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宝莲灯前传之杨蛟 > 第21章 心脏异动

第21章 心脏异动


  点亮珠子失败之后,杨蛟再一次投入了忘我的修炼之中。
  誓要从这破洞天里出去。
  洞天石屋之中,杨蛟此刻正双目紧闭,盘坐于正中央处。
  一缕缕澹澹而柔和的光芒,从石屋屋顶上方的圆珠子之中倾泻而下,使其整个人犹如沐浴在一团淡淡的银光之中。
  在其身下,正是那块颇为神秘的蒲团。
  蒲团与屋顶圆珠遥相呼应,似是组成了一个玄奥深奇的阵法。
  这是杨蛟无意之间发现的秘密,原来这才是蒲团的正确打开方式。
  只见杨蛟骤然睁开双目,随手一挥,打出一道法诀。
  轰!
  圆珠与蒲团形成的阵法,似是开始运转,屋顶圆珠刹那间光芒大盛。
  石屋之内,骤然间变得极其亮堂。
  白色光华闪烁间,星星点点的银色光点,突然间凭空浮现,充斥在杨蛟的四周虚空,隐隐约约汇成一片银色星海。
  杨蛟身处于这片银色海洋之中,身形朦朦胧胧时隐时现,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他时而口中念念有词,时而双手不断挥舞,缓缓的运转着大罗金仙诀的功法。
  大约过了几个时辰,杨蛟的眉宇之间,隐隐约约有点点的银色光芒闪动。
  突然,一股惊人的吞吐之力,从天灵之中席卷而来,势不可挡。
  银色光华,随波逐流,顺着吞吐之力,滴溜溜旋转,最后,在他的天灵上空处,形成了一个银色漩涡。
  杨蛟双臂一挥,手中法决一变。
  天灵之上的银色漩涡,缓缓的铺展开来,渐渐的发生变化,之后,就形成了一个类似阴阳太极的图案。
  太极图之中,两条阴阳鱼渐渐清晰。
  阴阳鱼眼缓缓浮现,分别和顶上圆珠以及地下蒲团,隐隐呼应起来。
  杨蛟抬起头来,两眼目光透过头顶上方的阴阳鱼眼,仰望着屋顶上那熠熠生辉的圆珠。
  然后,他的口中,轻轻吐出一句难以理解的晦涩口诀。
  轰!
  银光璀璨的圆珠,在这一瞬之间,似乎是微微闪烁了一下。
  无数银色光华,从上面涌来,就好像是一条银河,从天而降。
  银芒经过太极图的过滤,笼罩在了下面的杨蛟身上,汹涌澎湃的银色光华,不断在周身涌动。
  杨蛟的神色,在这一刻变得十分凝重,露出前所未有的认真。
  吞吐银色光华,依赖精气神的强弱。
  杨蛟此刻的精气神,虽然只是初成,却由于自幼习武,胜在基础十分坚实,却也丝毫不敢大意。
  他双臂轻轻挥舞,体内运转开始功法。
  周围的银色光芒,霎时间开始涌动起来,竟然开始往一起聚集,然后,化成了数之不尽的寸寸银芒。
  无数的银色寸芒,受到杨蛟体内吞吐之力的影响,在天灵上方微微盘旋流转,然后就一窝蜂一般落下,进入了他的体内。
  杨蛟的身体,在这一瞬间,猛地一颤,额头微微皱起。
  这些银芒,数量着实有些庞大,就这么一窝蜂地钻进他的体内,经脉顿时胀得无比难受。
  此刻的他,浑身上下,肌肉紧绷,密密麻麻的青筋暴出。
  更难受的是,那些银芒在他的经脉之中窜来窜去,仿佛饶痒痒一般,杨蛟差点儿没忍住叫出了声音来。
  但是没过多久,他的眉头却是渐渐的放松平展开来。
  因为他明显的能够感觉到,那些银色寸芒逐渐分解开来,化作了十分精纯的灵气,汇入了经脉之中的法力。
  杨蛟心下忍不住狂喜!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很快压下心中欣喜和经脉之中的瘙痒,静下心来,开始全力运功。
  更多的银色光华倾泻而下,进入了他的经脉之中,并在大罗金仙诀的催动之下,沿着某种玄妙的轨迹运转起来。
  他先前的修炼,一直是按部就班,虽说有着蒲团的增幅作用,却也没有达到现在这般程度。
  此刻他骤然间接触到如此精纯的天地元气,立刻吞噬起来,修为飞快增长。
  渐渐的,银色寸芒入体带来的痛胀瘙痒,也渐渐地被他抛在了脑后,整个人完全沉浸在了修炼之中。
  时光流逝,转眼间过了五天。
  石屋中央,杨蛟依旧盘膝坐于蒲团之上,身上绽放出皎洁的光华。
  每一条经脉都开始泛起月华般的光芒,青筋也开始浮现出点点银芒。
  最为奇特的是,在杨蛟心脏的位置上,竟然有一点金光绽放,极为显眼。
  金色光点一张一缩,一吞一吐,仿佛是在呼吸一般。
  而上方倾泻而下的银色光华,有大概将近一层的量,都被这个光点给吞噬掉了。
  杨蛟对此有着一丝察觉,尽管心下奇怪,却也没有轻举妄动,暂时放任之流。
  此刻,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丝毫难受之感,有的只是宁静淡然。
  突然间,杨蛟身体周围的银色光华一阵波动。
  丹田吞吐之力大盛,心脏之上的金色光点,也在陡然之间,绽放出夺目光辉。
  杨蛟睁开眼睛,脸上不禁露出欣喜的笑容。
  只是短短几日的工夫,这大罗金仙诀的修炼,竟然能抵得上过去大半月之功!
  不过,他此刻暂时没有起身的想法,仍然闭上了双眼,安安静静地盘膝而坐,打算巩固一下此次修炼之功。
  几个时辰之后,已经是到了晚上。
  石屋中央,杨蛟眉头一挑,睁开了双眼,双手一挥舞,停止了体内功法的运转。
  周围的银色光华和寸寸银芒,刹那间就如同潮水一般,迅速消散。
  他连忙站起身来,感受着丹田之内的法力,不禁微微一笑,他的心神也不禁有些摇曳起来。
  恍惚之间,他仿佛想象到了,自己把法力全部注入到玄青色珠子,然后出了洞天。
  不过,他知道这是自己法力突增,从而产生的错觉,这一点法力的量是远远不够的。
  抬头看了看屋顶之上,那个发光的圆珠,杨蛟不禁眉头一挑。
  他对这圆珠,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觉。
  他脑子里有一颗珠子,这洞天石屋里也有一颗珠子,总感觉它俩很像。
  杨蛟又用心感受了一把心脏,却发现先前的异动,此刻早已无影无踪,不禁眉头一皱。
  他早就觉得自己的心有异常,特别是在碰到跟杨戬和杨婵一家有关的事情的时候。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杨婵被劫的时候,自己一时冲动去追虎精。
  那种不受控制的心跳加快,头脑发热,感觉实在是莫名其妙。
  如今,在修炼的时候,心脏异动竟然再次出现,一小半的法力都被它给吸收了!
  杨蛟想不明白到底是咋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