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七百四十五章 只是开始

第七百四十五章 只是开始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如意小郎君最新章节!
  
  曾经的唐家以为面子最重要,因此在出了那桩丑事之后,不惜死手,也要保住家族的颜面。
  
  二十年过去了,那个时候的唐家,并没有想过,唐家二十年后会没落至此,那个被他们数次刺杀的孩子,会成长为这样的大人物。
  
  二十年前,唐家拆散了唐妤夫妇,将她幽禁在家,保留住了些许颜面,二十年后,他们丢掉的不仅是面子,还有权势、财富、影响……,昔日之因,今日之果,唐淮作为唐家家主,首次产生了后悔的念头。
  
  唐琦拳头握紧又松开,问道:“要不要禀报娘娘和端王?”
  
  “不用。”唐淮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道:“唐家现在的面子值不了几个钱,不要拖端王下水,或许这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端王这些日子虽然沉寂,但无功也无过,而对他们而言,无过便是有功,端王已经成为了唐家日后重新崛起的最后希望,唐家可以出师,端王绝不能出事。
  
  唐琦点了点头,心中泛起浓浓的无力感。
  
  这几年间,唐家日渐衰落,早已不复往日的辉煌,唐宁这一趟六部行走,他们在朝堂上的政治资源近乎被清扫一空,到如今,连区区一个京兆尹,也能随意的欺到唐家头上……
  
  京兆府衙。
  
  唐昭对前方一人拱了拱手,说道:“唐昭见过府尹大人。”
  
  前方那人干笑道:“少家主认错人了,本官是京兆少尹,钟大人公务繁忙,将此案交给本官办理了。”
  
  唐昭凑近看了看,歉意道:“原来是少尹大人,在下近日患了眼疾,距离稍远就看不清楚了,少尹勿怪……”
  
  “不会不会。”京兆少尹见他态度不错,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唐家虽然没落,但谁都知道这是一时的低谷,等到端王上位,唐家便能重现往日的辉煌,或许还能更胜往昔,找唐家的麻烦,能图一时之快,但却是自绝后路的做法。
  
  可不找唐家麻烦,就是违抗上司的命令,上一位少尹就是因为得罪了还未上任的京兆尹,现在还像是孤魂野鬼一样在京畿各县游荡,他也不想步对方的后尘。
  
  唐昭看着他,问道:“不知道唐家这次牵扯到什么案子?”
  
  “是这样的……”京兆少尹道:“城外的几个农户,状告唐家五年前侵占了他们的田地……”
  
  “真是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家里的那些混账东西居然犯下了这样的事情。”唐昭看着他,说道:“这样吧,唐家犯下的错,唐家当然要承担弥补,我回去就将田地还给他们,另外再弥补他们十年的损失,不知少尹大人觉得如何?”
  
  京兆少尹怔了怔,没想到这件事情解决的如此简单,立刻点头道:“如此甚好……”
  
  权贵之所以是权贵,是因为他们身份尊贵,地位超然,拥有普通人没有的特权。
  
  侵占民田这种事情,京中不知有多少权贵做过,百姓不敢举报,官府也不会追究,万一闹得大了,有些权贵碍于面子,会选择赔些银子,息事宁人,官府一般也就不会再追究了。
  
  抓住这些小事穷追不舍,得罪的就不是一家两家权贵了。
  
  唐昭点了点头,看向他,说道:“麻烦府衙的差人和我再回唐家一趟,来拿那些人的补偿……”
  
  唐家的案子出人意料的顺利,唐家愿意归还田地,并且给出超额补偿,这几乎是最好的结果。
  
  看来唐家果然已经不是之前的唐家了,换做之前,他们哪里会赔偿,早就连威胁带恐吓的了……
  
  京兆少尹将提到嗓子眼的心又放了下去,来到后衙,向京兆尹禀报。
  
  钟明礼站起身,问道:“唐家愿意还地,赔钱?”
  
  京兆少尹拱了拱手,说道:“唐家派来的是少家主唐昭,他的态度很好,没有任何推诿,下官已经派人去唐家取地契和罚金了。”
  
  钟明礼微微点头,京兆少尹拱了拱手,退了出去。
  
  钟明礼目光望向窗外,轻叹口气。唐家的反应出乎他的预料,他们如此配合,京兆府也只能按照律法办事,这件案子,除了能让唐家损失些银子之外,便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效用了。
  
  虽然事情的结果和他想象的有所出入,但他本来也没有指望这桩案子能搞垮唐家,很快便收拾起心情,目光再次望向手中的卷宗。
  
  ……
  
  唐家。
  
  唐昭回家之后,走进书房,两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他看了看唐淮和唐琦,说道:“没多大的事情,五年前不知道哪个混账占了人家的田,苦主现在找上府衙了,我以唐家的名义,给他们还了田赔了钱,现在没事了。”
  
  “五年前?”唐琦目光望向他,说道:“五年前占人田要盖别院的,就是你这个混账东西!”
  
  “啊,是吗?”唐昭挠了挠脑袋,说道:“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五年前的事情,谁还记得……”
  
  唐琦没有继续责难他,皱眉道:“五年前的案子,现在才翻出来,就是为了恶心唐家?”
  
  “二十年前的事情都有人翻出来,更何况是五年前?”唐昭撇了撇嘴,说道:“没有二十年前那件事情,也就没有现在这么多事情了……”
  
  “闭嘴。”唐琦瞪了他一眼,说道:“回你的房间去!”
  
  “本来就是你们的错,还想怪我……”唐昭嘀咕了一句,见两人的目光望过来,立刻一溜烟跑了出去。
  
  ……
  
  《京师日报》是唐人斋刊发的报纸,其中除了一些连载小说,京中趣闻之外,经常会刊登一些官方性质的消息。
  
  例如朝廷即将推行的新政,或是什么重大消息,都会刊印在报纸上。
  
  今日份的报纸,京兆府衙在最显眼的位置刊登了一件案子。
  
  京师唐家,侵占民田,被京兆府衙传唤,最后不仅归还了田地,还上缴了一笔数额不小的罚银。
  
  京兆府衙旨在通过此事呼吁,京中权贵,不能仗着权势欺压百姓,京兆府衙有案必查,有冤必反,不惜得罪权贵,也要为百姓做主。
  
  百姓由此案便可以看出唐家没落的事实,将这一件小案子刊登在报纸最显然的位置,京兆府衙根本是一点儿面子都没有打算为唐家留。
  
  唐家的没落不仅体现在这里,还体现在往年这个时候,唐家家主大寿时,唐府门口的马车能排到两条街之外,今年却只见唐家几人选了京师一座酒楼------堂堂太子少师过寿,即便不在家中大摆宴席,也该去天然居这种配得上他身份的地方。
  
  天香楼虽然也是京师的顶级酒楼,但距离天然居还有一些差距。
  
  天香楼门口,唐琦下了马车,将刚刚买到的一份报纸揉成团,愠怒的望向唐淮,问道:“为了这件小事,京兆府居然如此小题大做,大哥,你怎么看?”
  
  唐淮缓缓下了马车,说道:“这件案子没什么,怕只怕,这只是一个开始……”
  
  唐琦将那纸团丢掉,冷声道:“想要搞垮唐家,凭他一个京兆尹,还远远不够……”
  
  他话未说完,便见唐淮的目光望向别处。
  
  唐琦的目光望过去,只见前方不远处,数道人影从天然居之中走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近些日子京中的风云人物,定国侯,左骁卫大将军,吏部侍郎,尚书左丞唐宁。
  
  他的右边,是京兆尹钟明礼。
  
  他的左边,是吏部尚书方鸿。
  
  与方鸿并肩而行的,是刑部尚书宋义。
  
  落后刑部尚书半个身位,与他的面容有些相似的,是京畿道提刑宋千。
  
  再之后的两道年轻身影,唐琦虽然不熟悉,但却有些印象。
  
  其一是御史台最年轻的御史,京畿道监察御史徐清扬。
  
  另一人是刚刚调到大理寺不久,连破几件大案的大理寺正,张炎生。
  
  这些人,或掌官员升迁考核,或查权贵不法之事,刑部,御史台,大理寺,提刑司的官员聚在一起,宰相见了,也得颤两颤。
  
  唐琦身体颤了颤,面色有些发白。
  
  他看到有一张铺,正向唐家笼罩过来。
  
  唐宁走出天然居,忽而心有所感,目光望向前方某处。
  
  看到从马车上下来的两道身影,他的脸上露出笑容,抬手轻轻挥了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