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七百七十七章 小狐狸

第七百七十七章 小狐狸

    赵圆早上来唐家向唐宁诉苦,说他已经在学习《资治通鉴》了,那本书一册有一寸多厚,一共有三十册,他要读足足五年才能读完。
  
      这是一个很好的改变,从某种程度上说,资治通鉴比那些启蒙书籍高了不止一个档次,更重要的是,在陈国,这本书是皇帝的必读书目,作为太子,需要从这本书里悟出帝王之道。
  
      同一本书,不同的人去读,感悟都不同。
  
      有人从中悟出了强军之法,有人悟出了经济发展之道,也有人从中悟出了平衡术,这是一个宝藏,能从中得到什么,要看个人悟性。
  
      在夺嫡这条路上,赵圆上车最晚,但车速最快,尤其是在康王侧翻,端王抛锚的情况下,只有他一人向着最前方的位置策马奔腾。
  
      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唐家跌落尘埃,再难翻身,赵圆这边,其实已经提前宣布了胜利,拥有如此庞大的资源,任何人,包括陈皇,都不能改变陈国未来的格局。
  
      唯一的区别在与,陈皇卸任,赵圆上位的过程,到底是平和,还是暴力。
  
      读书的事情,唐宁帮不到他了,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他毕竟还没有离开陈国,不过他接下来要撞的不是钟,而是京畿的乡绅权贵。
  
      这些人并不好惹,封建社会的本质就是剥削,一切为统治者,为所谓的高人一等的权贵服务,他们才是法律所服务的统治阶级。
  
      有统治就有剥削,百姓被剥削的太狠,生存长期受到威胁,便会揭竿而起,历史上大多数的改朝换代都是这么来的。
  
      所以朝廷要防止土地大量的兼并,要为贫苦百姓着想,这样就难免要和乡绅权贵争利,而这些人又往往具有很大的能量,不会任由朝廷宰割,将他们逼得太狠,世道一样会乱。
  
      进也不行,退也不行,这是在为难唐宁,也是在为难怀王。
  
      尚书省,唐宁看着怀王,问道:“殿下可有好主意?”
  
      怀王坐下来,品了一口茶,说道:“父皇让本王协助唐大人,本王听唐大人的。”
  
      怀王有一点和唐宁很像,那就是懒,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如果有比躺着还舒服的姿势,唐宁想他也不会选择躺着。
  
      如果有人可以代替他做决定,他是决计不肯动脑子的。
  
      “要不这样……”唐宁看着他,说道:“我们不妨强制推行新税法,有谁敢不从,麻烦殿下带人去抄了他们的家,一个不从抄一个,十个不从抄十个,杀鸡儆猴,杀一儆百,殿下觉得如何?”
  
      “咳……”怀王轻咳一声,擦了擦嘴角的茶水,放下茶杯,说道:“这不好吧……”
  
      唐宁道:“这怎么不好,简单干脆,而且国库还会多一笔进项,何乐而不为?”
  
      “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压的太狠,怕是会引起民变,到时候无法收场,唐大人和本王都难逃责罚。”怀王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还是另想他法吧。”
  
      唐宁看着他问道:“那请问殿下还有什么高明的方法?”
  
      “各退一步。”怀王知道不能再事不关己下去,想了想,说道:“取消一部分不合理的税目,留下一部分,这样一来,我们向朝廷有了交代,也不会逼迫那些乡绅权贵太狠……”
  
      唐宁看了怀王一眼,他的这个办法,是一个折中的方法,若是使用得当,根本不可能引起乡绅权贵太大的反弹,如果他早些时候拿出来,接手此事的端王,根本就不会被代表地主利益的乡绅权贵弹劾成了筛子……
  
      唐宁看着他,问道:“这个方法是殿下什么时候想出来的?”
  
      怀王道:“灵机一动,刚刚想出来的而已。”
  
      唐宁没有拆穿他,只是摇头说道:“殿下太过于想当然了,陛下要的是彻彻底底的税改,不是和稀泥,而且殿下就能确定,那些人会退后半步?”
  
      怀王笑道:“本王愿听唐大人高见。”
  
      唐宁想了想,问道:“不知道殿下有没有听过这样一句话?”
  
      怀王道:“愿闻其详。”
  
      唐宁道:“有一位哲人曾经说过,人总是喜欢调和折中,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须在这里开一个窗,大家一定不允许,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来调和,愿意开窗了……”
  
      “唐大人的意思是……”怀王目中异彩闪动,说道:“先开出一个他们决计接受不了的条件,让他们自己妥协求全,达到我们的目的……”
  
      唐宁道:“殿下果真聪明……”
  
      怀王笑道:“聪明的是唐大人……”
  
      他看向唐宁,问道:“唐大人想要开出什么条件?”
  
      唐宁道:“很简单,取消人头税,按照土地征收税银……”
  
      怀王表情一滞,面色微变,问道:“唐大人是认真的吗?”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当然。”
  
      在陈国,包括历朝历代,实行的都是以人头收税,一户有多少人,便缴多少税,拥有十亩土地的三口之家,和坐拥良田万顷的权贵豪族,在土地上交的税银是没有多大区别的。
  
      拥有大量土地的乡绅权贵,不需要交纳与其大量土地相对应的税收,长此以往,国库税收收入会锐减,因此朝廷一直以来,想尽各种办法,避免土地兼并,却收效甚微。
  
      不按照人头,而是按照土地征税,可以彻底的解决这一问题,但势必会面临这些受益者的极大反对,到时候,陈国必将大乱,没有人愿意承担这样的后果。
  
      唐宁看着怀王,说道:“是按照土地收税,还是精简税制,相信他们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只是这件事情,需要一个人唱红脸,一个唱黑脸……”
  
      怀王笑了笑,说道:“本王喜欢唱红脸。”
  
      唐宁叹了口气,说道:“不巧,本官也喜欢唱红脸。”
  
      他面有难色,说道:“那怎么办呢,总有一个人要唱黑脸的……”
  
      怀王看了看他,问道:“要不……”
  
      唐宁看着他,说道:“可以。”
  
      ……
  
      户部。
  
      户部尚书坐在尚书衙,悠闲的品着茶水,修改税法原本是户部的事情,但这件事情要得罪的人太多,陛下体谅户部,就将这件棘手的事情交给了定国侯和怀王,这两位当朝最为杰出的年轻人,极大的减轻了他的负担。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促成这件事情,需要面临多大的阻力,定国侯和怀王,还是太年轻。
  
      钱硕摇了摇头,笑道:“真是初生牛犊啊……”
  
      他抿了一口茶水,顺水拿起桌上的一封折子,翻开一页。
  
      噗!
  
      钱硕嘴里的茶水全都喷了出来,面色大变,怔立原地许久之后,咬牙道:“两只小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