源比不上京畿,更比不上江南。
  
  当年灵州的同届考生,通过殿试者寥寥无几,还留在京师的,只有唐宁徐清扬张炎生三人。
  
  朝廷之上,同年进士之间,如果没有仇怨,往往会相互扶持,若是本来就出自同籍,就会被认定是某种无形的党羽。
  
  这件事情不一定是好事,在朝堂上,对与错,是非黑白,有时候并不存在一个明显的界限,站在哪一边,跟了什么人,才是决定仕途和人生的主要因素。
  
  徐清扬和张炎生自回京之日起,身上就贴上了唐宁的标签,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保护,也是一种威胁。
  
  只不过,唐宁在京的时候,别人动不了他们,等到他离开了,那些人也没有了和两人作对的机会,至于之后他们能走多远,就看他们自己了。
  
  至于义阳公主那边,虽然他们曾经有过一些小过节,但这段日子,对她的惩罚已经足够了,既然她已经有所悔改,不打算再找这一对的麻烦,唐宁也不打算再继续难为她。
  
  得饶人处且饶人,每天只能吃白粥青菜,还不允许有性生活的日子,对于她那样的人来说,的确有些难熬。
  
  唐宁只需要递上去一封折子,告诉陈皇,太后的身体已经好转,再也不需要义阳公主的血就行了。
  
  此时,天然居外,某处华丽的楼阁。
  
  义阳公主站在门前,眼睛快要喷出火焰,这几个月的禁欲生活,已经快让她憋出病来,若是以后这种事情都要靠自己动手解决,那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丽人阁看似是一个酒楼,实则是暗娼之地,楼中有女妓也有男妓,她以前常来此地,如今却已经有数个月没有光顾过了。
  
  她站在门口,犹豫了很久,最终一咬牙,想要踏进去时,一道身影忽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一名老妪平静的看了她一眼,说道:“陛下有旨,为了太后,公主这段时间应该禁欲。”
  
  “我是公主,你敢拦我!”义阳公主愤怒的看了她一眼,就要踏进前方的建筑。
  
  那老妪倒也没有继续阻拦,只是淡淡的说道:“公主可以自便,只不过今日之事,老身会如实禀告陛下。”
  
  义阳公主脚步猛地顿住,如同一盆冰水当头浇下,让她瞬间便清醒起来。
  
  她可以现在快活,但后果是她绝对无法承受的,如果她的父皇真的在乎她,就不会派此人来监视她,他可以为了大局毫不犹豫的牺牲平阳,也可以为了所谓的孝道牺牲她义阳。
  
  她咬咬牙,转过身,说道:“回府。”
  
  ……
  
  公主府,丫鬟下人们站在院子里,时不时的望一眼某处房门的方向,面露惊惧。
  
  从昨天开始,公主便开始发泄似的乱砸东西,摔了青瓷花瓶,砸了楠木桌椅,进去收拾的丫鬟被她甩了好几个耳光,今日这些东西刚刚换了新的,就又毁在了她的手下。
  
  那名老妪站在院子里,表情始终古井无波。
  
  某一时刻,几名宦官从外面走进来,为首的一人走到那老妪跟前,小声道:“王嬷嬷,陛下口谕……”
  
  ……
  
  “连一个小白脸都奈何不了,废物,都是废物,什么唐家,什么冯相,什么端王康王,都是废物……”房间之内,义阳公主摔了最后几个名贵的花瓶,已经无物可砸,看着一地的狼藉,面目狰狞道:“姓唐的,本公主和你势不两立!”
  
  便在这时,那名老妪从外面走进来,义阳公主看着他,怒道:“看什么看,本公主连自己的东西也不能砸吗?”
  
  “公主就算是砸了这公主府,也和老身无关。”老妪淡漠的看了她一眼,说道:“老身只是想告诉公主一句,陛下刚刚下了口谕,太后的病用不上公主了,今日以后,公主不必再慎食节欲,大可自便……”
  
  一番话说罢,她便径直转身走了出去。
  
  义阳公主站在原地,面色呆愣,有些难以置信。
  
  太后的病用不上她了,岂不是说,她以后不用再吃斋念佛,也不用戒男人,想睡谁就睡谁?
  
  这些日子来,她的忍耐早就已经到了极致,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正要走出房间,看到一人从外面走进来。
  
  张超看着一地的狼藉,表情一怔,问道:“这是什么回事?”
  
  义阳公主看着他,脸上忽而露出笑容,媚声道:“驸马,你回来了……”
  
  张超看到她的笑容,不由的汗毛耸立,下意识的转身便要逃跑,却被人从后面锁住了脖子。
  
  义阳公主看着他,冷笑道:“想跑,没都没有!”
  
  刺啦!
  
  衣物撕裂的声音从房间之内频频传来。
  
  公主府的丫鬟下人,尤其是男性家仆,听到房间内传来一阵高过一阵的惨叫声,皆是面色发白,忍不住打了几个寒战。
  
  ……
  
  盏茶之后。
  
  “没用的东西!”义阳公主一脸怒容的从房间内出来,不屑的回头看了一眼,冷声道:“去丽人阁!”
  
  房间之内,张超全身**的躺在床上,面色晦暗,眼中流下了屈辱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