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宝莲灯前传之杨蛟 > 第50章 行情

第50章 行情


  包子铺里忙活得热火朝天,不断地将一笼笼刚出锅的包子,送到客人们的餐桌之上。
  伙计一边忙着招呼客人,一边忙着收钱,直忙得脚不沾地。
  杨蛟付过钱,带着小二儿,打着饱隔,出了包子铺,来到自己的板车停放之处,就立即推起车子走人。
  推着板车,一扭三晃地走在回客栈的路上,想起今天找到的致富之路,杨蛟就有些兴奋,不由地咧嘴无声大笑起来。
  穿过一条小巷子,一条喧嚣热闹的大街,就出现在他的眼前,这是小镇之上,最为热闹街道,直通小镇的南北门,出入小镇的必经之路。
  一路之上,人来人往,小摊小贩,叫卖之声,不绝于耳,一时之间,给杨蛟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板车吱吱拧拧,车上被绑了双腿,限制了双翅的大公鸡,却是在咯咯咯叫唤。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感觉,周围的人都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看得自己感觉十分别扭。
  难道是小二儿的原因?
  杨蛟心中猜测道,然后立即让小二儿钻到自己的怀里,不让别人看到。
  然而一点儿用没有,周围行人还是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下子杨蛟不知道怎么办了。
  还找不出原因所在,这不禁让杨蛟加快了脚步。
  杨蛟所住的客栈,就在这条街道的中部,杨蛟推着板车就走了过去。
  到了客栈门口儿,杨蛟把板车往边上一搁,拎起车上的大公鸡,就进了客栈。
  “伙计!”杨蛟大喊一声,声音洪亮,把客栈里的客人们都给吓了一跳。
  “来了!客官,需要咱做些啥?”客栈伙计吆喝一声,然后一路小跑,出现在杨蛟的面前。
  “喏,咱这里有一只鸡,你把它给拿去宰了,炒上一大锅。”说着,杨蛟就把手中的大公鸡举起来,递到伙计面前。
  伙计正准备接过大公鸡,手伸到一半,却突然间停在了半空中,同时双眼发亮,指着大公鸡,激动地满面通红,差点儿就忍不住跳了起来,惊呼道:“我说这只鸡怎么这么眼熟呢,这……这不是镇西王寡妇家的大公鸡吗?客官,你刚才也是慕名去光顾镇西王寡妇家了吗?”
  这家伙,开口就是光顾王寡妇家,简直就是脱口而出,而且,这个‘也’自,用得十分生动传神!
  杨蛟十分的震惊,同时也很疑惑,怎么这小镇上的人,都知道这王寡妇吗?
  怪不得刚才走在路上的时候,那么多男的,都以一副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本来还以为是自己的衣着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呢,这下子终于明白了,原来他们看的不是自己,而是这只大公鸡!
  这只大公鸡,原来是名声在外呀,那么多人都知道,一眼就能看出来,这该是有多么的熟悉才能达到这种程度啊!
  客栈伙计见杨蛟不说话,顿时双眼更亮了,立即扯了扯杨蛟的衣袖,一副同道中人的模样,贼兮兮地问道:“客官,敢问王寡妇最近行情如何?”
  “行情?”杨蛟瞪大了眼睛,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客栈伙计见杨蛟一副孤陋寡闻的样子,立刻娴熟地介绍道:“客官是有所不知,这王寡妇就跟那集市上的菜一般,价格时涨时跌,咱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去过,并不知道最近的行情如何,所以,特地向客官打听一二。”
  “竟有如此奇闻!这王寡妇竟然如此生猛!”杨蛟震惊了,这下子算是大开了眼界。
  “嘿嘿!最近掌柜的给咱涨了工钱,咱略微算了一下,到月末,大概还能剩下一点儿,这不……嘿嘿,就是不知道够不够去光顾一次的。”客栈伙计搓了搓手,一副腼腆的样子。
  我嘎你娘的!老子好久没有爆过粗口了,但是现在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这……这王寡妇那里,咱也没花费多少钱,也就这一只大公鸡的钱。”杨蛟一本正经地说道。
  “什么?就这一只鸡的钱!”客栈伙计一脸的震惊。
  “对呀!”杨蛟回答道。
  “还掏别的钱没?”客栈伙计又问道。
  “没呀!”杨蛟十分诚实地回答道。
  “那……也就是说,你就出了那么点儿钱,最后还送了你一只鸡?”客栈伙计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额……差不多吧!”杨蛟略显含糊地回道,心里却是吐槽,麻蛋,这是老子花钱买的。
  “客官,小的佩服!”客栈伙计一脸的敬佩地望着杨蛟。
  “哦,此话怎讲?”杨蛟不禁问道。
  “客官有所不知,这王寡妇虽然模样长得漂亮,一副美艳不可方物的样子,但是人却十分扣扣索索,入了她口中的东西,轻易别想让她再给吐出来。如今既然肯送出一只鸡,客官定然是有着过人之处。”客栈伙计一副十分肯定地语气。
  我擦!这伙计真不是个东西!
  人家一寡妇,身体力行,任劳任怨,辛辛苦苦挣得的一点儿辛苦钱,自然要省着点儿花,保持勤俭节约的生活作风,你特娘的竟然在背后说人家为人抠门儿,这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不过,杨蛟却也没有去指责人家,反而面色正经地,狠狠地点着头,说道:“你说得不错,咱确实是有过人之处。不过,咱先不谈这个了,你先去把这只大公鸡给宰了,中午咱就吃这个。”
  “得嘞!”客栈伙计躬身应道,然后露出一副你懂我也懂的表情,说道:“客官今天耗费了精力,是得吃一只鸡补一补身子,没想到这王寡妇考虑得还蛮周到的。”
  “我……”杨蛟心里有话,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却硬生生地被他给忍住了。
  你大爷的!你这是什么表情?不能说明白点儿吗?别一副咱们都懂的样子,咱特娘的实在不明白呀!
  “弄好了上楼叫咱!对了,中午多准备一点儿米饭,至少要两大桶,咱才能吃得饱!”杨蛟接着跟伙计交代道。
  “好嘞,客官,咱知道了,保证不会忘了!”伙计送走杨蛟。
  伙计看着杨蛟的背影,不禁啧啧称奇:这位客官真是厉害,一顿饭就要吃两大桶米饭才能填饱肚子,咱们吃饭都是用碗,人家直接整桶整桶的来,着实是非同凡响,真不愧是连王寡妇都另眼相看之人,这身体这么好,原来都是吃出来的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