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八百八十三章 中毒

第八百八十三章 中毒

唐宁离开养神殿,和魏间分别,走过某处宫殿,穿过一道长廊的转角处,前方有一道身影已经在等待了。
  
  看着前方的宫装妇人,唐宁停下脚步,拱手道:“见过淑妃娘娘。”
  
  淑妃双手虚扶,说道:“唐相不必多礼。”
  
  她微微一笑,问道:“见过陛下了?”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见过了。”
  
  方淑妃表情有些暗淡,说道:“世事难料,没想到陛下的身体这么快就……”
  
  唐宁道:“娘娘节哀。”
  
  “陛下若是有事,唐惠妃怕是第一时间不会放过我们母子。”方淑妃擦了擦眼角,收拾起心情,目光再次看向他,说道:“本官和圆儿被困在宫里,不能外出,外面就拜托唐相相助了……”
  
  唐宁摆了摆手,说道:“助娘娘就是助我……”
  
  唐宁离开皇宫之后,后宫某殿,唐惠妃正在大发雷霆。
  
  宫内的宦官宫女战战兢兢的站在殿内,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这个孽种,竟敢如此对本官说话!”
  
  “姓魏的,一个死宦官,居然也敢和本宫作对!”
  
  ……
  
  想到刚才在养神殿前发生的事情,她心中怒气更盛,将眼前所见的东西,全都砸了个粉碎。
  
  一名宫女匆匆的从外面走进来,说道:“娘娘,娘娘……”
  
  唐惠妃看着她,沉下脸道:“说,陛下和他说什么了?”
  
  那宫女道:“陛下告诉他要立端王殿下为太子,让他尽心辅佐殿下,还给了他一根打龙鞭……”
  
  “打龙鞭?”唐惠妃冷哼一声,说道:“真以为有了打龙鞭就能为所欲为了,铭儿上位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她看向那宫女,问道:“陛下还说什么了?”
  
  那宫女看了看她,说道:“陛下还说,他本来想传位给润王……”
  
  “我就知道!”唐惠妃面色沉下来,说道:“那个贱人让赵圆装孝顺,一定没安什么好心!”
  
  得知此事,她心中对陈皇的那一丝愧疚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说道:“看来这步棋果然走对了……”
  
  ……
  
  唐宁离开后宫,向皇门口走去时,脚步忽然顿住,望向某处柱子后面。
  
  一道人影从柱后走出来,看清了他的面孔,唐宁心中陡然一惊:“是你!”
  
  那人笑了笑,说道:“唐大人还记得本官……”
  
  唐宁看着本该死去的前户部侍郎韩明,下意识道:“你是人是鬼?”
  
  虽说他是无神论者,但穿越这种事情都在他身上发生了,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即便如此,已经死了好几年的人出现在他眼前时,他还是被吓了一大跳。
  
  韩明道:“韩某虽然该死,但陛下仁慈,当年饶了罪臣一命……”
  
  陈皇仁慈是唐宁今天听到的最大的笑话,但他没兴趣和韩明争辩这个,知道他是人不是鬼,他心里也就彻底安定下来了。
  
  韩明看着他,面有异色,说道:“当年韩某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唐大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坐上如此的高位……”
  
  唐宁摆手道:“运气而已……”
  
  “运气也是本领的一种,能让陛下如此信任的运气,只有唐大人有。”
  
  他话说到这里,语气忽然一转,说道:“只是端王即将上位,不知唐大人想要如何自处?”
  
  唐宁看着他,问道:“韩大人想要说什么?”
  
  “没有永远的敌人。”韩明看着他,说道:“唐大人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当朝右相,以后必定会名留青史,又何苦非要和端王作对,钻进一条死胡同?”
  
  唐宁笑了笑,说道:“可我的敌人不这么想啊……”
  
  “那便要唐大人先退一步了。”韩明看着他,说道:“失去唐大人,是朝廷和国家的损失,韩某也是为唐大人着想,希望唐大人好好考虑考虑韩某的话,有些事韩某看的更通透,毕竟,韩某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唐宁看了他一眼,摇头道:“谁不是呢?”
  
  ……
  
  韩明的事情只是一个插曲,不管他的立场如何,是真的劝谏还是别有用心,唐宁都不在乎。
  
  他走出皇宫,便将此事抛到了脑后。
  
  陈皇的动作很快,唐宁回到家中没多久,他便让人送来了打龙鞭。
  
  钟明礼看着那条金鞭,脸上露出震惊之色,难以置信道:“这是……”
  
  唐宁点了点头,说道:“是打龙鞭。”
  
  钟明礼面色震惊,急忙上前两步,查看这传说之物。
  
  打龙鞭是高祖所创,但却从来没有哪个臣子拥有过,传说拥有此鞭者,可上打昏君,下打奸臣,非德高望重的肱骨之臣不能拥有。
  
  钟明礼仔细端详着打龙鞭时,阿朵手上拎着大包小包的走进来,看到他手中的鞭子,眼前一亮,说道:“唐大哥,这金鞭好漂亮……”
  
  打龙鞭是皇帝给一个臣子的最高权力,自然不会糊弄,这条鞭子通体由黄金打造,请的是技艺最为高超的工匠,上面雕龙刻凤,看上去极具美感。
  
  唐宁看着阿朵手上的大包小包,笑了笑,说道:“又出去买东西了?”
  
  作为从山里出来的姑娘,来到京师没几日,她就迷失在京师的繁华与富饶中了,唐宁给了她一万两的银票,这几日她几乎天天出去购物,虽然买回来的东西大多无用,但只要她高兴,唐宁也随她去了。
  
  等再过上一段时间,她的这股兴奋劲过去,也就会恢复正常了。
  
  岳父大人看完之后,唐宁将那金鞭扔给阿朵把玩,正要问问她在京师可还习惯,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忽然转过头,看着凑到他身边,不停嗅着什么的四长老,惊到:“你干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四长老居然走到了他的身后,一张老脸距离他的身体只有寸许,不停的用鼻子嗅着什么,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变态的味道……
  
  被一位年过花甲的老太婆这么闻着,唐宁心中不寒而栗,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急忙退后几步。
  
  这时,四长老却抬头看着他,惊疑道:“你用了安神香?”
  
  唐宁看着她,问道:“什么安神香?”
  
  四长老道:“黔地的一种奇香,无色无味,适量用之,可安神助眠,一旦过量,就回成为夺命的毒香……”
  
  唐宁看了她一眼,说道:“无色无味的东西你也能闻出来,你是狗鼻子吗?”
  
  四长老解释道:“安神香虽然无色无味,但它向来都是掺在其他的熏香中使用的,它会改变原有熏香的味道……”
  
  唐宁撇了撇四长老,又道:“你说的这种毒香,万蛊毒经上怎么没有记载?”
  
  唐宁和苏媚一样,通晓万蛊毒经,一般的毒蛊,根本瞒不过他的眼睛。
  
  四长老看了他一眼,说道:“因为这毒香,是我十余年前所创……”
  
  “你没事创造这种祸害人的东西……”唐宁看着四长老,一句话未说完便戛然而止。
  
  他忽然想起来,陈皇所在的殿中,似乎用了大量的熏香,这是因为陈皇失眠多梦,需要用之助眠的原因。
  
  几个月前,唐宁便发现了陈皇所用的一种熏香,是他从来没有闻过的,和今日他在养神殿闻到的香味一般无二。
  
  他身上的味道,应该就是那熏香的味道。
  
  一直以来,唐宁都以为那只是一种外邦进贡的稀有香料,也并没有怀疑什么……
  
  如今看来,陈皇这几个月来,一直在大量使用四长老所说的安神香?
  
  也就是说,他不是病重,而是中毒?
  
  荣小荣说
  
  出门用手机写了一章,晚上不用熬了,大家记得清理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