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宝莲灯前传之杨蛟 > 第25章 暴脾气的驴

第25章 暴脾气的驴


  红脸老头儿这会儿相当不爽,直感觉头上的七窍,似乎都要生出青烟来了。
  那满脸的胡子,几乎全部都翘了起来,两只眼睛,直冒火花儿。
  他恶狠狠地盯着杨蛟,脑袋猛地往前一凑,愤愤不平地问道:
  “你是说,你竟然都不知道,你大爷为什么是你大爷?”
  面对着情绪如此激动的老头儿,杨蛟只觉得胆战心惊,无所适从。
  被老头儿拎着衣襟,他的双脚,此刻已经被迫离开了地面。
  情急之下,一时也顾不得其他,连忙急急地点头,赶紧说道:
  “对……对对,我就是不知道,我为什么非得叫你大爷?”
  红脸老头儿的神情,先是略微呆滞了一下,然后,瞬间须发皆张。
  他的面皮,此刻已经被涨得通红,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里,似乎都充满了愤懑。
  额头上的一条条青筋暴出,就像是一条条蚯蚓一般,正在缓缓蠕动。
  老头儿这会儿非常生气,直气得他觉得自己的牙都歪了。
  这满嘴的吐沫星子,无处释放,直喷得杨蛟满头满脸都是,愤懑地怒吼道:
  “岂有此理!真是太岂有此理了!我让你叫我大爷,你竟然不叫我大爷!更让大爷没想到的是,你竟然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叫我大爷?”
  卧了个大槽!
  这老头儿莫非气疯了不成?
  不就是不知道为啥叫你大爷嘛,至于气成这个月样子吗!
  杨蛟的双手,在半空中胡乱的挥舞着,一时之间,连连摇头,说道:
  “不……不……不要激动,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你大爷而已,你告诉我为啥不就成了。”
  红脸老头儿的那一双白眼,此刻已经有隐隐上翻的趋势,看上去,似乎就要气得昏迷过去。
  老头儿的嘴巴,竟有些哆哆嗦嗦起来,双臂抽筋似的,颤抖个不停。
  他的双臂孔武有力,一把揪住杨蛟,往桃林里面狠狠地一扔,然后,怒不可遏地大声吼叫道:
  “不要激动?你都不知道大爷是谁,大爷能不激动吗?”
  杨蛟就像是一个破烂不堪的包袱,很随意地就被扔出了很远。
  只听“扑通”的一下子,落地声响起,杨蛟一下子就被摔得七荤八素、晕头转向。
  他落地之后,又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然后就一骨碌地爬了起来。
  才扭过头来,就只听“咚”的一声,杨蛟的脑袋,就撞在了一棵桃树上。
  杨蛟疼得龇牙咧嘴,立即坐在地上,揉了揉脑门儿,心里又开始骂骂咧咧:
  卧槽!这老头儿只怕不是一个疯子,就特么的是一个傻子。
  老子特么的只不过就那么随意的一问,竟然立刻就又是扔又是打的遭遇。
  杨蛟此刻的脾气也是上来了,也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立即出口成脏,说道:
  “你特么的到底是谁呀?”
  听了这话,老头儿的双眼再次开始充血,变得无比通红,直感觉鼻子都有些歪了。
  他狠狠地甩开衣袖,使劲地咬着牙,狠狠地切着齿,嘴吧里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气。
  他的上下嘴唇,已经有些僵硬,话音缓缓地从牙缝里面迸出:
  “大爷跟你父亲情同手足、亲如兄弟,一同患过难,一起同富贵。”
  “你说大爷为啥是你大爷!”
  ……
  “想当年,你父亲曾救大爷于虎口之中……还用草房抵债换取大爷不被别人牵走……”
  “大爷还曾驮过你那受了重伤的母亲,去破庙进行治疗……”
  ……
  “自打你这小子出生以来,我们朝夕相处,已经足足有二十年了!”
  “没想到你竟然不认识大爷!你怎么能够不认识大爷!”
  “大侄子!你太不孝了!”
  ……
  红脸老头儿滔滔不绝地说着,语气由开始的愤懑,慢慢转变成回忆,之后再次暴怒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杨蛟也是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然而之后,却越听越是觉十分得熟悉。
  有些场景,几乎就是当初在破庙里面,杨戬用天眼看到的画面。
  一时没有忍住,不禁大声问道:
  “那个,你……你该不会是瓜子儿吧?”
  只听“噗通”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落地声。
  却是那疑似瓜子儿的老头儿,一脚踹在了一棵桃树上,树上的桃子都被震落。
  老头儿吹胡子瞪眼地怒吼着,直震得杨蛟头晕眼花:
  “瓜子儿?瓜子儿是你能叫的吗?你应该叫瓜子儿大爷?简直是太没大没小了!”
  杨蛟骇然地瞪大了眼睛,直被吓得连一口大气儿都不敢随便出,急急忙忙地把脑袋缩了回来,心里不停地碎碎念:
  黑皮奶奶的,这老家伙还真是瓜子儿呀!
  奶奶个腿的,这瓜子儿的脾气,啥时候变得这么暴躁了?
  你是瓜子儿,你特娘的早点儿说啊!
  你特么不说,咱咋能知道你就是瓜子儿哩!
  谁能想得到,一头蠢不拉几的驴,竟然能变成一个暴脾气的老头儿的!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这头蠢驴啥时候变成人的?
  又是啥原因?
  杨蛟心里想着,不紧张问出了口,于是,朝着瓜子儿大声喊道:
  “哎——那个,瓜子儿!到底是咋回事儿,你怎么会化成人形的?”
  忽然,瓜子儿所在的方向,似是有一道黑影突然一闪而过,携带者十分凌厉的劲风。
  杨蛟等来地不是瓜子儿的回答,反而是一通噼里啪啦的暴揍。
  瓜子儿一把抓起杨蛟,抬起手就这么一下一下地狂扇杨蛟的后脑勺儿,而且一边扇一边怒吼道:
  “瓜子儿!大爷再让你瓜子儿!叫大爷!叫大爷!不知道么!给你强调过多少遍了,要喊大爷大爷!”
  “瓜子儿是你大爷的高姓大名!是能让你一个小辈儿的乱叫的吗?你咋不喊你爹杨天佑,叫你娘瑶姬呢!”
  “叫大爷!”
  这几巴掌拍下来,直拍得杨蛟头晕眼花、眼冒金星,十分难受,他立刻就屈服了。
  黑皮奶奶的!
  不就是叫你大爷嘛!
  老子特么的叫还不行吗?
  娘类个腿,你特么的给老子等着,等老子法力恢复过来,绝对要一巴掌一巴掌的扇回来。
  不对,老子要十倍的扇回来!
  不管心里想着如何找回场子,此刻暂且不提,那是以后的事情。
  而眼下,瓜子儿还一直在那儿扇个没完,竟然没有一丝要停下来的迹象。
  杨蛟觉得,不能再想以后得事情了,先把眼下的情况解决掉再说。
  于是,他立刻挣扎着求饶,大声地喊道:
  “大……大爷!快别打了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