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九百三十五章 传位

第九百三十五章 传位

徐先生和唐宁走到宫殿前面,脚步停下,对唐宁说道:“少国主,国主就在里面,您自己进去吧。”
  
  唐宁站在宫殿门口,静立了片刻,才缓缓的走进大殿。
  
  这处宫殿不大,应该是书房之类的地方,有一面墙摆满了书架,书架上的书籍摆的满满的,另外几面墙上都贴着字画,他看着那上面的提示,心中泛起了波澜。
  
  这些诗词,都是他几年前抄来的。
  
  从这些字画的纸质来看,她们挂在这里应该有一段时间了,也就是说,这间书房的主人,从那个时候起就开始关注他了。
  
  唐宁的目光望向宫殿之内,一道青衣人影站在窗前,听到门口的声音,缓缓的转过头来。
  
  在看清那身影面容的那一刻,唐宁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那埋藏在记忆深处,许多年都不敢回忆起的容颜,和眼前的面孔发生了重合。
  
  他的心中猛的一紧,某些画面不时的在脑海中闪过,让他鼻子一酸,眼泪险些留下来,低声道:“爸……”
  
  他的声音虽低,但在这空旷的大殿中,倒也清晰可闻。
  
  那中年男子的身体猛的一震,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唐宁,下一刻,竟是哈哈大笑起来。
  
  就连唐宁也没有注意到,他紧绷的身体,陡然间轻松了下来。
  
  或许是他两个世界的父亲,都有着同样面容的原因,使得唐宁见到他时,竟是生不起一丝的疏离。
  
  而这种感觉,哪怕是他见到母亲的时候,也没有出现过。
  
  他收拾起心情,看着眼前那熟悉的身影,开口道:“爹。”
  
  唐鼎大步的走上前,抓着他的肩膀,笑道:“好孩子……”
  
  ……
  
  这次西域之行,发生的种种事情,竟是都出乎了康宁的预料。
  
  他在这里组建了西域盟国,成为了盟国的掌权者,已是半个西域主人的小宛国主,竟然是他的父亲。
  
  当然,这些意外虽然出乎意料,但也不是什么坏事。
  
  母亲下半辈子不至于孤身一人,是他最欣慰的事情。
  
  而即便是两辈子,他也从来没有妄想过,一家人能这样坐在一起,安安心心的吃一顿团圆饭。
  
  唐妤给他和唐夭夭的碗里夹了几口菜,有些心疼的说道:“是娘让你们受苦了……”
  
  碗里的菜已经堆成了小山,唐夭夭红着脸,说道:“也没有受苦……”
  
  唐宁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和父母像这样简简单单的吃一顿家常便饭,但那一场车祸,却夺走了他的一切,包括这一个并不多么奢侈的梦想。
  
  他以为再也不会有实现梦想的机会,然而上天终究是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弥补了他心中最大的遗憾。
  
  饭吃到一半,唐鼎忽然放下筷子,看着唐宁,说道:“既然宁儿已经来了西域,我明日就将国主之位传给你。”
  
  “咳!”唐宁被这个突然的消息震了个七荤八素,险些被一口饭噎住,急忙放下筷子,说道:“这万万不可……”
  
  “有什么不可的?”唐鼎看着他,说道:“小宛的这一切,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如今,是你接手这一切的时候了。”
  
  唐宁从来没想过做什么小宛国主,他这次来西域的目的,不过是接娘和唐水回去,去黔地过无拘无束的日子的。
  
  谁曾想过,他这次不仅搞出了一个西域盟国,甚至成为了小宛的少国主——如果让陈皇知道,唐宁是和陈国作对的小宛的主人,恐怕永远都不会将女儿嫁给他了。
  
  唐宁看着他,说道:“我的意思是说,我要是做了国主,您怎么办?”
  
  唐鼎道:“西域风沙太大,我打算带你娘去江南生活。”
  
  “……”
  
  就算他们想去江南过二人世界,也别把这个烂摊子留给他呀,小宛现在正面临着大月和乌孙的围攻,陈国也蠢蠢欲动,如果不是唐宁和他长得确实有五六分相似,他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他们亲生的。
  
  唐宁自然也不愿意做这国主,就算没有大月和乌孙,他也觉得西域风沙大,又怎么会让小如小意她们跟着他在这里吃苦?
  
  他摇了摇头,坚持说道:“小宛如今形势紧张,正在面临大月和乌孙的围攻,我怕这偌大的基业,毁在我的手里。”
  
  唐鼎笑了笑,说道:“大月和乌孙不足为惧,如今他们的大军被我们牵制,你大可带领西域盟国,占了他们主城,他们的大军无家可回,无粮可供,只有归降一途。”
  
  不等唐宁拒绝,他便挥了挥手,说道:“此事就这么定了。”
  
  唐宁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什么。
  
  他们两人分别了二十多年,也是该享清福的时候了,江南是个好地方,如果不是唐宁打算拐跑陈皇的闺女,担心他满世界的找自己麻烦,他也希望在江南定居。
  
  至于西域的烂摊子,他也只好费些心思收拾了再回去。
  
  要安然的离开西域,必须先解决大月和乌孙,其次,和陈国的关系,也需要重新考量。
  
  短短的时间之内,唐宁便想了很多事情,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想法。
  
  若是能统一西域,小宛便有了直接和陈楚抗衡的实力,到时候,他以小宛国主的身份,迎娶赵蔓和李天澜,岂不是正好合适?
  
  若是以两国不再有战争为筹码,想来陈皇会很乐意的。
  
  这样想想,唐宁对此竟是一点都不抗拒了。
  
  唐妤却像是想起了什么,看着唐鼎,说道:“我是唐家之人,再在陈国出现,会给你和宁儿带来麻烦,这西域没什么不好的,不如我们一家以后就待在这里吧……”
  
  “我以前说过带你去江南看看,就一定会兑现我的承诺。”唐鼎目光柔和的看着她,说道:“放心吧,我已经失去你两次了,不会再失去第三次,任何人也不可能将我们分开……,即便是陈国的朝廷和皇帝。”
  
  唐妤脸上露出感动之色,随后才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为什么是两次?”
  
  唐鼎脸上浮现出追忆之色,说道:“我曾经做了一个梦,梦里已经失去了你一次……”
  
  唐妤听着这样的话,心中微暖,却又红着脸,小声道:“孩子们还在呢……”
  
  唐宁,唐夭夭,唐水以及小小低头吃饭,对他们的话置若罔闻。
  
  唐鼎却丝毫不在意这些,目光忽然看向唐宁和唐水,说道:“趁着我和你娘还在,不如先将你们两个的事情办了吧。”
  
  “我们两个……”唐宁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看着他,问道:“我们两个有什么事情?”
  
  唐鼎看着他们两人,缓缓说道:“你们的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