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八百零六章 唐水身世

第八百零六章 唐水身世

    今天的莲藕明显醋放多了,唐宁三人都没有怎么动,一盘莲藕,都被安阳郡主吃光了。
  
      人丑就该多吃藕,虽然安阳郡主并不丑,但她也需要多吃。
  
      莲藕性寒,具有清热去烦的作用,很明显,安阳郡主需要去去火,下次见他可能就没有这么大的火气了。
  
      吃完饭后,唐水和安阳郡主待了一会儿就双双离开,唐宁想到一件事情,看向唐妤,问道:“娘,有传言说,福王年轻的时候是京师有名的美男子,到底是不是真的?”
  
      “这并不是传言。”唐妤摇了摇头,说道:“福王年轻时,有着“京师第一美男子”之称,那时候,即便他风流成性,当年也有很多高门大户的女子想要嫁给他。”
  
      唐宁讶异道:“福王,风流成性?”
  
      相比于福王是京师第一美男子的事情,唐宁觉得后者更让他难以置信。
  
      毕竟,岁月是把猪饲料,昔日少女的梦中男神,也有中年发福的时候。
  
      视颜值如粪土的人,不止福王一个,千百年后,在遥远的太平洋彼岸,还有一个姓李的。
  
      然而,颜值易改,本性难移。
  
      唐宁见过堕落的老实人,却很少见过回头的浪子。
  
      京中是个人都知道,定国侯和怀王宠妻,福王怕妻,唐宁还以为福王的这种性格是与生俱来的,没想到他还有如此的一段过往。
  
      曾经风流成性的浪子,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只宠一人的妻管严。
  
      福王之后为什么浪子回头,又为什么会从京师第一美男子变成像如今这样的油腻大叔,唐妤也不知道,唐宁更是无从得知。
  
      他之所以对福王好奇,当然不是因为安阳郡主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只是福王给他的感觉很奇怪。
  
      康王造反那日,权贵官员人心惶惶,端王被吓成了狗,连陈皇都吓得够呛,唯独福王从始至终面不改色,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康王造反成功会杀了他。
  
      要么是他根本不怕死,要么是他知道康王不会成功,至于到底是哪一个原因,唐宁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是前者,唐宁敬他是个有骨气的胖子,如果是后者,他的底气又来自于哪里?
  
      他对福王的好奇到此为止,因为除此之外,他还要忙别的事情。
  
      只过了一天,刑部尚书宋义就让人送来了一袋卷宗,有关当年之事的卷宗。
  
      卷宗里有一张通缉令,画的正是年轻时候的唐妤。
  
      这足以证明,当年的事情,陈皇是参与了的,没有他的允许,唐家没有本事将通缉令贴的满陈国都是。
  
      通缉令应该是有两张的,但刑部只留存了一张,不知道是刑部的疏忽,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让唐宁稍稍有些失望。
  
      他其实是想看看,他在这个世界的父亲,到底长什么样的。
  
      巧合有可能发生一次,也就有可能发生第二次,这是他期待了许久的事情,他期待着另一个世界的遗憾和缺失,能在这个世界得到圆满。
  
      然而这上面只写了母亲,却没有关于那个人的任何信息,这显然是不正常的,是唐家当年为了遮丑,刻意为之。
  
      除此之外,这卷宗之上倒是将其他细节写的很详细。
  
      当年他们二人私奔之后,朝廷便发下了海捕文书,用了许久,才在灵州找到他们,将唐家小姐带了回来,而那位江南书生,则没有被提及。
  
      唐水是那个时候一同带回来的,唐宁在查阅卷宗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件之前他不知道的事情。
  
      当年他们并不是两个人私奔,而是在一些人的帮助下,才能从京师一路逃到灵州。
  
      那些人的身份也被揭露出来,他们是当年小宛派来陈国的使者,那个时候的小宛和陈国,关系没有这么紧张,确切的说,当年西域是臣服于陈国的。
  
      西域使者为什么会帮他们,这上面没有说,唐宁也猜不出来,但从这些卷宗的字里行间来看,当时的小宛使者,一定和陈国官府,或是唐家发生了极不愉快的事情。
  
      那以后,小宛依旧每年不断的向陈国进贡,但却在两三年前,忽然扩张势力,将三分之一的西域纳入版图,与此同时,也和陈国彻底翻脸,如今已经成为了陈国的头号大敌。
  
      唐宁不知道如今陈国和小宛的局势,和当年的这件事情有没有关系,但有件事情可以确定,唐水的确有着西域血统,从她的样貌来看,她的父母,应该有一位是汉人,一位则来自小宛。
  
      这件事情能够从母亲那里得到答案,但唐宁很少问她当年发生的事情,为的便是不让她想到以前那些不太美好的回忆。
  
      当年的事情,陈皇也有份,唐宁站在他的角度,能够理解他的做法,但心中还是难免的会有不舒服。
  
      直到想到赵蔓,他才将一些情绪压下心底。
  
      ……
  
      皇宫之中,陈皇没有在御书房看折子,而是回了寝殿。
  
      他夜里极难入睡,且每天晚上都噩梦缠身,所以他白天会选择小憩片刻,用来补充精力。
  
      他睡觉的时候,必须点燃安神的熏香,一名宫女缓步走进来,将香炉点燃。
  
      没有人注意到,在她点燃香炉的时候,指间的一撮白色粉末,轻轻的落入了香炉之中。
  
      ……
  
      京师,街道之上。
  
      唐水和安阳郡主没有乘马车,并肩而行。
  
      安阳郡主面露思忖之色,片刻之后,转头望向唐水,问道:“他刚才是不是在骂我丑?”
  
      唐水问道:“什么时候?”
  
      “他让我吃藕。”安阳郡主道:“吃藕,吃藕,吃藕连起来就是丑,他刚才是不是在暗示我丑?”
  
      “怎么可能……”唐水摇了摇头,说道:“你自己别乱想了。”
  
      “他一定就是这个意思!”安阳郡主咬了咬牙,说道:“他最好祈祷不要落在我的手上,否则我一定要他知道我安阳的厉害……”
  
      唐水无奈的摇了摇头,岔开话题道:“等到明年,我打算去西域看看。”
  
      安阳郡主看着她,诧异道:“你去西域干什么?”
  
      唐水道:“走一走,看一看,小姑说我的家乡在西域,我想看看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
  
      安阳郡主道:“听说那里气候炎热,风沙也大,你真的要去?”
  
      唐水看了看她,问道:“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总是在京师有什么意思?”
  
      “我才不去。”安阳郡主果断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可不想被那里的风沙吹成黄脸婆……”
  
      两人走在街上闲聊时,从前方传来了一道怒喝。
  
      “说话啊,都哑巴了吗,你们不说话,客人们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哑巴?”
  
      “瞪我,你还敢瞪我,今天你们要是还卖不出去,老子就将你们的眼珠子挖出来,让你们在街上当乞丐!”
  
      ……
  
      唐水和安阳郡主抬头望去,只见在街角某处,有着十余道人影。
  
      其中一人拿着鞭子,正不停的抽打在另一些人身上。
  
      那些蹲在地上,被鞭打的人,有着高挺的鼻梁,深邃的五官,和陈国人长得并不一样。
  
      那人嘴里骂了一句,扬起鞭子,正要抽过去,却发现后方传来一道阻力。
  
      他转过头,发现鞭首被一名年轻女子握在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