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如意小郎君 > 第九百七十九章 猜疑

第九百七十九章 猜疑

京师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怀王,他们看着怀王入了宫,就再也没有出来。
  
  唐宁的注意力从怀王的身上暂时移开,因为他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情。
  
  安阳郡主刚才告诉他,福王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他是小宛国主的事情了,前两天她和颦儿说话的时候没注意,听到外面有动静,推开窗才发现福王站在院子里不知道多久了。
  
  唐宁有些头疼,看着她,问道:“你确定福王听到了你们的话?”
  
  安阳郡主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确定,他这两天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没有问过我,更没有什么异常举动。”
  
  唐宁摆了摆手,安慰道:“那便不用担心了,就算是他将此事告诉陛下,也改变不了什么,最多是有些麻烦而已。”
  
  说实话,他不想陈皇知道他的身份,然而此刻倒也不能表现的太过烦恼,这会让安阳郡主陷入自责之中。
  
  唐宁看着她,转移话题道:“怀王进宫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出来,要不你进宫打探打探?”
  
  安阳郡主点了点头,说道:“我顺便再看看小蔓……”
  
  没有等到安阳郡主回来,唐宁便得知了一些让人震惊的消息。
  
  羽林卫的人查抄了怀王府,右羽林卫大将军府也被查抄,即便是羽林卫已经足够低调了,但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掩人耳目。
  
  怀王府被抄,李府被抄,这根本不用过多的猜测,便能得出结论。
  
  怀王造反了。
  
  如果陈皇仅仅是对于怀王抓着二十年前的事情不放不满,绝对不会牵连李家,唯一的解释就是,怀王连同李家一起造反……
  
  不仅如此,他们还失败了。
  
  和怀王造反相比,唐宁更不能相信的是,他失败了。
  
  以唐宁对怀王的了解,在没有万全的把握之前,他怎么可能贸然行事,虽然这段日子爆出了杨妃和皇后的案子,但怀王可不是那种会被外物影响心神的人。
  
  不过仔细想想,他又不能确定了。
  
  生母和养母的仇就摆在眼前,作为一个正常人,因此而做出一些不正常的事情,也在正常的情理之中。
  
  然而,怀王可能还是低估了陈皇的警惕之心。
  
  在经历了康王和端王两个儿子的造反之后,陈皇恐怕会变得比以前还要多疑,想要在他的地盘上造反成功,比登天还难。
  
  唐宁好不容易才从这个消息中回过神来,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难道他想死吗?”
  
  白锦站在院中,说道:“就算他不因造反而死,也只有半年可活了。”
  
  唐宁转头望着她,问道:“你说什么?”
  
  白锦道:“他中毒了。”
  
  ……
  
  唐宁还没有听白锦讲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便又有宦官传唤,陛下宣他进宫。
  
  唐宁走进皇宫,明显的感觉到,宫内的气氛比往日紧张了数倍不止。
  
  他踏入御书房的那一刻,发现殿内的人不少。
  
  王相,张大学士,六部尚书,侍郎,包括十六卫大将军在内,朝堂上的重臣,几乎都在这里。
  
  早朝之外,陛下同时召集这么多朝臣议事,显然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
  
  唐宁走到众人的最前方,和王相并肩而立。
  
  唐宁抬头看了一眼陈皇,只觉得他比上一次见面更加的苍老,面容极度之憔悴,显然是遭受到了什么重大的打击。
  
  想想也是,接连三个儿子都造了他的反,他可能不会因为政绩而名留青史,但绝对会因为这件事情,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陈皇作在龙椅上,望着下方,冷冷的开口道:“怀王造反了。”
  
  “什么?”
  
  “怀王造反?”
  
  “这怎么可能!”
  
  ……
  
  陈皇话音落下,殿内便传来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一众官员脸上露出极度的意外和震惊,原本安静的殿内,立刻就变的嘈杂起来。
  
  陈皇从龙椅上站起来,众人立刻便低下头,噤若寒蝉。
  
  陈皇扫视了他们一眼,说道:“怀王谋逆造反,从现在起,削去他亲王之位,贬为平民,终身幽禁宫中……,众卿可有异议?”
  
  包括唐宁在内,所有人皆是顿首躬身,没有一人提出异议。
  
  怀王虽然造反了,但他到底是陈皇的儿子,唐宁不知道以前的陈皇是什么样子,但这几年的他,显然要仁慈了不少,对于三位造反的皇子,处罚虽然也算不上轻,但也都饶了他们的性命。
  
  只不过,将他们囚禁在宫里一辈子,也并不比杀了他们好上多少。
  
  便在这时,陈皇再次看向他们,说道:“朕仔细的想了想,康王,端王,怀王相继造反,最大的错在朕……,国不可一日无君,亦不可一日无储君,朕应当学习楚国,早早的立下太子,断绝日后的储君之争……”
  
  随着陈皇的开口,殿内群臣的表情也都发生了变化。
  
  储君的确定,关乎朝堂的局势,因为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以及陛下的警惕之心,从来不敢有人在这件事情插嘴,这一次,怀王造反之后,陛下终于要下定决心了吗?
  
  陈皇目光扫视众人一眼,说道:“润王赵圆,天资聪慧,德行敦厚,深得朕心,朕欲立他为太子,众卿以为如何?”
  
  殿内的官员低着头,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立太子一事,事关重大,没有人敢乱说话。
  
  况且当今京师,所有的皇子都造反了,只剩下润王一个身上没有污点的,陛下立他为太子,也在众人的预料之中,又有谁会反对,有谁敢反对?
  
  且不说皇子只剩下润王一个,单说润王背后的势力,方家兄弟是他的舅舅,唐相是他的先生,张大学士同样是他的老师,算上和这几家交好的家族和官员,润王上位,已经近乎板上钉钉。
  
  殿内沉寂了片刻之后,终于有一名官员站出来,躬身道:“陛下英明……”
  
  “陛下英明……”
  
  “陛下英明……”
  
  ……
  
  润王羽翼早已丰满,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陛下这次的决定,无非是提前印证了他们心中的猜测,因而关于立润王为太子的事情,满殿朝臣,无一人反对。
  
  陈皇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挥手道:“既然众卿都没有异议,那便散了吧……”
  
  朝臣们脸上的表情各异,有人震惊,有人欣喜。
  
  唯有王相和张大学士眉头蹙着,与此事利益相关的户部侍郎方哲,则是面无表情,看不出心中所想。
  
  唐宁看了看陈皇,心中忽而升起一种不妙的预感,这时,陈皇的目光也望向他,说道:“怀王造反一事,便交给你去处理吧,势必要将所有的反贼一网打尽,不放走一条漏网之鱼……”
  
  唐宁拱了拱手,说道:“臣遵旨。”
  
  ……
  
  皇宫深处,省身殿。
  
  唐宁站在殿门前,说道:“开门。”
  
  两名羽林卫打开殿门,唐宁走进去,怀王站在殿中,缓缓的转过身来,看着他,笑道:“你来了……”
  
  唐宁问道:“你知道我会来?”
  
  怀王摇了摇头,说道:“不来见我,你心里不会踏实的。”
  
  唐宁没有否认,看着他,问道:“你和陛下说了什么?”
  
  怀王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我只是告诉他,润王皇弟,会是比他还要好的皇帝。”
  
  唐宁身体一震,这一刻,他终于明白,陈皇刚才在宣布要立润王为太子的时候,为什么会是那样的表情。
  
  他不是真的想要立润王为太子,他是在试探!
  
  他是在试探,到底有多少人支持润王,又或者说,方家已经笼络了多少朝臣……
  
  陈皇或许真的想立润王为太子,但他绝不想看到,在他传位之前,润王就已经掌控了朝堂,拥有了颠覆他的能力……
  
  他甚至会因为这件事情,改变立太子的决定——对于一个具有极强控制欲与猜疑心的皇帝来说,他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虽然这件事情的选择权在于陈皇,但是很显然,怀王很了解他的父皇……,唐宁也了解。
  
  也就是说,怀王的一句话,便让方家,王相,张大学士,甚至是唐宁,全都站在了陈皇的对立面。
  
  他也终于明白,怀王今日之造反,为什么没有成功。
  
  因为他根本就不想成功,他不想这么简单的放过陈皇,他要陈皇被第四个儿子背叛,被他器重的大臣背叛,被整个朝廷背叛……
  
  而唐宁,只不过是被他拉近这个泥潭,来实现他计划的工具。
  
  最让人憋屈的是,这是一个死局,一个他们入局了之后,事态就不受他们控制的死局。
  
  怀王还是那个怀王,和以前的一样的运筹帷幄,在这件事情上,就连方家,王相,张家,朝中的无数大臣,包括唐宁自己,都是他的棋子。
  
  他以身为饵,让他们所有人都入了局……
  
  唐宁看着怀王,无奈问道:“你说说,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ps:《如意小郎君》有声书在懒人听书上线了,这次是男女多人配音版,质量很高,喜欢听书的读者可以关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