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七百六十八章 托付未果

第七百六十八章 托付未果

    
  
      御书房中,陈皇看着刚刚送来的一叠奏章,疑道:“这几天,尚书省送来的折子怎么比前几日多了这么多?”
  
      皇帝也不能事无巨细,全都亲力亲为,官员们的奏章,大部分会送到尚书省,这其中九成以上的折子,丞相和尚书省的官员便能处理,处理不了或是难以决断的,才会送到他这里。
  
      平日里尚书省送来的折子有多有少,但也不会差距太多,这两日的奏章数量,已经抵得上之前的两倍有余了。
  
      魏间道:“回陛下,可能是唐大人请假了的缘故。”
  
      陈皇放下手中的奏章,问道:“他请什么假?”
  
      “伤假。”魏间道:“唐大人以被陛下打了板子为理由,向尚书省请了三个月的伤假。”
  
      陈皇站起身,惊到:“朕不是让你意思意思就行了吗,你还真让他们下重手了?”
  
      他虽然想打唐宁的板子,但也不是没有分寸,真要将他打坏了,损失最大的是他这个皇帝,因此他早早的就告诫过魏间,稍微吓吓他就好,不要真的伤了他。
  
      得知唐宁因伤请了三个月的假,他心中是又惊又怒。
  
      魏间苦着脸,无奈道:“回陛下,两名禁卫打完之后,唐大人是自己爬起来的,老奴保证,他的伤连三天都不用养……”
  
      陈皇问道:“那他何以会请三个月伤假?”
  
      魏间小声道:“那就要去问唐大人了……”
  
      陈皇明白过来,表情微怒,说道:“这个混小子,又给朕偷懒,让人告诉他,朕给他三天时间,三天之后不到尚书省,朕就邃了他的意,让他休三个月的真病假……”
  
      他吩咐完之后,平息心情,翻开桌上的折子,看了一眼,眉头便皱了起来,随手将之扔在一边。
  
      翻开第二封,第三封,第四封之后,他的脸色就彻底沉了下来。
  
      这些折子,无一例外,都是弹劾唐宁的折子,弹劾的罪名五花八门,有些是生搬硬凑,有些纯粹是凭空捏造。
  
      作为皇帝,这样的场面他见过了无数次,自然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他沉着脸,问道:“查一查,弹劾唐宁的事情,是谁牵的头?”
  
      魏间看着他,说道:“回陛下,密谍司昨日就查到,这两天端王联系了诸多官员,同时发难,这些折子,就是出自他们之手。”
  
      “端王?”陈皇揉了揉眉心,说道:“怎么又是他,弹劾唐宁,他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
  
      魏间语气顿了顿,解释说道:“陛下打了唐大人的板子,京中有不少人猜测,唐大人在陛下这里已经失宠,如此一来,唐大人以前得罪的人,便全都跳出来了……”
  
      “失宠?”陈皇扯了扯嘴角,说道:“朕何时恩宠过他,朕对他的信任,都是他自己用行动一点点换来的,平定江南,安定西北,整肃朝堂的臣子朕不器重,难道去器重那些废物?”
  
      “这个蠢货,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他看了那些折子一眼,低声道:“他若是有唐宁两成本事,朕也能放心的将东宫交给他……”
  
      陈皇思索了片刻,重新望向魏间,说道:“你去将张大学士请来……”
  
      尚书都省,唐宁请了病假,王相这两日也称病在家,人手本就紧张的尚书省,更显繁忙。
  
      尚书右丞将几封奏章堆放在一边,说道:“晚些时候,将这些奏章给陛下送去吧。”
  
      这些弹劾唐宁的奏章,尚书省可不敢处理。
  
      定国侯有没有失宠,还没有定论,谁敢去得罪他?
  
      可对此视若不见,端王那里还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尚书省索性将这些折子统统递给陛下,谁挖的坑谁填,这件事情,只有陛下有能力和资格处理。
  
      而此时,御书房内,张大学士对陈皇躬身行了一礼,说道:“老臣参见陛下。”
  
      “大学士免礼。”陈皇看向一名宦官,说道:“给大学士赐座。”
  
      张大学士虽然不参与朝事,但却是两代帝王的老师,在朝中的地位,尊崇无比。
  
      张大学士看着陈皇,疑惑道:“不知陛下召老臣来,有何要事?”
  
      陈皇道:“不瞒大学士,朕这次召大学士来,的确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拜托大学士。”
  
      张大学士站起身,躬身道:“请陛下吩咐。”
  
      陈皇走到殿中,开门见山道:“朕想将端王托付给大学士,请大学士悉心教导一些时日。”
  
      张大学士看着他,诧异道:“敢问陛下,这又是何故?”
  
      陈皇叹了口气,说道:“大学士也看到了,端王作为朕中意的储君,不仅没有储君之能,也没有储君之德,叫朕以后如何能放心的将天下交给他?”
  
      听到陈皇亲口承认,端王是他中意的储君时,张大学士的目光闪了闪,脸色却没有任何变化。
  
      “大学士是朕的先生,也是诸位皇子的先生。”陈皇看着他,说道:“朕希望大学士能重新教导他,让他改掉身上的一应缺点,重修德行,成为一名合格的储君。”
  
      张大学士看着他,叹了口气,躬身道:“请恕老臣无能,怕是要辜负陛下了。”
  
      陈皇面色微变,问道:“大学士这是何意?”
  
      张大学士抱拳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老臣能教端王殿下知识,却不能改变他的性情,不能改变他的德行,毕竟,端王殿下不像润王殿下那般年幼,他的性情、脑中所想,已然成熟,外人想要改变,难如登天。”
  
      陈皇能理解他的意思,叹了口气,说道:“连大学士也不行吗?”
  
      “恕老臣无能……”张大学士再次躬身,说道:“近些日子,老臣奉陛下之命,教导润王殿下,润王殿下之所以能有如此大的进步,是因为他年纪尚小,心性纯良,容易塑造,等到他再长上两年,怕是就有些晚了,而到了端王这等年纪,外人想要改变他的性情德行,近乎是不可能的……”
  
      提起赵圆,陈皇点了点头,喃喃道:“是啊,圆儿是个好孩子……,他近来的表现可好?”
  
      张大学士点了点头,说道:“润王刻苦好学,一日也不曾松懈,即便是闲暇之时,想的也是给陛下调膳,孝心可嘉,能教导出这样的弟子,老臣死而无憾……”
  
      陈皇笑道:“都是大学士教得好。”
  
      张大学士躬身道:“还是陛下的言传身教更有用……”
  
      两人之间,不知不觉便换了话题,从端王转到了润王身上。
  
      张大学士对赵圆给出了极高的评价,见他夸赞自己的皇子,陈皇心中自是满足得意,原本阴翳的心情也好了一些。
  
      不远处,魏间看着对润王夸赞不觉的张大学士,脸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