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宝莲灯前传之杨蛟 > 第36章 小二儿晕了!

第36章 小二儿晕了!


  华山脚下,一处荒山野岭,一个人影突然出现。
  这个人大约二十一二岁,衣衫破烂,头发凌乱不堪,刚一出现,就是一个狗啃,摔在了地上。
  此人赫然正是杨蛟,刚刚从山水洞天里出来。
  他现在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胃里翻江倒海,直欲呕吐。
  在地上趴了好大一会儿,才感觉到稍微有些好转。
  杨蛟站起身子,双目圆瞪,虎目环顾四周,打量起周围的情况。
  他赫然发现,方圆数里之内,竟然是一片焦土,寸草不生。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杨蛟心中惊愕无比,如此情形,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往远处看,几座山峰依旧矗立在那里。
  这证明,自己出来的位置,并没有发生变化,依旧是自己进入山水洞天之前所在的地方。
  如果没有记错,此处之前应该是一片树林,林木繁盛。
  离这不远处,应该还有一片果林,自己还曾在那里饱餐过一顿。
  然而,此时为何又成为了一片空地?
  这才过去不到一年的时间,什么样的遭遇,才能导致这种状况的出现?
  难道说,是在自己进入山水洞天之后,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灾难?
  古怪,实在是太古怪了。
  杨蛟让自己静下来,凝视着周围的空地,面露思索之色。
  很快,他就蹲下身子,捡起一块焦土,随即放在手里,一点点儿掰碎。
  然后,他又把碎焦土凑到鼻尖之处,仔细地闻了一闻。
  “这……大金乌!”
  杨蛟心里瞬间一惊,他分明在这焦土之上,嗅到了大金乌的气息!
  记得当初,他被大金乌逮到之后,被他一通折磨,烤了个半死,差点儿都熟了。
  所以,他对大金乌那独特的法力气息,十分的敏感。
  由于在生死之间徘徊过,所以,那种毒辣、灼热的气息,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难道……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大金乌干的?”
  杨蛟心中沉吟片刻,就差不多想通了。
  当初,自己临危之际,遁入了山水洞天。
  而大金乌肯定不会知道,自己竟然会拥有山水洞天这种至宝。
  只怕,他还以为自己通过某种神秘的方法,躲起来了。
  所以,大金乌发现找不到自己之后,一怒之下,焚烧数里,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且,现在已经过去大概一年的时间了,残留的气息依旧能让这里寸草不生。
  杨蛟估计,起码十年之内,不会有任何活物,敢进入这片焦土。
  “没有想到,大金乌的实力,竟然这么的强悍!”
  杨蛟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
  本以为自己法力大增,实力突飞猛进,已经足以跟大金乌放对了,就算是干不过,也能纠缠片刻。
  没想到,他实在是高估自己的实力了。
  就眼前的这种焚烧数里的手段,杨蛟自问使不出来。
  “也罢也罢……劈山救母的任务,就交给老二好了,不管大金乌强大与否,老二应该都能收拾掉,咱这个老大,还是不凑热闹了。反正,咱只是穿越夺舍之人,又不是真正的杨老大,犯不着为他们杨家拼老命。”
  良久之后,杨蛟长叹了一口气,一脸的失望之色。
  本来,他刚穿越过来的时候,是打定主意,要抱杨家老二老三的大腿的。
  老二神通广大,老三身怀宝莲神灯,妥妥的两根粗大腿。
  然而,他在山水洞天里得到奇遇之后,他的想法就变了。
  又是大罗金仙诀,又是胎化易形神通之术的,还有瓜子儿硬塞给他的半枚桃子。
  于是,不出意外,杨蛟他膨胀了。
  虽然,他的嘴上没说,心里却在想着,日后跟着老二一起,前去闹一番天庭。
  然而,这才一出山水洞天,现实就狠狠地给他泼了一盆凉水。
  杨蛟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自己现在连瓜子儿那头蠢驴都整不过,更何谈去闹天庭呢?
  咱还是那远躲哪去吧!
  杨蛟抬头看了看天,觉得天色已经不早了,决定立刻下山。
  在山水洞天里,他吃了瓜子儿硬塞的烂桃子之后,就修炼了三个来月。
  三个月来,他是一点儿东西都没有吃。
  而以他现在的法力,其实不吃不喝,已经不成问题。
  然而,这一闲下来,杨蛟竟然又感觉到饥肠辘辘了。
  这方圆数里之内,现在连毛都没有一根儿,更何谈找吃的了。
  所以,杨蛟决定立刻就下山,找个地方,胡吃海喝一番,毕竟他已经有一年没有吃过肉了,实在是馋的厉害。
  杨蛟找准下山的方向,抬脚就走。
  然而,才走了两步,他就马上停了下来。
  因为,他听到自己的背后,竟然传来两声急促的“吱吱”声。
  杨蛟回头一看,立即就看到一只肥硕的小老鼠,正朝他飞奔过来。
  赫然正是杨小二儿!
  “卧嘞个槽!你这个小东西,怎么也跟着出来了!”
  杨蛟使劲儿一拍脑袋,在原地蹦跶了两圈儿,有些崩溃。
  原来,杨蛟在完全点亮珠子的时候,小二儿正好在杨蛟的肩膀上。
  所以,就一块儿跟着出来了。
  而杨蛟一出来,就摔趴下了,正好把小二儿给甩飞出去了,摔得晕晕乎乎的。
  小二儿迈着四条小短腿儿,一溜烟儿就爬到了杨蛟的脚下。
  紧跟着,它顺着杨蛟的裤子,就爬到了杨蛟的身上,在他的肩膀上蹲了下来。
  “吱吱?”
  “哥也不知道咋回事儿呀!”
  “吱吱?”
  “哥也不知道这是哪儿呀!”
  “吱吱?”
  “哥也不知道你爹哪儿去了!”
  “吱吱!”
  这一问三不知,小二儿立刻就恼了,它一下子就爬到杨蛟的头顶,狠狠地扯下来几根头发。
  “诶呦!疼……疼疼……快别拽了!”
  杨蛟立即搂手就去打,去没想到小二儿伸手挺灵活,竟然都给躲过去了。
  “吱吱!”
  “嘶……哥警告你,再不停下来,哥就发火儿了啊!”
  “吱吱!”
  “嘶……行,这可是你逼哥的!”
  杨蛟被小二儿扯得生疼,见警告不灵,他立刻心念一动,精气神集中,法力涌动。
  歘!
  杨蛟体表银光闪动,一下子就变成了一只猫。
  赫然正是胎化易形之术。
  不过,由于不能变化大小的原因,现在这只猫,只有猫的样子,却没有猫的体型,都差点儿赶上老虎豹子了。
  而小二儿,在见到这只猫之后,瞬间发出一声简短而又尖锐的“吱”叫,一下子从猫身上掉下去了。
  小二儿拔腿就想跑,然而,竟然四肢发软,站不起来,跑不掉了。
  那只猫走过去,捻着小二儿的后颈,拎了起来。
  小二儿见挣扎不脱,情急之下,竟然晕了过去。
  那只猫表情一愣,然后瞬间变回了杨蛟的样子,看着手里动也不动的小二儿,一时之间,有些哭笑不得:
  “我擦!这也太脆弱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