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九百五十四章 事态严重

第九百五十四章 事态严重

    看着唐宁沉下的脸,刑部尚书额头上开始有冷汗渗出来。
  
      被抓到刑部的不是其他人,是和他们陛下同等地位的西域之主。
  
      别说他很有可能是被陷害,就算他真的牵扯上了人命官司,也不是刑部能够处理的。
  
      他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看向唐宁,陪笑道:“国主息怒,本官一定会严查此事,给您一个交代……”
  
      说完,他便看向那捕头,脸色一沉,怒道:“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情不是他能处理的,他也压不住,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陛下降罪之前,查清楚事情来龙去脉。
  
      那捕头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颤声道:“是,是公子!”
  
      ……
  
      献王世子一行人来了刑部,一名青年走上前,看着刑部的衙役,问道:“刚才抓到刑部的人呢?”
  
      那捕快道:“在尚书衙。”
  
      “不会吧……”那青年脸上露出诧异之色,“这件事情连我爹也惊动了?”
  
      那捕快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很快低下头,说道:“大人让公子也去一趟尚书衙。”
  
      青年脸上疑色未减,向尚书衙走去时,心中却忐忑起来,如果让父亲知道他利用刑部的衙役以权谋私,他一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不过好在今日之事还有献王世子,这位可是真正要巴结的大人物,他应该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他走进尚书衙,抬头一看,一股凉意从尾椎骨直冲大脑,整个人都打了一个哆嗦。
  
      只见在尚书衙内,刑部之主,他平日里惧怕万分的父亲,垂手站在下方,而那位被他抓进刑部的年轻人,则是稳稳的坐在主位上,喝着连他父亲平常也不舍得喝的好茶。
  
      如果不是他曾经见过皇帝,他一定会以为,对方就是皇帝陛下。
  
      “逆子,给我跪下!”
  
      刑部尚书的一声怒吼,让这年轻人的身体一颤,扑通一声,毫不犹豫的跪在了地上。
  
      连父亲在那人面前,都只有站着的份,他哪里敢有半点反抗?
  
      刑部尚书瞪了他一眼,怒道:“还不快向国主赔罪!”
  
      “国主?”年轻人正处在惊惧中,闻言脸上又浮现出了一丝愕然,脱口道:“什么国主?”
  
      刑部尚书走上前,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大怒道:“这位就是小宛国主,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给我老实说来!”
  
      “小,小宛国主……”年轻人身体又一颤,看向唐宁的眼神,充满了恐惧。
  
      统一之后的西域,比起他们楚国也不惶多让,而他刚才居然将小宛国主带到了刑部,这和他让人将陛下抓起来有什么区别?
  
      只是瞬间,他便清楚地意识到,这件事情,绝对不是他能承担的。
  
      下一刻,他便立刻开口到:“是世子殿下……”
  
      站在门外偷听的献王世子身体一晃,脸色阴沉,口中暗骂一句。
  
      他根本没有想到,那个和他起过冲突的路人,居然是小宛国主。堂堂小宛国主,不在西域待着,跑到楚国来干什么?
  
      他心中将刑部尚书之子骂了个狗血淋头,却是也不愿意在刑部多留,沉着脸扭头走了出去。
  
      回到在京都临时的住所,献王见他脸色难看,上前问道:“发生什么事情?”
  
      “真是晦气……”献王世子挥了挥手,说道:“不小心招惹上了那什么小宛国主……”
  
      “什么?”献王闻言,面色大变,问道:“你怎么得罪他的?”
  
      他才刚刚得到小宛国主来楚国的消息,一个时辰不到,自己的儿子居然就招惹上他了?
  
      献王世子看了他一眼,说道:“不就是一个区区的西域小国,父王你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你好大的口气!”献王指着他,怒道:“还区区一个西域小国,你知不知道,小宛已经统一了西域,他们国主的身份,和陛下是一样的,别说你还不是皇帝,就算你真当了皇帝,也没有资格说刚才那句话!”
  
      献王世子脸色变得阴沉,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献王指着他,最终只是挥了挥手,说道:“说,你是怎么得罪他的!”
  
      牵扯到小宛国主的事情,就是楚国和西域的事情,即便是一件小事,也会变成天大的大事。
  
      统一之后的小宛是如此的强大,就算是楚国也不敢小觑,能和小宛建交,是有利于国家的大事。
  
      在这种时候,如果因为他得罪了小宛国主,而破坏两国的邦交,他可是要向全国百姓谢罪的……
  
      即便他是准太子,也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献王世子也终于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面色发生了变化,将和那小宛国主的恩怨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包括在献州之时,他看上了那小宛国主身边的女子,调动献州守军,围攻他们的事情……
  
      献王听完之后,身体晃了晃,扶着椅子才站直了,用一种悲愤的眼神看着他,咬牙道:“调戏小宛皇妃,围杀小宛国主……,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干的?”
  
      献王世子心中也是委屈不已,要是早知道那人是小宛国主,他也不会不开眼的去得罪他,毕竟在他眼里,什么事情都不如他的皇位重要,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让他丢了本该到手的皇位,他一定会后悔死的。
  
      他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看向献王,问道:“父王,陛下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就不让我当太子了吧……”
  
      “不知道……”献王烦躁的摇了摇头,见他的脸色更加苍白,又补充道:“不过我想应该不至于,你毕竟是他们好不容易才选出来的,若是再反悔,朝廷和陛下的信誉何存?”
  
      献王世子心中稍安,随后又不忿了说道:“他那么年轻,谁能想到他是小宛国主……”
  
      “够了!”献王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件事情,你先静观其变,毕竟我们和陛下才是一家人,他总不会为了一个外人,就对你下狠手……”
  
      ……
  
      皇宫,某处大殿之内。
  
      楚皇手中拿着刑部尚书递上来的折子,沉着脸将之放到了桌上。
  
      他冷哼一声,说道:“这就是我们选出来的储君……”
  
      唐宁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楚皇如果答应他和澜澜的婚事,那么他就是自己的岳父,他自然要以晚辈之礼相待。
  
      可如果他不答应,他就只是楚国皇帝,以唐宁如今的身份,也不必和他客气。
  
      唐宁看着他,说道:“贵国的准太子,调戏我小宛公主,诬陷刺杀国主,我想此事,陛下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站在小宛的角度,此事自然不算小事,小宛国主有此态度也很正常。
  
      但他不仅是小宛国主,偷了他宝贝女儿芳心的偷心贼,这些话由他口中说出来,楚皇心中便极为不爽了。
  
      “给你个交代?”他看着唐宁,冷哼一声,说道:“朕将澜澜给你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