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宝莲灯前传之杨蛟 > 第26章 昂——

第26章 昂——


  老瓜子儿一把扯住杨蛟的衣领,拉了过来,两张脸都快贴到一起了,他歪着耳朵问道:
  “大侄子,你刚才叫我什么?”
  杨蛟脸色一呆,脑子有些发蒙,磕磕巴巴地回答道:“大……大爷呀!”
  老子嘎你娘的!不是你让老子这样叫的吗?你特娘的还问?
  老年痴呆吗?
  就在这时,却只见老瓜子儿两眼一闭,脑袋轻扬,喉咙微动,身子一抖,竟然憋出一声悠长的驴叫:
  “昂——”
  杨蛟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心中不禁大呼:
  我嘞个擦!
  这是什么操作?
  高潮了吗?
  这头臭不要脸的蠢驴!
  长叫声停止,老瓜子儿再次低下头,两眼盯着杨蛟,露出一副贱兮兮的表情:
  “大侄子!再叫一声!”
  嘎你娘!这还没完没了了是吧!
  然而,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杨蛟被老瓜子儿看得头皮发麻,不敢随意的糊弄,立刻一脸小心地陪笑道:
  “大……大爷!”
  “昂——”
  又是一阵悠长的驴叫声。
  可这叫声,也忒特娘的难听了,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得了。
  杨蛟只感觉头皮发麻,脖子一缩,眼睛一闭,顺便把耳朵也掩住了。
  他是把两根手指头,直接塞进耳朵里的。
  相比于用手捂住,用手指头塞的,隔音效果更好。
  没过多久,突然只感觉一股巨力,作用于两条胳膊之上。
  杨蛟的两根儿手指头,被迫离开了两个耳朵眼儿!
  却是老瓜子儿停止了难听的驴叫,然后把杨蛟的两只手扒拉了下来。
  “大侄子!刚才那两声大爷,叫得非常好!大爷我听着非常舒服,现在非常高兴!以后跟大爷说话,都要带上敬称,要懂得礼数,不然,大爷就代表你父亲,教你做人,使劲儿抽你!”
  你大爷的!你高兴,老子可不高兴,小爷现在心里窝火着呢!
  杨蛟尽管心中郁闷,却是敢怒不敢言,都没有心情理他。
  他现在只想赶紧恢复法力,然后狠狠地干瓜子儿一顿。
  他要让这头蠢驴明白,到底谁才是主人,做畜生就要有畜生该有的样子!
  瞅瞅人家杨老二的哮天犬,多懂狗事儿呀,简直是家畜界的典范。
  杨老二要跟哮天犬做兄弟,人家哮天犬说啥都不干,不要做兄弟,只愿当主人的狗。
  再瞅瞅这头蠢驴,不仅不懂人事儿,还特么的不懂驴事儿。
  这主人才离世多久啊,连一年时间都不到,就特娘的自个儿翻身把歌唱,要当小主人的大爷了。
  简直是岂有此理,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杨蛟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他认为,只要自己的法力一恢复,就能够暴揍老瓜子儿!
  要知道,在不久的将来,自家那仅仅修炼了三年的杨老二,都能直接干到天上去了,直打得天庭毫无还手之力。
  自己身为杨家老大,根骨资质悟性,就算比不上老二,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老二只修炼了三年,就能上天。
  老子特么修炼了大半年,虽然上不了天,但是干一头驴,应该不算难吧?
  当时候,一定要让他重新做驴!
  怀着这样远大的目标,杨蛟开始默默地恢复着体内的法力。
  同时,嘴上也不闲着,跟老瓜子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用来拖延时间。
  “那个……大……大爷!”
  “昂——”老瓜子儿身子一抖,头一扬,就是一声驴叫,相当的熟练。
  而杨蛟的内心,此刻却是崩溃的:卧槽!你忒娘的,昂你个头哇昂!
  这特么的还没完没了了是吧,叫一声大爷,你特娘地就昂一声。
  自己的驴叫声,特么的到底有多么难听,自个儿心里难道没有一点儿逼数吗?
  “大爷呀!”
  “昂——”
  你大爷的!
  老子忍,老子使劲儿忍!
  你特娘的给老子等着!
  尽管,杨蛟在心底是使着劲儿,咬着牙,切着齿,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的真诚,堆满了笑容。
  “大爷!你本来不是头那……啥!”杨蛟两手两脚着地,比划了那么一下,问道:“你看你现在都变成人了,这到底是咋回事呀?”
  杨蛟这次学聪明了,在老瓜子儿又要进行长叫之前,快速地把话给说完了!
  “昂——”
  “大侄子!这个你就算不问,大爷也会告诉你的!只不过,这个事儿,说来有些话长!”
  “没关系的,大爷!咱们可以长话短说!”
  杨蛟双手连连挥舞,表示没有关系,却没有发现,他口中的大爷,那是叫得越来越顺口儿了!
  啪!
  杨蛟后脑勺挨了老瓜子儿一巴掌!
  “闭嘴!大爷说话的时候,小辈儿别插嘴!说话之前,先喊大爷!”
  杨蛟立即闭嘴,老老实实盘坐在地上,听着老瓜子儿开始讲故事:
  “这还要从当初大爷不知道为啥掉进这个破地方说起。”
  “哎,对了,大侄子!你知道这是个什么破地方吗?还有,大爷我是咋到这来的呢?咦——大侄子,你咋也掉到这个破地方了呢?”
  老瓜子儿一副十分惊讶的表情,似是才想起来杨蛟也在这里!
  杨蛟看得一阵腹诽,心中不禁碎叨叨:
  特娘的!老子当然知道这里是什么破地方,还知道你是被老子扔进来的。
  可老子就是不告诉你!
  你特娘的要是知道了前因后果,就以你那暴脾气,还不得把老子暴揍一顿啊!
  老子才没那么傻呢!
  于是杨蛟开始装傻充愣,说道:“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呀!反正就是不知道咋弄的,突然就掉到了这个破地方!”
  啪!
  话音刚落,杨蛟的后脑勺就挨了一巴掌:“大爷怎么交代你的?说话之前,先喊大爷!不长记性是吧!补上!”
  “大爷……”杨蛟的声音之中,带走一丝若有若无的哭腔,轻易无法发现。
  “昂——”老瓜子儿的驴叫声,叫得那个意气风发,神采飞扬。
  “大爷!你继续往下说,掉到这个破地方之后的事情呢?”杨蛟赶紧引开话题。
  “昂——嗯,大侄子,你说的对!怎么来的这个破地方,这个不重要。大爷我继续往下给你讲故事。”
  “话说,大爷我来到这破地方之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