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宝莲灯前传之杨蛟 > 第22章 难以下咽

第22章 难以下咽


  连续几天时间的闭关,杨蛟一点儿东西没吃,腹中空荡荡的。
  修炼的过程中,浑然没有感觉到半点儿饥饿,然而,这才刚刚收功,肚子就开始催命了!
  这个奇怪的现象,杨蛟百思不得其解。
  他严重怀疑,这其实是因为修炼大罗金仙诀而产生的现象。
  本来这种问题,也算不了什么大事儿!
  然而,他现在在这破山水洞天里,物资极其匮乏,想吃点儿好的,都没地方整去。
  整天吃那破桃子,胃都有些受不了了!
  有些人认为,那些喜欢挑食的人,都是因为饿得少了,给惯成这样的!只要把他们狠狠地饿上几天,就胃口了,啥都能吃得下!
  对此,杨蛟只赞同一半。
  饿上几天,的确是啥都能吃得下,但是要说胃口么,想想都是泪呀!
  明明特么的一点儿都不想吃,吃得都要吐出来了,却还得硬往嘴里塞,因为实在是太饿了。
  纯粹就是为了解饿!
  就像是身体病得厉害,旁边一碗刚刚熬好的中药,黑糊糊苦不拉几的,明明不想喝,却还要自己逼着自己喝下去。
  吃东西吃到这个地步,杨蛟也是够够的了,估计日后看到桃子,都会有阴影了。
  见肚子催促得厉害,杨蛟这才怀着极其不情愿的心思,走到石门处。
  看着该死的石门,杨蛟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双眼忽然一闭,开始酝酿情绪。
  片刻之后,他忽然睁开了双眼,双目之中,银芒闪动,一股惊人气息,从他的身上爆发而出,直吹得身上衣衫鼓荡,头发飘散。
  肌肤之下,筋肉骨骼中也隐隐有华光流转,银芒闪动间,杨蛟双手一翻,嘴角一勾,自信慢慢地朝着石门走去。
  ……
  一刻钟之后。
  石屋门一点点打开,一个狼狈不堪的人影,从门缝里缓缓挤了出来,趴在地上。
  赫然正是杨蛟。
  他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筋疲力尽,浑身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一副快要累死了的样子。
  卧槽,累死我了!
  歇息了一会儿,肚子催的更厉害了,杨蛟赶紧爬起来,去到桃林。
  早就已经没有了初来之时的心情,吃桃子也不再精挑细选,随手就摘了那么一枚。
  看着手里红彤彤的桃子,杨蛟的肚子明明在翻江倒海,却是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拿着桃子,往嘴边儿靠近,总是才移动一点儿距离,就立即停下瞄一眼。
  这么做,似乎是想通过多瞅那么两眼,从而找回那早已逝去的胃口。
  却没想到,他现在已经对这桃子形成了条件反射,一看到这桃子,就自动联想到它的味道。
  这不看还好,越看越觉得胃里难受,胃液似乎是要反上天来。
  杨蛟不禁蹲下身子,摁着肚子,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强忍着没有吐出来。
  卧槽!
  明明非常饿,然而,看着这本应该很好吃的东西,却感觉很想吐,别提有多难受了!
  好不容易才把桃子给挪到了嘴边儿去,张口欲咬,却总感觉下不了嘴。
  杨蛟眉头紧皱,一度十分纠结。
  犹豫了好大一会儿,杨蛟眼睛一闭,一咬牙一跺脚,恶狠狠朝着桃子咬了过去。
  桃子皮儿破,上下门牙切开果肉,瞬间汁水横流,沿着嘴角淌了出来。
  杨蛟这一口还没有完全咬下,就立即停止了动作,僵在了那里。
  他圆睁着双眼,桃子搁在嘴里叼着,门牙依然嵌在果肉里,不上不下的。
  感受着舌尖上的味蕾,在与桃汁的接触瞬间,绽放出来的味道,杨蛟只觉得泪腺微微有些发酸,似乎是有什么液体将要溢出。
  紧接着,腹中突然一阵激烈的翻腾,宛如翻江倒海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哇——
  杨蛟吐掉嘴里的桃子,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撑着地,使劲儿作呕。
  然而,呕了半天,啥也没有吐出来,但人却如同是耗费了极大的精力一般,有些虚脱无力。
  卧槽!不行了,受不了了,这桃子是不能再吃了,老子这身体实在是有些任性!
  看着地上那枚被自己吐掉的桃子,上面沾满了灰尘,还有一个深深的牙印。
  突然,杨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了一股力气,双手撑地,下身跟着就是一个扫堂腿。
  只听“嘭”的一声!
  那枚桃子瞬间被扫得斜飞而起,飞速地射向空中,最后,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
  杨蛟也顺势躺在了地上,仰望着天空,他现在只想静静的。
  然而,肚子的催叫,却让他十分的窝火儿,忍不住照着肚子擂了两拳。
  催催催!催你大爷呀催!刚才让你吃,你特么的吐,这会儿不让你吃,你特么的叫。
  你咋这么难伺候呢?
  杨蛟不禁也开始思考起来,吃不下东西可以理解,毕竟总吃这一样儿,吃得想吐很正常。
  然而,好好的桃子,没虫没烂的,竟然会难以下咽到如此地步,这么严重的情况,似乎就有些问题了。
  到底是啥问题呢?
  在修炼的时候,心脏产生异象,而吃东西的时候,胃也发生了异常。
  那么,在肝、脾、肺、肾……这些部位,会不会也会有异常?
  难道是这具身体有问题?
  杨蛟一时想不通,思维却又开始发散,胡思乱想起来。
  望着空中飞舞着的粉红色桃花,这种成熟的桃子和绽放的桃花同时存在的景象,早就已经不能够另他惊奇了。
  这时,一片粉色花瓣儿,翩翩飞舞,飘落到了杨蛟的脸上。
  花瓣儿与面颊轻轻触碰,感觉有些痒痒,杨蛟忍不住伸手挠了挠,顺便捻起了那片花瓣儿。
  看着手中的花瓣儿,杨蛟此刻没有心思去欣赏这玩意儿,下意识地随手往嘴里一塞,无意识地咀嚼起来。
  片刻之后。
  呸!
  杨蛟不禁眉头,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
  啥玩意儿?苦的!
  看着地上那被自己嚼得不像样子的桃花,杨蛟露出一副嫌弃的样子。
  突然!他好似想起了什么,两眼圆睁睁的瞪着那被嚼烂的桃花,一时之间,心念急转。
  卧槽!杨蛟举起右手,握成拳头,照着脑袋锤了几下,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
  黑皮奶奶的!我这破脑子,到底是咋想的?整天盯着那破桃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