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宝莲灯前传之杨蛟 > 第27章 大爷不姓瓜!

第27章 大爷不姓瓜!


  杨蛟一边貌似认真地听着瓜子儿讲故事,一边静静地恢复法力。
  根据剧情的发展,时不时的还给他捧个哏,迎合一下老瓜子儿:
  “大爷!你好厉害!”
  “昂——”
  ……
  “大爷!果然不愧是大爷!”
  “昂——”
  ……
  “大爷!你这策略,实在是没话说!”
  “昂——”
  ……
  “大爷!你这应对,简直是令人折服!”
  “昂——”
  ……
  杨蛟强忍着心里的无语,说着十分违心的话,拍着马屁,不,准确来说,是拍驴屁。
  本以为,这老瓜子能够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奇遇,却没想到,他竟然把自己看到的啥,嗅到的啥,想的是啥,又是怎么找到吃的,以及找到喝的……这些无聊的情节都讲了出来。
  这头蠢驴!杨蛟心里简直是无力吐槽。
  这无聊的情节,让人听得简直是昏昏欲睡,关键是你特娘的还不敢睡。
  两只眼睛,只要稍微闭得时间长了点儿,立刻就会挨上一巴掌。
  你特么的还不敢还手!
  杨蛟也试图催促着老瓜子儿,加快进度,赶紧更新,别再水这无聊的情节了。
  可老瓜子儿直接就是一巴掌甩了过来,拍在他的后脑,直打得他头晕眼花。
  “昂——闭嘴!按照大爷的节奏来,小辈儿乖乖听着,不要插嘴!”
  杨蛟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承受着他的虐待,同时,厚着脸皮,陪笑着说道:
  “大爷!你接着讲!嘿嘿!咱都听你的!”
  “昂——这才对嘛!大侄子,你乖乖听着就好,大爷我轻易不讲故事的!”
  ……
  说到自己的亲身经历,老瓜子儿那是满嘴吐沫横飞,滔滔不绝。
  他兴致勃勃地给杨蛟讲解自己所遇到的一草一木,从吃、喝、拉、撒、睡开始,娓娓道来,说得甚是详尽。
  杨蛟就似听催眠曲一般,昏昏欲睡,只感觉耳边嗡嗡作响,眼皮子都塌了下来。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杨蛟终于听到了一些不一样的情节。
  正是上次瓜子儿把身受重伤、饥肠辘辘的杨蛟带到了这桃林之后,第二天独自离开,消失了大半年的事情。
  “那天早晨,大爷被你一脚蹬醒之后,就自个儿跑出去,随便转悠转悠。”
  说到这里,老瓜子儿突然一个停顿,扭头看着杨蛟,贱笑的目光中,透露出深冷的寒芒:
  “大侄子!差点儿忘记,那天,大爷我睡的正香,却被你给一脚蹬醒了,你说,这笔账到底该怎么算才好。”
  听到这儿,杨蛟心里直骂娘,这点小事儿,都特娘的能记大半年,就不能有点儿出息吗!
  然而,脸上却是立刻赔笑,一副没脸没皮的样子,说到:
  “大爷!嘿嘿,你看咱当初也不是故意的,咱今天就在这儿给您赔个不是了”说着,杨蛟就抱拳鞠了一个躬:“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跟咱小辈儿一般见识,您先消消气儿!”
  “昂——哼!大爷就先饶了你这一次,再有下次,大爷可就要动真格儿的了!”老瓜子儿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
  “多谢大爷!多谢大爷!大爷你宽宏大量,心胸开阔,犹如明月入怀,虚怀若谷,豁达大度,肚里能撑船。”杨蛟立刻把一大段马屁之词,甩了出去,直让瓜子儿眉开眼笑。
  “昂——嗯,说得不错!大爷我的心胸就是如此宽广,大侄子,你很有眼光!来,我们接着往下面说,嗯……大爷方才说到哪里了?”
  “大爷,你说到那天早晨,你自己一个在树林子里面转悠。”杨蛟赶紧提醒道。
  “昂——不错!那天,大爷到处转悠,大概转了大半天时间,感觉有些累了,就走到一颗桃树下面,想要休息一下。”
  “然而,一走到这棵桃树下面,大爷就被一颗从天而降的桃子,给砸中了脑袋。”
  “那,大爷你被桃子砸了,脑子没出什么问题吧?”杨蛟貌似关切地问道,实则心里面开心得要死。
  咋不砸死你个蠢驴嘞!
  “昂——大爷的脑袋当然没事儿!只不过,大爷的心里,却是产生了一个疑问?这个疑问,时常徘徊在大爷的脑子里,一直都想不通到底是咋回事儿!”
  “大爷!到底是什么疑问,竟然能难道您如此聪慧的脑袋,说出来给咱听听,说不定能带给你一点灵感呢!”
  “昂——嗯,给你说说也没关系,虽然你不可能起到什么作用。不过,大爷就算是遇到问题,那也是智慧的问题,给你说说,顺便也让你经历一番大爷智慧的洗礼。”
  “大爷!你快说说!咱已经迫不及待,要沐浴在大爷智慧的问题之下了!”
  “昂——大侄子!你说,这桃子它为啥要往地上落,而不往天上飞呢?”
  瓜子儿在说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眼中竟然闪烁着一种耀眼的光芒,熠熠生辉。
  似乎是有一颗莫名的种子,就此埋下,默默的生根发芽,等待着合适的时机,破土而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杨蛟也被这个问题给惊住了,呆呆地望着瓜子儿,一动不动。
  此刻,在他眼中,瓜子儿那猥琐的身影,竟然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光辉在闪动,一瞬间光芒万丈。
  良久之后,杨蛟才回过神儿来,他小心翼翼地冲着瓜子儿喊到:
  “大爷——”
  “昂——怎么?”
  “大爷,你看……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改个姓……比如说……姓牛……”
  话音刚落,空气在这一瞬之间,似乎变得冷了下来,静得可怕!
  只听“咔嚓”一声巨响,旁边儿那棵大腿粗的桃树,就被瓜子儿一掌拍断。
  “你说什么?改姓?你个混球!姓是能随便改的吗?”
  杨蛟骇然瞪大眼睛,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急忙缩回脑袋,吭吭哧哧地说道:
  “那个……大……大爷,你看……你现在的姓,其实也不咋好听,还不如改姓牛呢!”
  瓜子儿突然一把抓住了杨蛟的衣领,同时大声怒吼道:
  “不好听?你给大爷说清楚了,到底哪里不好听了?”
  杨蛟战战兢兢,结结巴巴地说道:“大爷……你看……你现在姓‘瓜’,说……说实在的,真不如姓‘牛’的好听!”
  瓜子儿恶狠狠地瞪着杨蛟,嘴里面直喘着出气儿,似乎是要气得发疯了,声音再次拔高了一个阶位,怒吼道:
  “姓‘瓜’?此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你竟然以为大爷姓‘瓜’?昂——,大爷我郑重地告诉你,大爷,不——姓——‘瓜’!”
  杨蛟心里一怔,呆呆地问道:“不姓‘瓜’?那你姓啥?”
  瓜子儿的双眼通红,瞪着杨蛟,气急败坏的狂吼不止:
  “大爷我跟你爹杨天佑,亲如骨肉兄弟,当然是姓‘杨’了!大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叫做杨瓜子儿!”
  杨蛟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迷糊了,好像有点儿不太够用了。
  这咋又是驴,又是羊,又是牛的,全是动物,感觉大脑有些糊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