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七百八十四章 秘辛

第七百八十四章 秘辛

画眉是夫妻情趣,和七尺八尺七寸八寸的没有关系,有人将之视为调情的方式,有人觉得这有损男人尊严。
  
  唐宁和怀王相视一笑,并不和萧珏这种没有丝毫情趣的人解释。
  
  怀王和定国侯都是宠妻狂魔,这是他们除了生不出来孩子之外,最大的共同点,这一点京中几乎人尽皆知。
  
  萧老将军不在府上,怀王和怀王妃停留了片刻,便告辞离去。
  
  唐宁送他们离开萧府,怀王搀扶怀王妃上了马车,回头看了唐宁一眼,说道:“谢了。”
  
  唐宁问道:“谢什么?”
  
  怀王莫名其妙的谢了唐宁一句,却没有说谢什么,唐宁和唐夭夭又在萧家待了小半个时辰,打算告辞的时候,萧老将军恰好回府,留他们一起吃饭,唐宁也不好推辞了。
  
  萧珏看着萧老将军,说道:“爹,怀王刚才来拜访你了,你不在,他们待了一会儿就走了。”
  
  “我知道了。”萧老公爷点了点头,看向唐宁,笑道:“唐大人坐。”
  
  唐宁坐下之后,抿了口茶,看着萧老公爷,似是无意的问道:“怀王殿下经常来萧府吗?”
  
  萧老公爷看了看他,笑道:“怀王隔几个月就会来一次,只是因为皇后当年对他有恩,他过来看看老头子,你不用担心怀王会对润王产生威胁。”
  
  被萧老公爷一语戳中心思,唐宁有些不好意思,萧珏却像是发现了什么,问道:“润王,润王怎么了?”
  
  萧老公爷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出去,老夫和唐大人有话要说。”
  
  萧珏好奇道:“什么话?”
  
  “少废话!”萧老公爷瞪了他一眼,说道:“让你出去你就出去!”
  
  萧老公爷的话还是管用的,萧珏看了唐宁一眼,就老实的走出去了。
  
  萧珏离开之后,萧老公爷再次看向唐宁,说道:“你的这一步棋走的很好啊,内有淑妃,外有方家,再加上你,润王的前面可谓是一片坦途。”
  
  赵圆已经开始读《资治通鉴》了,说明他已经开始进入陈皇的视线,也正式进入了百官的视线,唐宁没有必要隐瞒萧老公爷,笑了笑,摇头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除了润王,我也别无选择。”
  
  “你还是有些低估你自己了。”萧老公爷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知道将唐家逼到现在这种地步,是多么艰难的事情吗?”
  
  唐宁看着萧老公爷,笑道:“这件事情,怕是没有人比晚辈更清楚了。”
  
  三年时间,从他进京开始,从翰林院,到六部,到尚书省,他用了三年多的时间,一点一点,一步一步的将唐家蚕食殆尽,这其中的艰难,他又怎么会不知?
  
  “虽然唐家已经没了,但也不要以为你们已经胜券在握。”萧老公爷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知道陛下这些年为什么如此的偏袒端王,偏袒唐家吗?”
  
  唐宁摇了摇头,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唐家就已经如日中天,对于之前的事情,他知道的并不多。
  
  “陛下当年的处境,其实和现在的润王差不多。”萧老公爷抿了口茶,说道:“他既不是先帝的嫡子,也不是长子,没有任何优势可言,那时候的夺嫡,才是真正的夺嫡,步步杀机,招招凶险,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
  
  唐宁看了他一眼,问道:“是唐家让陛下坐上皇位的?”
  
  “不错。”萧老公爷点了点头,说道:“当时唐家在朝堂上的影响力,还要胜过三年前,陛下娶了唐惠妃,获得了唐家的支持,将他的兄长一个一个的击败,最终坐上了这个位置。”
  
  萧老公爷说的平淡,但唐宁很清楚,这平淡的背后,必定是数不尽的,血与火的凶险。
  
  唐宁道:“这也是陛下打压唐家的原因吧“”
  
  萧老公爷欣赏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没有一位皇帝希望看到朝堂上出现像唐家这样的势力,不管是唐淮的唐,还是唐宁的唐。”
  
  萧老公爷这句话有着一丝提醒的意味在里面,唐宁会意到了,他点了点头,说道:“多谢萧老提醒。”
  
  萧老公爷继续道:“正因如此,这些年间,陛下虽然在逐步的打压唐家在朝堂上的势力,但对唐惠妃和端王,却是极尽宠爱,康王是长子,陛下却更宠端王,唐惠妃入宫不是最早,却将张贤妃和杨妃都压在身下,即便是皇后,也要避让她三分。”
  
  萧老公爷此刻讲的,都是宫中的秘辛,数十年前,唐家在陈皇身上压下了重注,完成了一场豪赌。
  
  重要的是,他们赌对了,这才有了唐惠妃和端王的风光。
  
  萧老公爷继续道:“除此之外,他对唐家的其他方面,也十分宽容。他因唐家而起,就必定不会对唐家赶尽杀绝,不到最后一刻,谁也预料不到这场夺嫡的结局。”
  
  “万事小心。”他看了唐宁一眼,说道:“陛下向来都是唯利而行,他有多无情,你们根本想象不到。”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晚辈知道。”
  
  “还有一件事情,老夫觉得,还是告诉你比较好。”萧老公爷看着唐宁,说道:“当年你父母私奔,从京师逃到灵州,险些已经逃出了陈国,天下之大,寻人如大海捞针,仅凭一个唐家,是找不到他们两个人的……”
  
  ……
  
  唐宁走出房间,萧珏立刻走过来,问道:“我爹和你说什么了?”
  
  唐宁道:“你自己去问萧老公爷。”
  
  萧珏撇了撇嘴,说道:“我要是敢问他,还用问你吗?”
  
  唐宁道:“说了一些朝廷的秘辛。”
  
  萧珏一脸不信道:“我爹刚才说了,怀王,润王,还有什么威胁的,一定不是这么简单。”
  
  唐宁无奈之下,对他招了招手,萧珏附耳过来。
  
  唐宁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萧珏身体一震,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之色,喃喃道:“你,你们居然……”
  
  既然萧老公爷已经知道了,告诉萧珏也无妨,如果唐宁在京师有能够完全信任的人,萧珏一定算一个。
  
  这个消息带给萧珏的震惊实在是太大,以至于唐宁和唐夭夭走后,他还没有回过神来。
  
  陆雅挺着肚子走过来,不满道:“怀王和定国侯都给夫人画眉,你再看看你……”
  
  “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行如此苟且之事?”萧珏道:“他们两个不要脸,我还要呢……”
  
  陆雅深吸口气,将心中的怒气压下去,想到怀王妃告诉她的话,生生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你就给人家画一次嘛……”
  
  “人家?”萧珏还在想着润王夺嫡的事情,下意识的问道:“人家是谁?”
  
  荣小荣说
  
  今天还有还更,十一点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