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七百七十一章 欺师灭祖

第七百七十一章 欺师灭祖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如意小郎君最新章节!
  
  康王到底是心灰意冷,还是想要放手一搏,唐宁并不清楚。
  
  自从去年他被贬落亲王位开始,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以前他的情绪从脸上就能看到,现在已经能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流露出其他的情绪,这件事情,唐宁已经在朝堂上验证过多次了。
  
  不过,只要他不给唐宁添堵,唐宁便没空去管他的事情,他这几日虽然闲赋在家,但却并不清闲。
  
  端王弹劾他的折子全都石沉大海,康王险些复位,这些事情无不说明定国侯失宠只是谣传,陛下甚至会为了辟谣,以康王来敲打端王。
  
  这两日,唐府门前车马不断,宾客络绎不绝。
  
  前几日因为有那些谣传在,京中官员不敢轻举妄动,如今谣言得以澄清,京中除京畿和江南之外,诸道官员纷纷登门拜谢。
  
  虽说关于削减江南和京畿举人名额,均分给其余诸道的提议,唐宁只是为了给陈皇一个交代,但关内道河南道河东道这些州府,却是实打实的承了他的恩惠,不可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陈国是礼仪之邦,做什么事情,都讲究一个礼字。
  
  客人登门,不给主家带些礼品,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这位出自关内道的御史刚刚放下礼物,那位淮南道的翰林又携礼登门,当然,他们名义上都是以探病为由,如今的朝廷严禁官员送礼,却也容许探病慰问这些人之常情。
  
  更何况,他们带的礼品也都不怎么重,沉重的是这一份份人情。
  
  “老夫替关内道万千学子,谢过唐大人了!”
  
  “唐大人好好养伤,朝堂上如果还有宵小胆敢跳出来,无中生有,捏造是非弹劾大人,下官定要当着陛下的面参他一本!”
  
  “下官先告辞了,唐大人不用远送……”
  
  ……
  
  唐宁站在门口,对众人挥了挥手,笑道:“诸位大人慢走……”
  
  等到众人散去,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诧异道:“其余诸道的官员上门道谢倒也正常,京畿和江南官员凑什么热闹?”
  
  萧珏瞥了他一眼,问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唐宁疑惑道:“我知道什么?”
  
  “别的官员都上门慰问,他们却不闻不问,岂不是说明对你有成见?”萧珏撇了他一眼,说道:“端王半只屁股都坐上皇位了,就因为弹劾了你,你看看他现在落到什么下场了,还有谁敢对你有成见?”
  
  端王的事情,唐宁昨日就知道了。
  
  端王被陈皇留在了宫中,由张大学士亲自教导的事情,已经传的满朝皆知。
  
  皇室地位尊崇,皇室子弟,从小受的便是最好的教育,但一般等到皇子们成年之后,就会搬出皇宫,自行开府,也不用跟着年幼的皇子一同学习。
  
  端王是近些年来唯一的例外。
  
  大概是陛下觉得张大学士以前没有教好他,如今想要回炉重造,看看他还有没有拯救的可能。
  
  萧珏摇头叹息,说道:“张大学士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接手端王这个烂摊子,这下可是羊入虎口,怕是要晚节不保啊……”
  
  “不用为张大学士担心了。”唐宁挥了挥手,说道:“从这些补品里挑一些,给陆雅和萧老将军带回去,这么多我吃不下……”
  
  萧珏一点都不客气的拉了一大车补品回去,家里还是剩下不少,唐宁没病没伤的,用不到这些,于是给方家凌家等几家都分了些……
  
  陈皇吃定了他和赵蔓的事情,唐宁刚刚解决了江南举人名额,还没有来得及歇息几天,陈皇便又让他早日去尚书省报道。
  
  陈皇交给他的第一件事情解决了,而第二件精简税务一事,还要更加艰难。
  
  好在陈皇虽然心黑,却也不是不讲道理。
  
  税改是一项大工程,不像是分配科举名额,提笔写几个数字就行,陈皇只要唐宁先在京师推广,而且给他的时间足足有半年。
  
  这些日子,黔地越来越乱,唐宁的心思不在这里,但他刚刚回京,也不能又弃小如小意她们于不顾,好在苏媚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写信回家,信上会写她在黔地的经历,打消唐宁的担心。
  
  他正要想想如何解决税务一事,宫里便有宦官来到唐府,召他进宫……
  
  ……
  
  崇文殿,赵圆捧着一本古籍摇头晃脑,坐在他对面的端王目光直勾勾的望着前方,神游物外。
  
  作为成年皇子,和润王在这里读书,是他的耻辱,京中不知道有多少官员百姓因此而笑话他。
  
  他是父皇钦定的太子人选,他要做的,应该是在朝堂上指点江山,叱咤风云,而不是坐在这里背什么圣人言。
  
  端王走神的功夫,张大学士已经从上方走下来,看着他,说道:“端王殿下觉得,老臣刚才说的对吗?”
  
  端王回过神,看了看他,笑道:“张大学士所言极是,本王受教了……”
  
  张大学士将手中的戒尺拍在桌上,说道:“可是老臣刚才什么也没有说。”
  
  端王怔怔的看着他,嘴唇动了动,正要说什么,张大学士目光肃然的看着他,说道:“陛下将端王殿下交给老臣教导,老臣便对殿下有难以推卸的责任,只有将殿下教好了,老臣才对得起陛下的信任……”
  
  “行了行了,本王知道了。”端王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他小时候就没有听过张大学士的话,更何况是现在,之前只是在父皇面前装出样子而已,谁会在乎一个只会动嘴皮子的酸儒?
  
  张大学士看着他,说道:“无规矩不立,殿下受老夫教导,就要遵守老夫的规矩,听课走神,是要受罚的。”
  
  端王怔了怔,问道:“受什么罚?”
  
  对面的赵圆抬起头,伸出手,说道:“打手板。”
  
  张大学士拿起戒尺,看着端王,说道:“请殿下伸出手掌。”
  
  端王看着他,皱眉说道:“大学士在本王这里,就不要用这些吓小孩的把戏了……”
  
  “这里没有“本王”,只有老夫的学生赵铭。”张大学士拽着他的衣袖,说道:“请殿下起来。”
  
  端王挥了挥手,不耐道:“大学士你不要太过分……”
  
  却不料他这一挥手,张大学士蹬蹬蹬退出好几步,脑袋不小心撞在殿内的柱子上,顿时血流如注。
  
  张大学士扶着脑袋,指着他,说道:“你,你,欺师灭祖,欺师灭祖啊……”
  
  “先生,先生……”赵圆丢下书跑过去,见张大学士额头血流不止,责怪的看了端王一眼,急忙跑出去,大声道:“来人,快叫太医,快叫太医!”
  
  殿内,端王怔怔的坐在那里,喃喃道:“我真的没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