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宝莲灯前传之杨蛟 > 第24章 你大爷就是你大爷

第24章 你大爷就是你大爷


  察觉到那老头儿对自己没有企图,杨蛟当即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
  正所谓,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老子堂堂一个大老爷们儿,要是被一个糟老头子给玷污了,那老子还有什么脸面活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现在好了,老子这身纯净无瑕、洁白如玉的清白之躯,总算是保住了。
  杨蛟抬起头来,向那老头儿望去。
  只见那红脸老头儿,把脸上那两只眼睛,瞪得直有铜铃那么大,眨都不带眨一下的!
  而且,两眼之中,竟隐隐约约带有一丝关切之意,正炯炯有神地望着自己。
  察觉到这一丝关切之意,杨蛟心里不禁有些纳闷儿,不知道这一丝关切,是从何而来的。
  于是,他就紧紧盯着那个红脸老头儿,一直看了好长时间。
  然而,另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在那红脸老头儿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似曾相识的气息。
  杨蛟心里微微一怔,不禁碎碎念道:
  这老头儿到底是谁呀?
  自己为什么会对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的感觉?
  而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山水洞天里呢?
  ……
  杨蛟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之中,尽管暂时还想不通,脑子却依然在努力转动。
  突然!
  只听“噔”的一声轻轻脆响传来。
  却是那红脸老头儿,见杨蛟双眼朦胧,很明显是跑神儿了,就反手在他的脑壳儿之上,轻轻地弹了一下儿。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手,在我的脑门儿上,弹上一大包,疼痛不已。
  这一脑崩儿,弹得出奇不意,又清脆又响亮,杨蛟一下子就被惊得回过神儿来。
  感受着隐隐作痛的脑门儿,杨蛟不禁张大了嘴巴,心中不禁叽叽咕咕起来:
  黑皮奶奶的!这老头儿,下手可真狠啊!
  杨蛟一点防备都没有,被弹得眼冒金星,他捂着那略微有些红肿的脑门儿,惊呼道:
  “你……你干什么弹我?”
  那红脸老头咧着一张大嘴,露出两排参差不齐的牙,笑的十分开心。
  听了杨蛟的质问,他不禁笑得更加开心了,然后开口说道:
  “大侄子!你刚才在想啥子嘞?大爷正跟你说话呢,你咋都不带搭理的呢!”
  杨蛟不禁愣了一下,刹那之间,心中的念头急转而过,然后问道:
  “说话?你刚才有跟我说话吗?”
  那红脸老头儿,一把把杨蛟从地上拉起,让他从睡姿变成了坐姿,摁着他的肩膀,说道:
  “大侄子!你刚才问大爷是谁,大爷告诉你了大爷是谁,之后你咋就不说话了呢!”
  杨蛟这会儿十分上火儿,这该死的老头儿,张口就自称大爷。
  这左一口大爷,右一口大爷的,实在是让他心里憋气,真想一巴掌拍死那老头儿。
  然而,杨蛟比较了一番双方的实力差距,认为自己的法力尚未恢复,暂时不是他的对手。
  于是,他强忍着动手抽人的冲动,硬生生憋出了一脸的微笑,问道:
  “那么,你到底是谁啊?”
  那老头儿咧嘴龇牙一笑,轻轻地拍了拍杨蛟的肩膀,说道:
  “大侄子!我是你大爷呀!”
  杨蛟脸色一黑,体内的洪荒之力,忍不住喷薄而出,朝着那红脸老头吼道:
  “我去你大爷的大侄子!老子才是你大爷!”
  话音才落。在这一瞬间,杨蛟感觉到自己体内气息,突然间变得无比通透畅达。
  就连法力的恢复速度,也随即提高了一大截。
  一瞬间,念头通达,爽!
  然而,紧接着杨蛟就后悔了。
  他现在只想扇自己一嘴巴子,心里也开始不停地碎碎念起来:
  卧槽……老子这也太不识时务了……没搞清楚状况……也没管住这张破嘴……完蛋球……
  现在连那老头儿是什么人都没搞清楚,特娘的竟然敢回骂!
  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
  果然!
  就在杨蛟不停地在心里面自我责备的时候,那红脸老头儿突然间就动起手来了!
  只听“啪”的一声传来。
  那老头儿就在这一瞬间,突然暴跳如雷,甩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了杨蛟的后脑勺上,怒道:
  “臭小子!咋这么没大没小的!你爹到底是怎么教你的?不知道尊重长辈吗?”
  正所谓,出来混,挨打要立正!
  杨蛟挨了这一巴掌,立刻就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整个人变得老老实实的。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现在暂时实力不济,该装孙子就得装孙子,以免自己的小命儿,突然间说没就没了。
  然而,在他的心里,却是叽叽咕咕的,直将那红脸老头儿的祖宗十八代,都彻彻底底地问候了好几十遍:
  混蛋老头儿!
  你特娘的祖宗十八代,全部都是畜生,就跟瓜子儿那头蠢驴一样。
  不,是比瓜子儿还蠢!
  而那红脸老头儿,见他表现得如此知趣、乖巧,并且这么快就能够知错而改,嘴角不禁微微勾起,流露出一丝善莫大焉的笑意。
  然而,这丝笑意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悲伤之意:
  哎!毕竟还是个孩子呀!家里又惨遭不幸,家破人亡……没有父亲的耳提面命,才会如此……那么,作为他的大爷,大爷定要替他父亲,教导他好好做人……这孩子既然作为杨家长子,一定要肩负起杨家开枝散叶的责任,大爷以后一定帮你找一堆媳妇儿……
  红脸老头儿的心理活动,杨蛟无从得知,然而他脸上的那一抹悲伤,却让杨蛟敏感地捕捉到了。
  杨蛟心下有些疑问,按耐不住,不禁小心翼翼的问出了口:
  “咳咳!那个,请问,你到底是哪位呀?”
  哪知那红脸老头儿,听了杨蛟的问话,瞬间便怒目圆睁,铜铃大的双眼,瞪得更圆了。
  老头儿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浑身忍不住直打哆嗦。
  突然间,他一下子蹦了起来,伸手一把抓住杨蛟的衣领,暴跳如雷地大叫喊道:
  “你为啥子总问这同一个问题?大爷给你说过多少遍了,大爷是你大爷,你为啥还要问?你是不是不想大爷当你大爷?大爷我告诉你,你大爷就是你大爷,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
  红脸老头儿反应如此激烈,杨蛟始料不及,被吓了一个大跳。
  他被那红脸老头儿,给提溜得脚不沾地儿,忍不住缩了缩脑袋,战战兢兢地说道:
  “我……我就是想问问,你为啥是我大爷……你跟我到底是啥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