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八百七十八章 大秘密

第八百七十八章 大秘密

    尚书省门口,名叫巴鲁的草原使臣,用不太标准的汉话说道:“大人什么时候去草原,可汗很想念您……”
  
      陈国和草原建交之后,肃慎族也派了使臣常驻京师,不过他们到的时候,唐宁正好去了黔地,他也是昨天才见到这些使臣的。
  
      想到草原上的小野马,唐宁便没来由的一阵心虚,说道:“等到过些日子吧。”
  
      好在巴鲁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这些人居然敢和大人作对,回草原的途中,需不需要解决了他们?”
  
      他说话的时候,还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这倒不用。”草原上的汉子戾气就是大,唐宁摆了摆手,说道:“一路之上,别让他们舒服就行。”
  
      唐宁承认自己小气,一路走过来,直接的间接的,手上也沾染了不少人命,但因为这件事情,便让李奇等人死在出使路上,还是有些太过了。
  
      而且陈国使臣在草原团灭,陈国肯定不会就这么罢休,也会给小蛮妞惹上大麻烦。
  
      巴鲁等人离开,唐宁正要走回去,转头看着不远处的李奇,问道:“现在还不是下衙时间,李左丞去哪里?”
  
      李奇面色苍白,颤声说道:“下,下官身体不舒服,想去看看大夫。”
  
      “李大人的脸色很苍白啊。”唐宁点了点头,说道:“身体重要,去吧,你的假本官准了。”
  
      李奇吸了吸鼻子,干笑道:“唐大人,您刚才和草原使臣说什么呢?”
  
      唐宁摆了摆手,说道:“没说什么啊……”
  
      李奇道:“那他们刚才为什么……”
  
      他说着说着,模仿巴鲁刚才的动作,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哦,你说这个啊……”唐宁笑了笑,解释道:“草原上的烤全羊是一绝,本官刚才特意关照巴鲁使臣,一定让你们尝尝草原上这道特色菜,李左丞不要误会……”
  
      李奇目光惊惧的看着他,他怎么可能信唐宁的鬼话!
  
      什么烤全羊,恐怕等他们到了草原,被烤的应该是他们吧?
  
      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草原和陈国的和平,是眼前这位凭着一张嘴谈下来的,他在草原,一定有着连陛下都没有的影响力。
  
      他们这些人去了草原,岂不是羊入虎口,自取灭亡?
  
      李奇出了尚书省,浑浑噩噩的来了端王府,将刚才发生在尚书省的事情原原本本的描述了一遍。
  
      “你说什么?”端王揪着他的衣领,说道:“唐宁让你们所有人出使草原?”
  
      李奇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而且下官亲眼所见,他和那草原使臣很亲近,怕是下官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端王猛地一拍桌子,大怒道:“他敢!”
  
      李奇道:“殿下,唐宁曾经去过草原,听说他和草原如今的可汗有深交,到了草原,就是他们的地盘,他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让我们消失,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若是真的敢,岂不是就有把柄落在本王身上了?”端王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说道:“你们尽管去吧,他若是真的敢谋害朝廷命官,哪怕他是丞相,本王也能让他翻不了身!”
  
      李奇身体一颤,看着端王,难以置信道:“殿下,那我们……”
  
      “唐家当初帮你了这么多,才让你坐上了尚书左丞的位置,现在是你报答本王的时候了。”端王看着他,漠然说道:“你放心,你们要是死了,本王会让唐宁给你们陪葬!”
  
      李奇面色苍白无血,眼中逐渐失去了色彩。
  
      ……
  
      京兆尹误判一案,转交到刑部之后,很快就有了结果。
  
      不管怎么说,岳父大人的失察是真,但京兆尹乃是整个京兆府的父母官,他也是凡人,没有一双看破万物的慧眼,每日处理那么多的事情,难免会有所疏漏。
  
      朝廷对于京兆尹不会这么苛刻,若是因为这样的小疏漏,就要罢免京兆尹,那陈国的京兆尹隔几天就会换一个。
  
      刑部的处罚是对他罚俸三个月,重新为那家人翻案,这在陈国的律法内,是最严厉的惩罚。
  
      至于万年县令,因为他勾结当地恶霸,颠倒黑白,草菅人命,即刻革职并判处流刑……
  
      端王这次想要用万年县令来换京兆尹的如意算盘,终于落空。
  
      京师的民怨之声,也随着刑部的调查结果而逐渐平息。
  
      王相这次站出来,的确为唐宁省去了很多麻烦,然而对他来说,最麻烦的事情不在端王。
  
      赵蔓已经将消息传递给魏间了,但直到现在,宫里还没有传来什么消息,可见陈皇的身体状况,比唐宁预料的还要差。
  
      他走到尚书省门口,看了一眼后宫的方向,摇了摇头,无奈的走进去。
  
      尚书左丞李奇失魂落魄的站在院子里,看到唐宁进来,脸上立刻堆出了笑容,迎上前,说道:“见过唐相。”
  
      唐宁看了他一眼,说道:“是李左丞啊,你的脸色看起来很难看,要不要本官叫太医过来帮你瞧瞧,过几日就要出使草原了,身体垮了可不行……”
  
      李奇闻言,眼前一亮,立刻道:“唐大人,下官近日的确感到身体不适,怕是受不了路途的颠簸,要不……”
  
      没等他说完,唐宁便挥了挥手,说道:“李左丞放心,太医丞凌一鸿本官很熟悉,一会儿本官就让人将他请来,帮你仔细瞧瞧,不管你有什么大病小病,出发前都能给你治好了……”
  
      李奇面色一变,说道:“下,下官……”
  
      唐宁看着他,摇头道:“李左丞啊,本官知道你不想去草原,但这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干,你也要多多体谅体谅尚书省的难处,你说是不是?”
  
      李奇面色更加苍白,怔怔的点头道:“是,是……”
  
      看着唐宁走进尚书房,李奇的身体晃了晃,只觉得一阵天晕地旋。
  
      得罪了睚眦必报的右相,他这次去草原,是别想回来了,而端王的意思是,他死在外面最好,这样端王就能掌控右相的把柄……
  
      可他还不想死啊,就算是仕途终止,他也不想死,可他知道,若是他此刻做出辞官或是打乱端王计划的事情,他会比死更难看。
  
      内心挣扎了许久,他终于一咬牙,转身向尚书房走去。
  
      走到尚书房,他看着坐在位置上的唐宁,噗通一声跪下,说道:“唐大人,是下官鬼迷心窍,奉端王的命令,为难京兆尹钟大人,这都是下官的错,求唐大人饶下官一命!”
  
      唐宁站起身,看着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的尚书左丞,诧异道:“李左丞,你这是干什么?”
  
      李奇的额头上已经磕出了血,却还是不停的磕头,颤声道:“下官上有老,下有小,若是下官出事,他们也没法活命,请唐大人怜悯,放下官一条生路……”
  
      唐宁有些无奈,走过去,说道:“李左丞,你不要这样,本官什么时候要你的命了……”
  
      却不知李奇见此,料定唐宁不愿意放过他,心中更加惶恐,声音也越发颤抖:“大人,下官愿意为大人做牛做马,只听大人差遣,求大人饶命啊……”
  
      唐宁面色更加无奈,他长得这么温文尔雅,像是一动不动就取人性命的人吗,这位李左丞怎么就不信呢?
  
      在李奇眼中,这自然是唐宁不为所动,不愿意饶他性命,他心中一狠,咬牙道:“大人,下官跟随唐家多年,知道唐家和唐惠妃一个秘密,只要大人肯饶我性命,我就将这个秘密告诉大人!”
  
      唐家已经亡了,并且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唐惠妃的下场,唐宁也可以预料,他摇了摇头,说道:“本官对唐家和唐惠妃的秘密不感兴趣。”
  
      这已经是他活命的最后机会,李奇自然不会放弃,闻言急忙道:“这个秘密和萧皇后以及前太子有关,是唐家的一个大秘密……”
  
      【ps:晚上7:00-9:00,要配合起点在斗鱼进行一场qq飞车的直播,房间号是4679086,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