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宝莲灯前传之杨蛟 > 第113章 拈花

第113章 拈花


  五哥狂翻跟头,转晕了,吓得狐妹赶紧给他招魂儿,喊了半天,五哥终于醒过来了。
  他睁开眼睛,晕晕乎乎的看着天上的云彩,然后问出了三大终极哲学问题:“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吗?”
  这下子可把狐妹给吓坏了,他还以为刚才五哥的脑子被蹭坏了,现在失忆了呢,立即大声呼喊:“五哥——你没事儿吧——你别吓我啊——”
  狐妹抓着五哥的衣襟,使劲的来回摇动,把五哥给摇地七荤八素的。
  许久之后,五哥终于清醒了过来,趴在狐妹的怀里,就开始大声痛哭起来。
  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狐妹则是搂着五哥,跟哄孩子似的安慰他。
  五哥缓过劲儿之后,二人准备接着上天打探消息,准备到时候跟玉鼎真人换取劈天神掌。
  ……
  刚才飞过去的那一道银色光影,正是要上天搞事情的杨蛟。
  这家伙一穿过天地隔膜,就一直朝着西边儿飞去。
  嗯,没错,他迷路了。
  他要上天,可是他不知道南天门在哪里,所以,就一直往天上飞。
  而且,他现在的脑子,貌似有些不怎么清醒,只知道埋头狂飞,根本就没想到去找南天门。
  杨蛟手持五行如意通天棍,驾驭着银色遁光,一路风驰电掣,朝着西方飞了过去。
  也不知道飞了多久,杨蛟的前面出现了一座大山。
  这座大山很高,山坐落于凡间,但是它的尖端却有一部分穿过了天地隔膜,位于天上。
  云层围绕着山尖儿,飘来飘去,山上祥光五色,瑞霭千重。
  那山上有一古刹,刹中蕊宫珠阙,宝阁珍楼,浮屠塔座座,梵音阵阵,煞是宏伟。
  突然,一道金色光影,从山中宝刹激射而出,紧接着就化为一个相貌清俊的和尚。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从和尚的口中传出,然后,和尚在杨蛟的数十里之外停了下来。
  佛号化作四个金色的梵文大字,在空中绕着那个和尚盘旋一周之后,就迅速改变方向,朝着杨蛟飞过去。
  察觉到眼前有什么东西飞过来,杨蛟顿时眉头一走,牙一龇,双眼一抹红光外放,拎起手中的棍子,就朝着四个金色梵文扪了过去。
  然而,金色梵文就好像镜中花水中月一般,仿佛不存在似的,这一棍子就跟打在幻影上一样,从金色梵文字上穿了过去。
  四个金色梵文字接着朝着杨蛟飞了过去。
  啪!啪!啪!啪!
  文字一枚一枚地印在了杨蛟的眉心之处。
  杨蛟貌似感觉有些不舒服,双眼之中的猩红之色,突然红光大涨,紧接着又突然收敛,然后又大涨……
  如此几番轮回之后,杨蛟的严重红光更盛,表情更加狰狞,身上的银色光华大涨。
  杨蛟速度不减,接着向清俊和尚飞了过去。
  嗯,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直线飞行,而那个和尚正好在他的必经之路上。
  “阿弥陀佛——”清俊和尚又是一声佛号呼出,化为四个金色梵文大字,飞了过去。
  杨蛟又是提棍一扪,依然没有扪中。
  又是啪啪啪啪四声,印在了杨蛟的眉心。
  杨蛟双眼红光再次大盛,看得清俊和尚眉头一皱。
  眼看这四个梵文金字对杨蛟貌似不怎么管用,清俊和尚眼中闪过一抹金光,接着双手合十,换了几个字喊了出来:“唵嘛呢叭咪吽——”
  这一下子,出来六个金色梵文字,比起刚才字体更大,金光更盛。
  啪啪啪六声,杨蛟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印在了眉心。
  梵音阵阵,在杨蛟耳边回荡,接着,杨家双目之中的猩红之色渐渐退去,恢复了清明之色。
  杨蛟摇晃了一下脑袋,耳边依旧回荡着梵音:“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
  “俺把你给哄了?谁把俺给哄了?谁能哄我?”
  这是杨蛟刚刚清醒就立即想到的问题。
  接着突然双目一凝,立即就发现了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一个身着袈裟的和尚。
  最关键的是,自己竟然还在高速飞行之中,就算是现在就立即刹车,也无法完全停止下来呀!
  卧槽!
  完了!完了!小爷我竟然又要空难了!
  “前方的和尚——快闪开——”杨蛟要进行最后的抢救,万一能够挽回呢?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那个和尚竟然无动于衷,双手合十,盯着自己,但是就是不懂。
  这下子可把杨蛟给气坏了,恨不得拎起棍子,给他一棍。
  其实,这会儿那个和尚的心中也是苦笑不已。
  他刚才施展了几次梵音神通,消耗有点儿大,这会儿正脸色苍白,反应有点儿慢,根本来不及躲开了。
  于是……Duang……
  杨蛟腾云朝西飞……撞了……
  这下子撞得可不轻。
  两个人都没有晕,只不过都在往下边儿掉。
  杨蛟一个扭身,脚下凝聚出一朵祥云,一屁股坐在了上边儿。
  再一看那边儿的和尚,此时也稳住了身形,只不过他那光溜溜的脑袋上,现在出现了一颗大包,红彤彤的。
  “喂——对面的和尚——对不住了啊——你没有事儿吧?”杨蛟坐在云上给那个和尚打招呼。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关心,贫僧无碍。”那和尚双手合十,宣了一个佛号,回道。
  “呼……那就好,那就好!”杨蛟松了一口气,然后又问道:“和尚怎么称呼啊?”
  “阿弥陀佛——贫僧法号金蝉子!”和尚回道。
  “金……金蝉子!”杨蛟心中一震,瞠目结舌地望着那和尚,磕磕巴巴地说道:“你是金蝉子?”
  “贫僧正是金蝉子。”金蝉子回道:“名字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施主不必执着!”
  “谁……谁执着了!”杨蛟一挥手,双目死死地盯着金蝉子,问道:“那个,我问你,这是什么地方?”
  “此处乃是灵山。”金蝉子回道。
  “灵山!”杨蛟一声惊呼。
  杨蛟感觉自己的心开始砰砰跳,太特么刺激了,小爷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一听到灵山,他就想到了如来佛祖,一说到如来佛祖,他就想到了孙猴子和五行山。
  再加上他前世看了那么多小说,每一本里的如来都不是啥好鸟儿。
  万一如来佛祖心血来潮,想要把小爷我给度化了怎么办?
  小爷我还是赶紧跑路吧!
  想罢,杨蛟起身一跳,随意选了一个方向,就冲了出去。
  他这一跑,一旁的金蝉子倒是露出了焦急的神色,大声喊道:“哎——施主——你别走啊!施主你心中有魔,正需要佛法化解呢,要不然会出大事儿的!”
  说完身形一闪,就到了杨蛟的身前,把他给拦住了。
  听到金蝉子的话,杨蛟心中更急了。
  卧槽!这和尚果然不是啥好东西,果真想要用佛法度化小爷,赶紧跑!
  杨蛟一个急刹车,换了一个方向,接着跑路。
  然而,他又被金蝉子给截住了。
  把杨蛟给气得不行,他停下来,冲金蝉子大吼一声:“秃驴!你意欲何为?”
  “施主有心魔在身,不如随贫僧去往灵山走一遭如何?”金蝉子诚恳地说道。
  “不去!”杨蛟毅然决然地说道。
  “施主为何如此执着?”金蝉子长叹一声,又说道:“既然如此,那不知施主可否为贫僧解答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杨蛟直愣愣地问道。
  金蝉子没有立即回答,反而手指虚空一拈,拿出一朵金色的菠萝花,拈在手中,许久不语。
  杨蛟等了半天,也不见金蝉子回话,顿时气急:“秃驴!你到底要问啥?”
  金蝉子微微一笑,说道:“刚才贫僧拈花不语,不知施主是否悟出什么?”
  “没有!”杨蛟斩钉截铁。
  “哎!施主也不能为贫僧解惑吗?看来贫僧需要接着参悟啊!”金蝉子失望的说道:“那不知施主……”
  “哎呀!懒得听你废话!小爷我要走了!”杨蛟打断金蝉子的话,然后趁他不注意,施展出纵地金光神通,化为一道金光,眨眼消失不见。
  ……