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宝莲灯前传之杨蛟 > 第48章 偷鸡不成

第48章 偷鸡不成


  掂了掂手里鼓鼓囊囊的钱袋子,杨蛟点了点头,露出一脸的满意的之色。
  “小二儿,走,带哥去找那只公鸡!”杨蛟冲着肩膀上的老鼠说道。
  “吱吱!”小二儿立即回应了一声。
  “那只声音叫得最大的公鸡在哪个方向?”杨蛟问道。
  “吱吱!”小二伸出他那不大点儿的小爪子,指向了一个方向。
  “西边!距离大概有多远?”杨蛟又问道。
  “吱吱!”小二儿随意回道。
  “好,也没有多远,咱们这就过去!”杨蛟把地上的篮子、竹楼、杆秤……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扔到了板车上,然后,推着板车就走了。
  一路穿街走巷,拐来拐去,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户普普通通的人家,几间茅草屋,院子用篱笆围了起来,院子的一角,还开辟有一斜菜园,里面种着数种青菜。
  院子里,还有一群十几只鸡,在走来走去,到处刨食儿,其中赫然正有一只大公鸡。
  这只大公鸡,一身雪白华丽的羽毛,看上去十分的漂亮,正案首挺胸,仰首阔步,骄傲无比的巡视着自己的后宫。
  “黑皮奶奶的!你只是一只鸡而已,竟敢这么威风!”杨蛟躲在一边儿偷偷地打量着那只大公鸡,感觉相当不忿,立即朝着小二儿询问道:“小二儿,是不是就是这只鸡?”
  “吱吱!”小二儿马上肯定地回答道。
  “嘿嘿!是它就好!”杨蛟嘴角一勾,露出一丝生冷阴笑:“让你声音最大,让你吵醒老子睡觉,今天你是插翅难飞了!”
  杨蛟偷偷摸摸地朝着农家小院儿摸了过去,很快就接近了院子的篱笆院墙。
  悄悄地朝着院子里看了一眼,见屋门紧闭,貌似无人的样子,立刻就准备翻越篱笆,进到院子里去。
  然而,他刚一准备行动,却突然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这种感觉来得是那么的突然,那么的毫无来由。
  杨蛟不禁扭头四下一看,赫然正看到不远处的地方,正蹲着一条大黑狗,龇牙咧嘴,看着自己,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
  “卧槽!”杨蛟被吓得心中一颤,立即向后一个大跳。
  这一跳不要紧,却成功地引起了大黑狗的注意力,它还以为杨蛟要逃走,立刻猛地往前一蹿,凶猛无比的样子。
  就在杨蛟以为这大黑狗要扑上来咬自己,正准备拔腿就跑的时候,却见到大黑狗的身子猛地一顿,停在了原地。
  仔细一看,原来这凶猛无比的家伙,是被绳子拴着的。
  “呼——”杨蛟长出了一口气,心里一阵轻松。
  然而,紧接着他就又紧张起来了,因为那条大黑头见自己扑不过去,张嘴就狂吠起来,动静儿相当的大,院子里一阵鸡飞乱跳。
  杨蛟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我嘞个去!老子可是要去偷鸡的,这要是惊来了人,行动不就失败了吗?
  他凝神一听,听到屋内似乎有一阵乒乒乓乓的动静传来,杨蛟心中一惊,当即准备按照原路退走,返回去推车回客栈。
  刚走上两步,却是听一阵‘嗞叽’的声音,正中间的茅屋的门突然打开了。
  这下子好了,跑不了了,杨蛟立刻停了下来,装作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以免引人怀疑。
  只见屋里走出来一个年轻的少妇,脸色绯红,呼吸不稳,一身衣服看上去很明显就是刚刚匆忙整理过的样子。
  杨蛟见到此种情形,不禁看得目瞪狗呆。
  而那少妇见到杨蛟这么大一条壮汉在此,不禁也吓了一大跳,然而,随即就平静下来,媚眼如丝,电了杨蛟一下,开口问道:“这位大哥,不知来此有何贵干?”
  “贵……贵干?”杨蛟不禁微微发愣,随即恍然说道:“对,对,咱是来贵干的!”
  这时,杨蛟一眼瞟到了茅屋后面,貌似有一个脑袋冒了出来。
  杨蛟凝神,通过余光仔细地观察了一番,发现那是一个中年猥琐汉子,似乎是在偷偷摸摸地观察这边的动静儿。
  杨蛟明显看到了那猥琐汉子,在看到自己之后,猛地松了一口气。
  再联想到刚才屋内传来的乒乒乓乓的声音,杨蛟似乎是有些明白了什么。
  “我擦!没想到竟然还有意外收获呢!”杨蛟心中充满了激动,他觉得自己貌似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这位大哥!你也是慕名,来此贵干的吗?”正在杨蛟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媚眼少妇,再次开口问道。
  杨蛟愕然瞪大了眼睛,呆了又呆,激动地不能自已,忍不住想跳起来长笑三声。
  这年头儿,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这女人外表斯文美丽,却是在装正经人啊!光天化日之下,张口就问是否来此贵干,这个‘干’字,用得极其巧妙,深得人心。
  最关键的还是,‘慕名’二字,用得更为传神。
  不用说,这里定然是远近闻名的鸡窝,就是不知道他家的男人知不知道这件事儿,不过想来,应该是不知道的,不然,屋后那猥琐汉子不会吓得躲起来。
  “咱是来此贵干,不过不是慕名,而是慕声而来。”杨蛟开口向那少妇回道。
  “慕声?”那少妇疑惑。
  “对,就是慕声,还是慕的那只鸡的声!”杨蛟只着院子里的那只公鸡说道:“咱想买下那只鸡,不知大嫂是否愿意?”
  “你……你说的前来贵干,就是为了买这只鸡?”那少妇突然之间变得有些激动,愤愤地问道。
  “对呀!”杨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看这只鸡,浑身雪白,及其艳丽,叫声也直让人睡不着觉,定然是绝世好鸡!大嫂你就卖给我吧!”
  “你……”那少妇呼吸有些急促,深呼吸了几口气,平静了下来,说道:“行,既然你要买这只鸡,你就自个儿进来捉吧!”
  “得嘞!大嫂,你先把这只狗给牵到一边儿去,咱这就去捉鸡!”
  这只大公鸡虽然威风凛凛,却也不是杨蛟的对手,杨蛟调动体内法力,三下五除二,就把这只大公鸡给逮住了。
  见它挣扎的厉害,杨蛟一巴掌扇过去,大公鸡就晕菜了,然后又找来一根绳子,把鸡的两条腿拴在一起,就算它醒来了,也无法便利行动。
  把杆秤拿出来称了一下,分量不少,付过钱,杨蛟就带着晕鸡,找到自己的板车,把东西放好,推着车子就往回走。
  “啧啧!咱算是明白了,你的声音为啥这么大了,原来是有原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