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八百五十九章 九长老

第八百五十九章 九长老

    “圣女,我们拦着她,你先走!”
  
      十余名守护者将那身影围住,其中为首的一人回头看了一眼戴着面纱的女子,焦急说道。
  
      刚才她们和第八脉的圣女遇上时,此人无声无息的出现。
  
      她只用了几息的功夫,就将包括第八脉圣女,包括她的守护者在内的所有人生擒。
  
      而在数日之前,她们也曾亲眼见到她让第七脉全军覆没。
  
      她们并不知道此人到底是什么是身份,是不是哪一脉的高手,但她们知道,她们不是她的对手。
  
      蒙着面纱的女子走到她们身前,说道:“你们不是她的对手,我拦着她,你们走。”
  
      守护者的任务,就是守护圣女的安全,当圣女遇到危险的时候,冲到她的前面,必要的时候,牺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为首的高挑女子看着她,断然道:“圣女,这万万不可,你快走吧……”
  
      蒙着面纱的女子没有再说话,看向对面斗篷下的身影。
  
      那名高挑女子知道圣女的决定不会改变,眼中浮现出一丝感动之色,随后便当机立断的说道:“我们走,不要连累圣女!”
  
      “你倒是有情有义。”斗篷之下传来一道声音,这声音飘忽不定,只能听出斗篷下是一个女人,大致的年龄却是猜不出来了。
  
      “九长老,别装了。”蒙着面纱的女子看着她,说道:“你不顾教规,遣入万蛊林,干预圣女争夺,就不怕被夺去长老之位,扔进蛊池,尸骨无存?”
  
      斗篷之下的人影沉默了许久,才再次开口。
  
      这一次,斗篷之下的声音不再飘忽,真真切切的传来了一名老妪的声音。
  
      她看着那女子,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女子看了她一眼,说道:“十大长老,蛊术各有所长,还有哪位长老的驱蛊术,能比得过九长老?”
  
      那身影将斗篷摘下来,扔在地上,果然露出了一名老妪的面孔。
  
      九长老看向那面纱女子,平静的说道:“本来想留你一命的,现在看来留不得了。”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脚下忽然涌出无数的蛊虫,向面纱女子涌动而去。
  
      女子伸出手,手心处握着一只通体晶莹的冰蚕,那些蛊虫爬到她身旁半丈远的地方,就战战兢兢的,不敢上前。
  
      然而,几乎是在下一瞬,便有一道绿光从老妪的袖中射出,那绿光不知是何物,女子手中的冰蚕感受到其中的气息,立刻从女子手中激射而出,和那道绿光缠斗到了一起。
  
      与此同时,地面上的蛊虫,再次动了起来。
  
      她们从女子的脚边爬过,便又消失在了地面的枯叶之下。
  
      九长老的面色终于发生了变化,看着她,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女子面纱之下,展露出笑颜,看着她,问道:“九长老是教中资历最老的长老之一,不会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吧?”
  
      “这不可能!”九长老面色再变,厉声道:“前代圣女陨落,万蛊毒经被抢,不可能有人懂得此术,你到底是谁!”
  
      女子上前一步,说道:“你不妨猜猜……”
  
      九长老看了她一眼,说道:“你不用想着拖延时间,等我杀了你,就会轮到她们。”
  
      面纱女子摇头道:“这并不是我拖延时间的理由。”
  
      九长老自然不信,冷哼一声,正要动手,却忽然面色一变,猛地退后几步,大惊道:“你到底是谁!”
  
      面纱女子看着她,叹息口气,说道:“可惜了。”
  
      老妪和她保持着两丈的距离,心中才安定了些。这第十脉的圣女实在是诡异至极,她不仅懂得只有前代圣女才懂的秘术,更是能无声无息的下毒,险些连她都没有发现,这样的人,已经不比现任的十大长老弱多少了。
  
      甚至于,要论蛊术和毒术,就连她也不如她,这一点从她目前展露出来的实力中便可看出。
  
      毫无疑问,她的身上一定隐藏着一个大秘密。
  
      这个秘密,极有可能和前代圣女,和已经失传的万蛊毒经有关。
  
      短短的时间之内,九长老就将之当成了与她同等级的对手,心中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蒙着面纱的女子,也感受到了从对面传来的压力,对方毕竟是资历极老的长老,除了蛊术之外,武学修为也是极高……
  
      便在她想着这些的时候,那老妪已经动了……
  
      ……
  
      “要来一串吗?”
  
      唐宁看着老乞丐递过来的串烤蜈蚣,拒绝了他的好意,拿起了他昨天剩下的那一只兔腿。
  
      或许因为这里是万蛊林,林中毒虫无数的原因,即便是在山林里,唐宁能找到的野味也很少。
  
      而且,自从第二脉和第三脉落入他的手中之后,其他脉的人,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样,唐宁连一个都没有见过。
  
      好好的圣女争夺,硬是被万蛊教搞成了野外求生,而且不允许从外面携带食物,老乞丐倒是无所谓,在他眼里,只要是能跑的,就是能吃的,但再这样下去,唐宁等人的吃饭便是问题了。
  
      他此刻倒是明白了守株待兔故事中那名农夫的想法。
  
      要是他们坐在这里,其他各脉的人就会一个个的跑过来让他们抓,那该能省多少事情……
  
      沙沙沙……
  
      唐宁的这个念头刚刚在脑海中浮现,从一旁的树林中,忽然传来了沙沙沙的声响,从声音上听,至少有十人在向这边靠近。
  
      他的目光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只见不多不少,正好有十名女子从树林中跑了出来。
  
      唐宁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之色,从她们的衣着装束来看,这十人应该是某一脉圣女的守护者,然而圣女守护者的使命就是守护圣女,哪有只见守护者不见圣女的事情?
  
      唐宁脸上的表情是诧异,从林中跑出来的十名女子脸上就是惊惧了。
  
      她们根本没有想到,树林之外,居然有这么多人。
  
      就在她们怔在原地的功夫,阿朵等人已经行动了。
  
      不等老乞丐动手,众人便已经将这些人拿下。
  
      这几天,第二脉第三脉的圣女以及她们的守护者,在唐宁的苦口婆心的劝说之下,已经归顺了他们。
  
      毕竟,反正她们已经无缘再争夺圣女,站在未来圣女的这一边,显然要比死扛到底要有前途的多。
  
      阿朵走到为首的女子身旁,问道:“你们是第几脉的,你们的圣女呢?”
  
      为首的女子别过头去,一言不发。
  
      阿朵双手叉腰,说道:“说不说,不说就把你们丢掉蛊虫堆里!”
  
      十人中,年纪较小的两名少女闻言,身体颤了颤,面色一白,为首那女子转过头,咬牙道:“第十脉!”
  
      坐在不远处树桩上的唐宁,闻言猛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