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九百五十三章 一个交代

第九百五十三章 一个交代

    数日之前,京中的权贵官员对于献王世子的印象,无非是一个混吃等死的皇室子弟,远在献州的他,和他们产生不了什么交集。
  
      然而今非昔比,麻雀也有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如今的献王世子,过些日子就是太子了,虽然他成为皇帝的时日还尚早,但提前巴结他是不会有错的。
  
      因此,他到京师之后,身边立刻就聚集起了无数追随之人。
  
      几人同时发现了献王世子的异样,他身边的一位青年看着他,问道:“世子,怎么了?”
  
      献王世子面色阴沉,不久之前,被几名路人殴打,是他这辈子所受到的最大的折辱,然而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当头砸来,让他近乎忘记了这件事情。
  
      没想到今日在京都,居然再次看到了他们。
  
      献王世子几乎下意识的向那个方向走了两步,随后脚步又猛地停住。
  
      虽然他也是初来乍到,在京都没什么势力,但以他如今的地位,要为难几个路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要他稍稍透露出一点意思,便有人争着抢着为他去办。
  
      不过他还是有些犹豫,虽然他战胜了那几名对手,然而这京都上下,还有无数双眼睛都在他的身上。
  
      只要他稍有差错,那些人绝对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
  
      这是一个敏感的时期,在此事完全尘埃落定之前,他还是保持低调的好。
  
      于是他强压住心中的仇恨,对几人摇头笑道,“没什么……”
  
      此刻,唐宁也从路人口中,知道了那青年的身份。
  
      这些人出行,如此的兴师动众,百姓们早就议论纷纷了。
  
      唐宁没想到,在献州和他们起冲突的青年,居然就是献王世子,楚国朝廷选定的储君。
  
      堂堂一国储君,竟然和流氓混混一样,这也是楚国皇室的一种特点。
  
      楚国早早的立下太子,那些皇室子弟,自知没有希望成为储君,倒不如做一个逍遥的纨绔,快活一生。
  
      让唐宁意外的是,那献王世子显然也认出了他们,本来已经打算走过来找茬了,却不知道为什么,生生地停下了脚步。
  
      这让他心中刚刚产生的一个计划,瞬间便搁浅了。
  
      于是他的目光再次望向献王世子,发现他也正在看着自己时,缓缓的抬起手,对他竖起了一个中指。
  
      献王世子本来已经打算离开,陡然看到唐宁的动作,虽然他不懂那动作的意思,但结合他的表情来看,一定没有什么好的寓意。
  
      想不到他都打算隐忍了,对方居然还这么嚣张,他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拳头紧握,眼睛死死的盯着唐宁。
  
      他身旁的那名青年,目光望向前方,收回视线时,诧异的看着他,问道:“世子和那人有仇?”
  
      献王世子点了点头,说道:“此人嚣张至极,本世子和他曾经结过怨,有没有办法让他吃些苦头?”
  
      京中这些人,早就想让向让献王世子欠他们人情了,但苦于没有途径,那青年看着献王世子,心中暗喜,点了点头,说道:“世子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了。”
  
      唐宁看着那些人没有继续向前走,而是进了一处茶楼,目光时不时的望向这边,就知道他刚才的挑衅起作用了,脸上不由得浮起了一丝笑容。
  
      换做别人,他还真不会这么无聊,但谁都知道,献王世子是朝廷立下的储君,从前几日开始,他的举动,就代表着楚国朝廷。
  
      小小抬头看了看唐宁,见他表情古怪,忽而问道:“哥哥又在想什么坏主意了?”
  
      “怎么说话呢……”唐宁在她的额头点了点,就在街边坐了下来,说道:“我们就在这里等婆婆回来。”
  
      唐宁没有等来卖面的婆婆,却等来了一队衙役。
  
      五十名带刀衙役将他们围了起来,为首的捕快看着他们,大声道:“我怀疑你们和一起命案有关,跟我们走一趟刑部吧。”
  
      唐宁站起身,对他笑了笑,说道:“走吧。”
  
      那捕快身体一震,一时间怔在了哪里。
  
      他只是听从公子吩咐,随便编造一个罪名,将这几人带到刑部,之后的事情,就与他无关了。
  
      刑部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令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地狱,可眼前之人,在听说要去刑部之后,不仅没有惊慌和害怕,还冲他一笑,这笑容虽然和善,但看在他的眼里,却有些不寒而栗……
  
      一时间,他心中也有些没底起来,本来打算先给他们戴上枷锁,此刻则是有些犹豫。
  
      这时,唐宁再次看向他,开口问道:“刑部怎么走,带路啊……”
  
      这捕快也抓过不少权贵和官员,即便是身居高位之人,去刑部之前,也是惊慌失措,哭爹喊娘的。
  
      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这么淡定从容的人,就好像他只是去刑部游玩的一样。
  
      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此人仿佛就是在等着他们出现一样……
  
      这让他的心中更加没底,看了几名手下一眼,小声说道:“回衙……”
  
      看着刑部的衙役带着唐宁三人离开,不远处的茶楼之中,那青年看了看献王世子,笑问道:“世子要不要去刑部看看?”
  
      前往世子站起身,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左右无事,那便去看看吧。”
  
      刑部衙门距离那处面摊并不远,要不然这些衙役也不会来的这么快。
  
      唐宁被带到了刑部衙门,左瞧瞧右看看,发现这里和陈国刑部衙的规制也差不多。
  
      那捕快见已经到了刑部,那人依然不惊不慌,反倒有心思左瞧右看,一颗心七上八下,这时,看到从衙门内走出的一人,他神色一正,立刻躬身道:“见过尚书大人……”
  
      刑部尚书正要进宫禀报一件事情,只是挥了挥手,便要打算离开。
  
      他是为数不多的,知道小宛国主在京都的人之一,统一西域之后的小宛,在国体上已经和楚国不分上下了,想象一下,陈国皇帝来楚国,楚国应该怎样对待,这位小宛国主,就应该受到怎样的礼遇。
  
      一旦小宛国主在楚国出了什么闪失,丢的是整个楚国的面子,谁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可这位国主的脾性,显然有些奇怪,他拒绝入住鸿胪寺,只是居住在一间普通的客栈,陛下对此竟然也不闻不问,实在是有些不妥。
  
      就算是小宛国主坚持,他们也应该在客栈周围做一些布置,避免发生一些让他不愉快的事情。
  
      他此次进宫,便是要建议此事的。
  
      他正要离开刑部,脚步忽而顿住,看向人群之中的一道身影,面色一怔之后,立刻快步走过来,躬了躬身道:“国主驾到,本官有失远迎……”
  
      那捕头看着尚书大人在此人面前卑躬屈膝的样子,整个人如遭雷击,面色瞬间苍白。
  
      刑部尚书行礼之后,诧异的看着唐宁,问道:“国主来刑部,可是有什么事情?”
  
      唐宁笑了笑,看向这些衙役,说道:“这就要问他们了……”
  
      噗通……
  
      几声闷响之后,数名衙役已经瘫软在了地上,其余的几人虽然勉强站着,但也双腿打颤,脸色更是苍白的吓人。
  
      刑部尚书脸色一变,看着唐宁,喃喃道:“这……”
  
      唐宁看着刑部尚书,脸色也沉下来,说道:“我也想问问,我们来京都不过数日,怎么就成了命案的疑犯?此事,你们楚国若是不给本国主一个交代,我小宛绝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