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九百零七章 计划遇阻

第九百零七章 计划遇阻


  “郡主,郡主你怎么了?”
  颦儿见安阳郡主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伸出小手,在她眼前不停的晃着。
  想到了某种可能,安阳郡主有些烦躁的打开了她的手,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他有什么好的……”
  颦儿看着她,问道:“郡主是在说唐大人吗,唐大人当然好了……”
  安阳郡主看着她,生气道:“你说,他怎么好了!”
  颦儿还没有察觉到安阳郡主心思的变化,想了想,说道:“第一,他长得俊俏,谁不喜欢俊俏的;第二,他还很有才华,为朝廷办了那么多的大事,年纪轻轻就是宰相了;最重要的是第三,他对他的夫人和朋友们都很好,不管是谁,欺负他的夫人和朋友都没有好下场,康王撞了她们的船,端王抓了他的朋友,他都不怕他们皇子和太子的身份……”
  安阳郡主看着颦儿,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丝明悟。
  唐宁已经是陈国最杰出的年轻才俊,在他之下,那些所谓的俊杰,连他一根小指都比不上。
  当和他同龄的年轻人还在为科举而努力读书,四处奔走寻求门路时,他已经封侯拜相,走到了天下所有的读书人能够走到的尽头。
  当然,这虽然是自己对他另眼相看的重要原因,但却不是她愿意将初吻献给他的理由。
  他对家中的夫人,简直好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
  康王不过是在天然居撞了一下她们的游船,便被唐宁从亲王位置上拉了下来。
  周家贵为皇亲,招惹上了唐水,还不是一样在京师除名?
  端王抓了他的朋友,包括唐家和唐惠妃在内,除了搭进去几条人命之外,还有他的太子之位。
  唐水是他的未婚妻,至于那位叫做阿朵的姑娘,在安阳郡主心里,一定也和他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
  安阳郡主不得不承认,他对于自己的女人,简直是维护到了极点,作为女人,谁不希望自己的丈夫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为了她们,敢于面对任何强权,为她们遮挡所有的风雨?
  这是每一个女子从少女时代就有的梦。
  即便她在人前总是一副自强的样子,却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像普通女子一样,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臂弯。
  经过颦儿的提醒,她才终于意识到,在女子眼里,唐宁身上最大的优点,不是他的样貌,不是他的才能,也不是他的地位,而是无论面对什么样的艰难险阻,他都能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将自己的女人护在身后。
  一直以来都在为他和赵蔓的事情奔走的安阳郡主,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安阳郡主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难道这就是她不排斥那一个吻的原因?
  片刻后,她才收拾起心情,暗啐一口,说道:“那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家伙!”
  郡主府,另一处院落。
  福王脸上的怒色未消,福王妃走过来,挽着他的胳膊,笑问道:“怎么了,安阳又惹你生气了?”
  福王冷哼一声,说道:“还没有嫁出去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
  福王妃看了看他,诧异道:“王爷在说什么呢……”
  福王脸上再次冷下来,“还有那个姓唐的,竟敢拒绝本王的提议,让他认安阳为姐姐,是他的福气,他难道觉得委屈了吗?”
  福王妃道:“哪个姓唐的,又怎么认安阳为姐姐了,王爷在说什么?”
  福王道:“经常来郡主府的,还有哪个姓唐的?”
  “你说的是唐相?”福王妃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之色,问道:“王爷为什么要让唐相认安阳为姐姐?”
  福王的目光望向空处,脸上的愤怒之色逐渐消失,许久,才露出一丝黯然,说道:“因为只有他能护得住安阳……”
  福王妃挽着他手臂的手微微用力,脸色逐渐变得苍白,低下头,轻声问道:“真的要这样吗?”
  “这是我欠她们母子的。”福王看着福王妃,脸上浮现出一丝歉意,说道:“只是苦了你和安阳了。”
  他语气顿了顿,说道:“过些日子,你和安阳先回封地吧,等到京师的事情了了,我再去封地找你们。”
  福王妃摇了摇头,说道:“王爷不走,我们哪里也不去。”
  福王看着她,肥胖的身体里,竟是涌出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气势,脸上的表情也变的前所未有的认真,开口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让你们受一点儿伤害……”
  ……
  唐宁出了郡主府,就将安阳郡主得意忘形之下的那一个吻忘在了脑后。
  对他而言,赵蔓的事情要更加急迫一点。
  他这次离京的计划,本来是包括带赵蔓走的,但前提是她能出宫,唐宁才能施行计划。
  如今她被陈皇禁足在宫里,显然是陈皇在提防他,他想在离开之前见赵蔓一面,想来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赵蔓不出宫,虽然唐宁依旧可以想办法继续那个计划,但过程却要艰难许多,结果也多了很多不确定。
  他心思重重的回到唐府,唐夭夭站在院子里,看着他,远远的问道:“你去哪里了?”
  唐宁回道:“找郡主商量了一些事情。”
  唐夭夭走上前,目光直视着他的脸,问道:“你的脸怎么了?”
  唐宁在出郡主府之前,就销毁了证据,此刻的表现也很淡然,说道:“没怎么啊……”
  唐夭夭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走上前,在他另一边的脸上重重的吻了一口,然后又用手掌抹去吻痕,唐宁的两边脸上立刻就出现了相似的痕迹。
  唐宁怔怔的看着唐夭夭,随后便察觉到腰间一痛,唐夭夭一脸愠色的看着他,问道:“说,这是哪个小狐狸精的!”
  便在这时,一道娇俏的身影从远处跑来,在唐宁脸上蜻蜓点水的一吻,然后才在唐宁身旁站定,灿然一笑,说道:“刚才那个被哥哥擦掉了,不算……”
  唐夭夭看着小小,疑惑道:“你们……”
  小小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说道:“哥哥说夭夭姐最喜欢吃醋,如果看到他脸上有唇印,一定会发火,我说夭夭姐通情达理,一定会先问清楚的,哥哥不信,就和我打了个赌……”
  唐夭夭指了指唐宁的另一边脸,说道:“所以,刚才那个也是你……”
  小小看着她,紧张道:“夭夭姐不会生气了吧?”
  “没有,怎么会呢……”唐夭夭连连摇头,心虚的说道:“我又不是不通情理的人……”
  说完她还用隐晦的眼神瞪了唐宁一眼,似乎对唐宁背后说她坏话极为不满。
  小小是家里的小公主,唐夭夭怎么也不会认为她是那个狐狸精,所以唐宁成功的逃过了一劫。
  等到她离开之后,小小才对唐宁吐了吐舌头,小声道:“夭夭姐可是最容易吃醋的,哥哥以后要小心……”
  唐宁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小孩子家家的,别瞎猜,这是一个误会。”
  “知道啦知道啦。”小小点了点头,然后才道:“不管怎么样,家里已经有四位姐姐了,哥哥还是不要在外面沾花惹草,下次我可就帮不了你了……”
  看着她故做成熟的走开,唐宁无奈的摇了摇头,正要回书房时,忽然心有所感,望向院子另一处。
  老乞丐站在角落里,手里拿着一个婴儿手臂粗细的木棒。
  咔嚓。
  他目光看着唐宁,轻轻用力,手中的木棒断成两截。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