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八百四十八章 权宜之计

第八百四十八章 权宜之计

人与人之间有区别,蛊与蛊之间也有高下。
  
  冰蚕蛊等有数的几种蛊虫,毒性高,攻击性强,是蛊中之蛊,银线蛇等次之,它们天生便要优于其他的蛊虫。
  
  这种等级,并非是随意划分的,高等级的蛊虫,天然的会对低等级的蛊虫产生压制,黔地的先民们数百年前就发现了这种关系。
  
  银线蛇已经属于蛊虫中的极品了,此蛊的本体银线蛇便极为珍惜,寻之不易,想要将之炼成蛊虫,更是难上加难,十成有九成会失败,在黔地,极少人才拥有这种蛊虫。
  
  而对于大部分蛊师来说,蛊术的比拼,十成之中,有九成在蛊,一成在术,即便是一些厉害的蛊术高手,也十分依赖蛊虫。
  
  巫擎有银线蛇在手,和巫沙部众人斗蛊,便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
  
  然而谁能想到,蛊中王者银线蛇,此刻却被人随意的捏在手里,剧烈的扭动着身体,却无法逃脱。
  
  即便是唐宁捏住的是蛇身,它也不曾转过头来咬他。
  
  巫擎回过神来,惊怒道:“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不怕我的银线蛇!”
  
  唐宁望向阿朵,阿朵抿了抿嘴唇,小声问道:“唐大哥,银线蛇为什么不咬你?”
  
  “原来这东西叫银线蛇啊。”唐宁笑了笑,解释道:“可能是因为我从小是在药罐子里泡大的,这些蛇虫鼠蚁的,从来都不敢接近我……”
  
  他虽然不是在药罐子里泡大的,但他身上却带着一只冰蚕蛊。
  
  这只冰蚕蛊并不是之前苏媚曾经借给他的那只,那只冰蚕是白锦的宝贝,唐宁身上的这只,是苏媚修习了万蛊毒经之后,特意炼制出来,让他防身的。
  
  冰蚕蛊是比银线蛇更高级的蛊虫,若是银线蛇王,或许还能和它比上一比,一条普通的银线蛇,怎么敢在上位者面前造次,即便是他的冰蚕蛊还在休眠之中。
  
  巫擎看着他,说道:“把银线蛇还给我!”
  
  唐宁身上的好东西不少,连冰蚕蛊都有,自然不会抢他的银线蛇,况且在蛊族,蛊虫都是主人耗费心血凝练的,夺人蛊虫,就和杀人父母差不多,即便是仇人,也不会将对方的蛊虫夺过来,这是被所有人所不齿的行径。
  
  唐宁将那条银线蛇扔给巫擎,说道:“收好你的蛇,别让他跑出来咬人,就算咬不到人,吓到小孩子也不对……”
  
  巫擎将银线蛇收起来,充满警惕的看着他。
  
  他本以为有银线蛇在手,就能轻而易举的打败巫平,没想到是,巫沙部居然出了这样一位怪人,变态到能跟得上银线蛇的速度,使得银线蛇不敢咬他……
  
  他看着二长老,沉声道:“巫沙部怎么会有汉人!”
  
  “这位小大夫,是我们巫沙部的客人。”二长老看了他一眼,目光望向唐宁,用汉话问道:“巫平没事吧?”
  
  “暂时没事。”唐宁看了躺在地上的巫平,说道:“但是银线蛇之毒十分棘手,配制解药需要一段时间,我只能暂时的压制住他体内的毒素……”
  
  二长老对他行了一礼,说道:“麻烦小大夫了。”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长老客气。”
  
  巫擎压抑住心中的惊悸,将视线从唐宁身上收回来,说道:“开始比试吧。”
  
  巫沙部有人站出来,不忿道:“你明知道巫平受伤了,你这是趁人之危!”
  
  巫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们巫沙部,难道就只有巫平一个人吗?”
  
  那人嘴巴张了张,顿时哑口无言。
  
  巫平是巫沙部最精通蛊术的战士,连他都不是巫擎的一合之敌,又有谁是巫擎的对手?
  
  二长老看了他一眼,说道:“今天太晚了,你们先在寨中住下,明日一早,比试正式开始。”
  
  巫擎看了他一眼,也并未提出什么异议,转身走到广场的角落,盘膝坐下。
  
  唐宁随着阿朵等人回了某处小楼,将巫平的手腕割开,放出了毒血,又写下了解银线蛇之毒需要的药草。
  
  巫平挣扎着从床上起来,说道:“二长老,我没事,明天我能……”
  
  他一句话没有说完,便重新跌回床上。
  
  “巫平受伤了,这可怎么办?”
  
  “巫擎有银线蛇,寨子里没有人能够赢他……”
  
  “难道这次我们要输了……”
  
  ……
  
  房间里面里面有些吵闹,唐宁左右也听不懂,看向阿朵,问道:“只要十天,巫平便能痊愈,你们不能将时间推迟一些吗?”
  
  阿朵摇了摇头,说道:“这是大长老当年定下的规矩,我们也不能改变,若是拒绝了巫擎的比试要求,他们就会带人攻进寨子,那时候,两个寨子会有一场大战……”
  
  二长老看着他,补充道:“而且巫擎手中有银线蛇,巫沙部上下,没有能克制此蛊的……”
  
  阿朵沉吟许久,看向二长老,咬牙道:“要不我去吧!”
  
  二长老看向她,问道:“你能赢吗?”
  
  阿朵道:“我会小心的。”
  
  “没用的……”二长老摇了摇头,忽而看向唐宁,说道:“小大夫,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小大夫能答应……”
  
  唐宁问道:“长老是想让我替巫沙部比试吧?”
  
  二长老点了点头,说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巫擎的银线蛇会畏惧你,但是只有你能克制银线蛇,小大夫的武学底子不错,想来能够应付巫擎的。”
  
  唐宁看着他,摇了摇头,说道:“比试倒是没什么,可我又不是你们巫沙部的人……”
  
  他倒是很愿意和巫沙部产生更进一层的关系,这样一来,也有助于他进一步打探苏媚的消息,但巫擎也没有那么傻,会让他代表巫沙部出战。
  
  从他目前观察到的情况来看,无论是巫沙部还是巫擎等人,都是很守先祖定下的规矩的,要是有人想要破坏规矩,想必另一方一定不会同意。
  
  二长老看着他,说道:“你可以是。”
  
  他说完之后,便看向阿朵,说道:“只是要委屈阿朵了。”
  
  ……
  
  清晨。
  
  巫沙部。
  
  巫擎等人站在一片空地上,看着巫沙部众人走过来,面无表情的问道:“你们想好让谁出战了吗?”
  
  二长老看向唐宁,说道:“麻烦小大夫了。”
  
  看着唐宁走出来,巫擎先是一怔,随后便面色大变,说道:“派一个汉人和我比试,你们巫沙部是什么意思!”
  
  二长老摇了摇头,说道:“他虽然是汉人,但却是阿朵的丈夫,自然算是我们巫沙部的人,为什么不能代表巫沙部出战?”
  
  阿朵闻言,主动的挽起了唐宁的胳膊,瞪大眼睛看着巫擎。
  
  唐宁眼见巫擎的表情发生了变化,就知道二长老说的都是真的。
  
  蛊族虽然没有不能和外族通婚的习俗,但却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那便是蛊族女子不外嫁。
  
  因此,蛊族女子要是和汉人结合,必须是汉人男子入赘,如此一来,他自然而然的算是蛊族人了。
  
  昨天晚上,二长老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唐宁起初是拒绝的,这件事情对他没什么损害,但阿朵还是未出阁的姑娘,这种事情传出去,让她以后还怎么嫁人。
  
  然而阿朵为了寨子,却根本没有多做考虑,近乎是哀求的劝唐宁答应下来,唐宁无奈之下,只能点头应允。
  
  也只有这样,他才能以巫沙部族人的身份,参加这场事关寨子存亡的比试。
  
  巫擎看着唐宁,面色变化。
  
  在这巫沙部中,他最忌惮的,自然就是昨夜擒住了他银线蛇的汉人,若是对手是他,他手中最大的杀器便没有了任何用处。
  
  但既然巫沙部已经挑明了他的身份,他也没有理由再说什么。
  
  不过两人的比试是斗蛊,除了拳脚功夫之外,蛊术比拼也是必须要有的,他看了唐宁一眼,用生硬的汉话说道:“你懂蛊吗?”
  
  唐宁看着他,笑了笑,说道:“略懂而已……”
  
  /txt/83063/。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