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八百四十章 坦白从宽

第八百四十章 坦白从宽

    梁家的事情,唐宁不太方便插手,便全权交给了刘铮处理。
  
      一刻钟之前,万州州城四个城门便已经紧闭,梁家也被守城的五百名兵卒在第一时间围了起来。
  
      两年之前,梁家和万蛊教中人有所联络,并不是什么大事,毕竟陈国和梁国从来没有过什么摩擦,但自从梁国余孽在江南造反之后,他们就已经成为了陈国的敌人,窝藏他们,就是挑战朝廷和陈皇的底线。
  
      匆匆赶回来的万州刺史看着刘铮,惊怒道:“刘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刘铮看着万州刺史,摇了摇头,说道:“梁刺史,本官也没有想到,你们梁家,居然通敌叛国,窝藏梁国余党……”
  
      万州刺史心中咯噔一下,强自镇定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刘大人可有证据?”
  
      刘铮看了他一眼,挥手道:“搜!”
  
      百余名兵卒涌入梁家,向来在万州都是无人敢招惹的梁家,今日却只能老老实实的看着别人在梁家大肆搜查。
  
      梁家家主便是万州刺史的兄长,万州刺史走进梁家之后,两人对视一眼,梁家家主对他微微点头,后者才稍稍放下了心。
  
      片刻后,众人将梁家搜寻了一遍之后,一名小将走上前,拱手道:“回大人,没有发现可疑人物。”
  
      刘铮看着万州刺史,说道:“梁刺史,本官劝你们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或许朝廷还能从轻发落,你们若是拒不配合,可能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万州刺史目光直视着他,说道:“梁家没有做就是没有做,即便是你刘大人,也不能以这种莫须有的罪名来栽赃梁家,你身为江南西道提刑,却带兵私闯民宅,本官一定要上奏,让朝廷治你一个僭越之罪!”
  
      刘铮看了他们一眼,对那小将道:“看着他们。”
  
      看着刘铮离开,梁家众人来到某处堂内,万州刺史看着梁家家主,沉着脸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家家主道:“吴先生的管家今日出门了一次,或许是暴露了踪迹。”
  
      那位吴先生似乎很怕别人找到他们,这一点梁家众人都很清楚,但万州刺史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将山南西道提刑刘铮引到了这里。
  
      他压低声音道:“他们人呢?”
  
      梁家家主道:“刚才管家匆匆回来,应该是带着吴先生逃了。”
  
      “希望他们不要被抓到。”万州刺史面色肃然道:“只要没有证据,刘铮就不能奈我们何……”
  
      面色发白的梁涛站在一边,问道:“如果他不讲证据呢?”
  
      “不讲证据?”万州刺史冷哼一声,说道:“他以为他是右相唐宁,可以不讲道理吗?”
  
      梁涛看了他一眼,嘴唇动了动,最终只是默默的低下头。
  
      ……
  
      客栈之内,刘铮看着唐宁,说道:“唐相,我们在梁家并没有发现梁国余党。”
  
      在梁家没有什么收获,也不出唐宁的预料。
  
      像公孙影和白锦那样的人,想要抓到她们,何其不易,十大长老中的任何一人,都不会比她们更弱。
  
      然而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万州城门已关,只要他们还在城内,就断然无法逃脱。
  
      他看向刘铮,问道:“有没有找到赵田氏?”
  
      刘铮摇了摇头,说道:“也没有。”
  
      唐宁看向身后的赵芸儿,说道:“不如你先回家看看吧,梁家或许已经放她回去了。”
  
      赵芸儿点了点头,小声道:“那我先回去了。”
  
      赵芸儿离开之后,刘铮才看向唐宁,再次说道:“我们没有证据,梁家拒不承认窝藏梁国余党,他到底是刺史,再这样下去,恐怕会在万州引起骚动。”
  
      唐宁走出客栈,说道:“去梁家看看。”
  
      他有无数种让人说真话的方法,梁家背后的万蛊教高层,对他这次出京的最终任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唐宁自然是不可能放过他的。
  
      梁家众人被圈禁在梁家,限制了自由,但他们都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即便是山南西道提刑官刘铮,也不可能一直将他们圈禁下去。
  
      果然,小半个时辰之后,刘铮便去而复返。
  
      他的身旁多了一名年轻人,梁家家主和万州刺史的视线在那年轻人的身上一扫而过,梁涛则是死死的盯着他,脸上浮现出惧色。
  
      刘铮看着万州刺史,问道:“梁大人,不知你想好了没有?”
  
      万州刺史看着他,说道:“任凭你怎么说,这口黑锅,梁家也不会背的。”
  
      “我……,我坦白。”
  
      他话音刚落,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万州刺史和梁家家主猛地回头,难以置信的看着梁涛,梁宇更是抓着他的肩膀,惊怒道:“你疯了!”
  
      梁涛挣脱开他的手,上前几步,说道:“梁家是收留过两人,但是我们不知道他们是梁国余党,还请大人从轻发落……”
  
      “住口!”
  
      “逆子!”
  
      梁家二人看着梁涛,满面怒容,目眦欲裂。
  
      梁涛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叫什么名字,只是称呼其中一个人为“吴先生”,另一个是他的管家,这些年来,他们帮了梁家不少的忙,因此梁家一直都让他们住在这里……,可我们真的不知道他们和梁国有什么关系……”
  
      刘铮看着梁涛,问道:“他们现在去了哪里?”
  
      梁涛道:“他们跑了。”
  
      刘铮继续道:“他都帮你们梁家做了什么事情?”
  
      梁涛道:“多年以前,他帮我们除掉了万州的政敌,我爹才能顺利的坐上刺史的位置……”
  
      见梁涛将梁家所有的事情都抖了出来,梁家家主和万州刺史彻底绝望,面色颓败,连腰背都弯了下去。
  
      梁家这位二少倒是诚实,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将实情说了出来。
  
      梁家的真实情况,有些出乎唐宁的预料。
  
      他本以为,梁家和万蛊教高层有所勾结,便和当初的江南一样,他们通过掌控地方官员,间接掌控万州,以便时机成熟之后,在梁国作乱。
  
      但事实上,梁家上到主人,下到奴仆,都没有被蛊虫控制的迹象。
  
      这说明他们背后的人,并没有控制梁家,也没有通过梁家,去做什么对他们有益的事情。
  
      相反,他们在帮助梁家成为万州第一大族之后,还命令梁家低调行事,不许高调张扬,引起别人的注意,更不许泄露他们的行踪。
  
      唐宁让阮县尉调查过梁家这些年来的作为,事实和梁涛所说的大致相同。
  
      这些年来,梁家虽然是万州的第一豪族,但做事却极其低调,官府和百姓畏惧梁家归畏惧,可梁家除了开开赌场,赚些赌徒的银子之外,似乎并没有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在万州的名声也还可以。
  
      即便是密谍查案也是讲证据的,梁家窝藏梁国余党,万州刺史的位置肯定是保不住了,但梁家并没有对朝廷造成什么危害,也扣不上一个通敌叛国的罪名。
  
      至于他们的下场会如何,还要等朝廷的判决,但据唐宁估计,也无非就是查抄家产,充军流放之类……
  
      万州刺史被扒了官服,用颓然的眼神看了梁涛一眼,说道:“逆子,这样你就满意了?”
  
      梁涛道:“我不这样,梁家只会万劫不复。”
  
      万州刺史心中一股无名火起,抓着他的衣领,怒道:“逆子,你说什么?”
  
      梁涛小声道:“他是唐宁。”
  
      万州刺史脸上的怒容一滞,呆呆的看着他,问道:“右……,右相?”
  
      梁涛点了点头。
  
      万州刺史放开了他的衣领,抿了抿嘴唇,再次看了他一眼,终于没有再说什么了。
  
      唐宁虽不在万州,但万州一直以来都有他的传说。
  
      他是陈国立国以来,最年轻的宰相,也是手段最狠的权臣。
  
      曾经叱咤朝堂的唐家,一手遮天的冯相,把持朝政的江南一党,无法无天的权贵豪族,甚至包括争夺储君之位的康王……
  
      这些人一个一个的栽在了他的手上,他走到哪里,就会为哪里带来一场灾难,站在他对立面的人,轻则抄家,重则灭族……
  
      他要是想将通敌叛国的帽子扣在梁家头上,根本不用讲什么道理,因为他就是道理……
  
      正当万州刺史心中翻江倒海时,唐宁从门外走进来,看着梁涛,问道:“赵田氏被你抓回了梁家,她人呢?”
  
      梁涛低下头,说道:“我昨天就放了她,至于她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