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七百八十五章 当年真相

第七百八十五章 当年真相

唐宁和唐夭夭从萧府回来之后,唐夭夭就被唐财主叫走了,唐宁一个人院子里坐了一会儿,片刻后站起身,向唐家最隐蔽的院落走去。
  
  唐妤坐在院中,手中拿着针线,正在做女红,只不过却不是刺绣,一件衣袖上和领口绣着花的小衣服已经颇具雏形。
  
  坐的久了,她的肩膀有些酸痛,伸出一只手锤了捶,正要继续的时候,肩膀上多了一只手,轻轻的帮她拿捏起来。
  
  她回头看了看,微笑道:“蔓儿刚才来找你了,刚离开不久,你快去找她吧。”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不着急。”
  
  唐妤重新拿起针线,说道:“趁着女红还没有忘掉,我想做几件小衣服,以后给孩子们穿。”
  
  唐宁一边帮她揉肩,一边问道:“要不我让秀儿帮你,她心灵手巧,做这些很快的。”
  
  “不用了。”唐妤笑了笑,说道:“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找些事情打发时间也好。”
  
  唐宁也不再勉强,顿了顿,问道:“娘,二十年前,你和爹已经跑到灵州那么远了,最后是怎么被找到的?”
  
  灵州已经属于陈国偏北,无论是逃往西域还是楚国,都十分方便,他们两个人既然能从京师跑到灵州,一路上都相安无事,没理由在这种地方被找到。
  
  唐妤手上的动作一顿,摇头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唐宁问道:“当年搜寻你们的,除了唐家,还有朝廷吧?”
  
  唐妤沉默了片刻,才点头道:“当时的唐家权倾一时,各个州府都贴满了我们的画像,这其中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们能逃到灵州,已经是幸运之至了。”
  
  听到这句话,唐宁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问下去了。
  
  陈国的律法比较严苛,这种全国通缉的命令,没有陈皇的点头,地方衙门是不可能施行的。
  
  仔细想想,这也再正常不过,当年的唐家是何等强大,陈皇不可能为了唐家小姐和一个江南书生便拂了唐家的意。
  
  唐妤看着他,说道:“答应娘,这件事情你不要怨恨陛下,也千万不要做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唐宁知道她是担心自己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事情,他笑了笑,说道:“放心吧,唐家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不会再多此一举的。”
  
  “你能这样想最好。”唐妤看着他,说道:“你不了解陛下,他这些年,坐在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上,在没有敌人的情况下,已经收敛了许多……,他其实远比你们想像的还要可怕。”
  
  唐宁今日听到了两次对陈皇类似的评价,她们都是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一定知道许多唐宁不知道的事情。
  
  唐宁忽然对于陈国的上一个时代充满了好奇,陈皇当年的地位和润王等同,但他却远没有润王的背景雄厚,从萧老公爷的只言片语中,唐宁猜测陈皇的那几位皇兄,也完全不像端王和康王那么废物。
  
  在这种情况下,陈皇能逆势而起,登上皇位,绝对不是唐宁从史书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唐宁能够查到的史书,对于陈皇登基之前的描述很简单。
  
  宣帝十六年秋,太子瑞落水溺亡,肃王齐染重疾,帝崩,传位于秦王政。
  
  陈皇名为赵政,秦王便是他登基之前的封号,那时候,他在皇室排行第四,上面还有太子以及两位皇兄。
  
  先帝临终那年,太子不慎落水身亡,二皇子肃王染上重病,不治身亡,至于三王子,早在一年前,就因为政治上的问题,被贬为庶民,流放不知所踪,帝位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陈皇头上。
  
  史书上的文字是没有温度的,没有亲身经历,根本不知道这上面的每个字,每句话,有着怎样的重量。
  
  唐宁看着唐妤,问道:“娘,陛下当年是怎么成为皇帝的?”
  
  唐妤出身唐家,在她私奔之前,陈皇已经登基,在那段时间,唐家始终处于京师这个漩涡的中心,她所知道的,自然要比别人知道的多得多。
  
  她放下手中的针线,回忆了片刻,才缓缓开口道:“开始的时候,在先帝的诸位皇子之中,陛下只是极为普通的一位,太后也不是先帝最宠爱的几位妃子之一,虽然先帝早年就立了太子,但二王子和三王子也没有放弃,他们三人,几乎瓜分了朝堂,为了帝位,争得头破血流,朝堂乌烟瘴气,直到后来……”
  
  唐宁问道:“直到唐家插手,并且站在了陛下这一边?”
  
  唐妤望着他,点了点头,说道:“唐家帮了陛下很多,没有唐家,就没有现在的陛下。”
  
  唐宁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问道:“既然当时三位皇子的实力都那么强大,唐家为何偏偏选择了帮助无权无势的陛下?”
  
  “正是因为陛下无权无势,身边无人可用,所以唐家才选择了他。”唐妤摇了摇头,说道:“只有这样,等到陛下登基之后,才没有人和他们争抢那巨大的利益。”
  
  唐宁道:“那个时候,他们不了解陛下,不知道等到他登基之后,反而会对唐家进行打压吧?”
  
  “你还年轻,有些事情还不懂。”唐妤看着他,再次摇头,说道:“很多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陛下登基之后,的确在不断的打压唐家,但是四姐在宫中受尽恩宠,不久就生下了端王,这些年来,陛下最宠爱的皇子就是端王,谁又能说唐家赌输了呢?”
  
  唐宁想了想,又问道:“当年太子溺水而亡,肃王染疾,三皇子被流放,也是唐家和陛下所为?”
  
  “这些我就不清楚了。”唐妤轻叹口气,说道:“但当年陛下的实力最弱,即便加上唐家,也不能和另外三位皇子中的任何一位抗衡,最终却能坐上皇位,一定有一些事情,是不能被人知道的……”
  
  唐妤抬头看着他,说道:“这些事情早就过去了,这么多年来,想要旧事重提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你可千万不要以身犯险……”
  
  唐宁点了点头,笑道:“放心吧,我知道分寸的。”
  
  唐宁走出院子的时候,脑海中还有些念头挥之不去。
  
  唐家和陈皇的当年,皇室的几件悬案,这些事情中透露出来的种种信息,让人思之心悸。
  
  不过,唐宁对于陈皇的黑历史并不怎么感兴趣,只是心中对他的印象,再次加深了一些。
  
  他踏出院子,看到赵蔓站在院外,泪眼婆娑的看着他。
  
  唐宁心中一惊,走到她身旁,问道:“怎么了?”
  
  赵蔓抹了抹眼睛,抬头看着他,抽泣道:“对不起……”
  
  唐宁愣了一下,随后才意识到,她应该是听到了刚才院子里的对话。
  
  他笑了笑,将她揽在怀里,抚摸着她的秀发,说道:“这不关你的事情。”
  
  赵蔓抬头看着唐宁,问道:“父皇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唐宁不知道陈皇具体有多么可怕,但毫无疑问的是,他要比他们所有人想象的都可怕的多的多。
  
  一位边缘化的皇子,能战胜一个个劲敌,登上皇位,如果他像赵圆那么单纯,早就被吞的连渣都不剩了。
  
  赵蔓抽了抽鼻子,问道:“如果,如果是父皇让人拆散了爹娘,你还会喜欢我吗?”
  
  “当然。”唐宁双手环绕她的腰肢,笑道:“你永远是我的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